第332章 偶闻修罗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332章 偶闻修罗

“老大,求实话,你到底有没有挑战过传奇级?”万泽眼巴巴的望着叶凡。 叶凡摇了摇头:“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没有。” “那怎么那本册子上面有你的名字。” “那是因为我当时恼火了,胡乱闯进了星辰阁设定的考核关卡,然后稀里糊涂的过了,所以才上了册子。” “第二关呢?” “也是稀里糊涂的过了。” “……” 万泽看外星怪物一样的望着叶凡:“你该不会告诉我,第三关也是稀里糊涂的过了吧。” “哈哈哈哈。”叶凡笑得满面生光,鬼祟道:“第三关是花了点心思过的,四关没碰到。” “……” 万泽一口喝光咖啡,砸巴着嘴皮子:“真他娘的苦!” 嘿,也不知道他是说咖啡,还是说此时无语的心境。 接着,他感叹道:“你稀里糊涂的就破了三关,我在第一关上就卡得心里发毛了,这是什么世道啊。” “早跟你说过了,没突破曲径境的话,很难破开那种关卡,等你哪天突破到曲径境了,一样能轻松闯过去。” “哎,曲径曲径,真是一条曲径啊。” “不要着急,水到自然渠成,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,你三个月之内,应该可以突破到曲径境。” 万泽眼前一亮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 “你现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深遂不见底,如龙入深渊,是不是偶尔会生起那种血液燃烧,仿佛有野兽困在筋脉中的心悸感?” “嗯嗯嗯。”万泽脑袋点得像捣蒜。 “这就是要突破到曲径境的前期症兆。” “真的吗,哈哈哈哈,终于等到今天了。” 万泽笑歪了嘴,这五六年来,他多次放弃了晋级玄黄境的诱惑,就是为了寻找曲径秘境,今天,终于从叶凡这里听到了好消息。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后,离开了咖啡馆,先找了一家酒店住下,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,两人一起离开酒店,直奔郊外。 万泽先前独闯过煞月的老窝,所以说是轻车熟路,轻而易举的摸进了煞月总部的院子。 两人都是潜行高手,万泽在前领路,叶凡跟在其后,悄无声息的摸向煞月后院。 到了某间院子时,万泽指着东边亮着灯的那排房,比划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告诉叶凡:煞月的一号人物就住在这里。 上一次,万泽本来是准备跟这一号人物好好聊聊的,结果对方不在,今天人品不错,碰上了。 两人缓慢摸到窗下,竖耳偷听起屋内的动静。 屋内有人说话,隐隐能听到大概,应该是两个人在聊天。 确实是两个人,屋内,煞月的一号人物和二把手正在喝茶聊天。 一号人物即煞月的老大,姓麻,全名:麻林,绰号:煞月,其组织的名字就是用他的绰号命名的。 他约四十来岁,身形修长匀称,身高约一米八的样子,留一个光头,左眼戴着一个眼罩,独眼! 其左眼是他执行一次暗杀任务时,眼珠被对方匕首刺破,自那以后,就成了独眼,所以,杀手界的人,也称他为独眼煞! 与他聊天的二把手叫南宫奇,前文有介绍过,三十来岁,生一张国字脸,眉似刀,眸如炬,总是板着脸,气势凌厉逼人,是那种一个照面可以把小孩子吓哭的类型。 南宫奇的绰号叫:月刀,实力不菲,在国内的杀手榜上排名第十。 其实,暗黑世界的很多人对杀手榜的排名持有看法,主要是因为杀手榜上没有把五个紫钻级杀手排进去,虽然突显出了五个紫钻级杀手不同凡响的实力,但既然称之为杀手榜,而紫钻级杀手归根到底也是杀手,则应该同归杀手榜。 说到底,无非是好奇心作祟,就是好奇五个紫钻级杀手里,到底谁更强!? 不管怎样,南宫奇能上榜,就是对他能力的肯定。 一把手麻林同样也在榜上,而且名次靠前,排在第五。 此时,听麻林低声说道: “上次我和你说的事,我考虑再三,还是决定去看一看,明天你把事情安排好,后天跟我一起过去。” “明白,其他组织是什么态度?”南宫奇问道。 “搞不太清楚,估计跟我们一样,都搞不明白修罗的目的,不过,隐约有风声,好像修罗想成立一个联盟会……” 窗下的叶凡听到“修罗”两字时,身心不禁一震,这两个字绝对是刻在叶凡的脑海中,因为欧阳永生就是修罗的oss。 想当初叶凡就是为了抓欧阳永生,结果被一个实力极其恐怖的神秘高手伏击,导致被注射了鬼藤溶液,其后,叶凡利用各种渠道打听欧阳永生和修罗的事情,但一直没有头绪…… 万没料到在这里听到了修罗的消息。 大爷的,正宗的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啊。 叶凡身心不由得一种激动,忙提起十二分精神,继续偷听,巴不得从两人嘴里听得更多“修罗”的事情。 可惜,两人后面没再聊这方面的事,估计也是所知有限。 正有些郁闷时,叶凡突然身心一紧,猛的回头看向身后。 万泽同样也有感觉,跟着叶凡转头。 等看清身后情况时,两人的汗毛不禁炸了起来。 是两只黑猫,正弓着腰,用吓人的绿色眼珠子紧盯着叶凡和万泽两人。 若是平常看到猫,绝对不会当一回事,可两人现在正偷偷的窃听,加上是晚上,这一回头,即看到了两双像鬼光一样的绿珠子,难免有些头皮发炸。 最主要的是,一般猫都会避着人,可这两只猫却像是有意潜到了两人身后,若不是两人感知力强,整不好都要被它们摸到屁股后面了…… 它们想干吗!? 叶凡和万泽心里同时生起一个念头,它们想攻击自己! 这两只猫绝对不是普通的猫,极有可能是经过专业培训和饲养的,不然,不可能靠过来,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:撕着嘴,满眼都是凶意。 只怕要被发现了! 果真,下一秒,两只猫一声怪叫,撕破了夜空的宁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