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1章 狼狈为奸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321章 狼狈为奸

叶凡先后问了十多个问题,但获知的信息很少,这几人只是太岁阁的底层,职责是接受命令办事,所知有限。 出了审讯室,跟刘局长打过招呼以后,叶凡去了医院。 至于刘局怎么处理这八人,叶凡不想过问。 不过,叶凡特意交待道:“那个受伤最重的人,即捅了萧妙蝶一刀的那人,必须让他在牢房里蹲着,谁如果有意见,找我!” 二十多分钟后,叶凡到了医院,给辛无畏打了个电话,获知萧妙蝶已经出了手术室,转到了病房,手术很成功,只是打了麻药,现在还没有苏醒。 叶凡找到病房时,见到病房外的走廊和门口站了一堆身强体壮的中年汉子,个个气息彪悍,眼神刺人…… 这是什么情况? 有意思的是,叶凡试图靠近病房时,这些人立即横身拦在前面,全是眼神不善的盯着叶凡。 大爷的,什么鬼! 正是这时,病房门推开,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。 对方约四十七八岁的样子,身形魁梧高大,只怕有一米九,初一看去,像一座钟塔,给人一种无法撼动的逼压感。 而且,他气场十分强大,虽没做什么或说什么,但四周似乎都被他散发出来的气场笼罩住了。 叶凡身心一紧,盯住对方,心中隐隐泛起一种猜测:莫非这人是……江大豪,豪爷吗!? 没错,正是省城一方巨霸:豪爷! 豪爷淡淡看了叶凡一眼,什么都没说,带着那群身形强壮的汉子走了。 这是叶凡与江大豪的第一次碰面,只是匆匆一面,什么都没发生,也什么都没留下。 “好强的气场。” 叶凡看着豪爷的背影,轻声嘀咕了一句,进了病房。 是间单人病房,病房内有六人。 除了昏迷不醒的萧妙蝶、林薇、许雯雯和辛无畏以外,还有两个人。 一男一女,年龄近五十。 叶凡认识这中年男人,叫萧战,是萧妙蝶的父亲,经营着一家武馆,因叶凡原来在他武馆捣乱过,所以两人相识。 那妇人虽没见过,但猜测应该是萧妙蝶的母亲。 确实是萧妙蝶的母亲。 此时,她正和辛无畏在窗边小声说着什么,看辛无畏的神色,有些难看…… 这又是什么情况? “萧叔叔。” 叶凡和萧战打过招呼后,走到许雯雯身边,朝辛无畏那边递了个眼色,小声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 许雯雯把叶凡拉到病房外:“妙蝶的母亲知道情况以后,反对妙蝶和辛无畏在一起,现在正在做辛无畏的思想工作,让他放手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微怔,一时有些恍不过神来,下意识问道:“为什么反对?” “还用说吗,肯定是觉得辛无畏身周的环境太危险了,不想女儿跟这种危险的人在一起。” “……” 又有些说不出话来。 从父母的角度来考虑,这是情理之中的事,可是…… 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” 叶凡很了解辛无畏的性格,心知他极有可能会为了萧妙蝶的安全着想而选择放手。 走出几步后,叶凡又回头叮嘱道:“等会帮我。” “怎么帮?” “一起劝劝萧妙蝶的母亲。” “哦。” 两人进了屋,直奔窗边。 “阿姨。” 走近后,叶凡亲切叫了一声,堆着满脸可亲可爱的笑容道:“阿姨真漂亮,难怪妙蝶那么美。” “……” 所谓“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”,足以说明“马屁”这玩意儿很管用! 如现在,萧妙蝶的母亲黄静就小小中招了,脸色间闪过一抹不自然,心里有点美。 至于其他人…… 辛无畏是绝对说不出这种话的,但心知叶凡功底,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。 许雯雯则在心里笑骂道:混蛋,顺口就来,真会哄女人…… 心思最奇异的其实是萧战,他和叶凡打过几次交道,知道这货是个混世魔王,绝对不像现在表现出来的这样“和蔼可亲”…… 所以,他暗忖道:老婆,你只怕要栽了,可不能怨我没提醒你啊。 萧战很清楚他老婆为什么反对女儿和辛无畏在一起,就是因为跟着他的这些年里,过多了担惊受怕的日子,所以,不希望女儿再走她这一条路。 可是,男女感情这东西,岂是几句话就可以了结的,整不好反让两人倍受折磨。 再者,萧战早知道辛无畏对女儿的感情,可以说是见证了八年,八年啊,整个年少青春,又有几个年轻人能做到…… 所以,他一直保持沉默,哪怕现在,明知黄静有可能被叶凡忽悠翻,但仍是站在远处没过来。 黄静可不知道眼前这个说话中听、笑得人畜无害的年轻人那么恐怖,她询问道: “你是……” “我是辛无畏的师弟,叫叶凡,阿姨,你皮肤怎么保养得这么好,可不可以教教我老婆?” “……” 叶凡已搂住许雯雯,不着痕迹向她丢了个眼色。 许雯雯真想翻个白眼,我什么时候成你老婆了,你这搂得也太自然了吧…… 但为了配合叶凡,她只好学叶凡一样,眯着眼可亲可爱笑道: “阿姨,教教我吧,我认识我老…公快十年了,他从没夸过我皮肤好,阿姨的皮肤真是不一样,非常有光泽,看上去像丝绸一样。” 辛无畏瞥过头,替许雯雯翻了那个白眼,暗骂了一句:狼狈为奸! 咳咳,骂得贴切啊! 不管怎样,黄静中招了,浑身都不自在,心里、脑海一阵凌乱。 实在算得上是见过世面的人了,但还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情况,她知道自己皮肤保养得确实不错,但眼前这小姑娘美得让人叫绝,无论是五官还是肤色,都可以惊为天人,自己怎么可能比她还好,这…这不是叫人难为情吗? 要的就是这效果,分分钟把黄静的心境扰乱。 叶凡话峰一转,依旧是堆着人畜无害的笑容:“阿姨,你知道吗,我年轻的时候……” 这话似乎有些不妥啊,自己现在不正年轻着吗,奶奶的,不管了。 叶凡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我年轻的时候,就与我老婆相爱了,当初,我年少不懂事,不务正业,我老婆的父母都不看好我,非要把我俩分开,还把我老婆关了起来,不准我俩见面,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?” “发生了什么?”黄静下意识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