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小心翼翼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307章 小心翼翼

“方焱,我不喜欢打无准备的战争,你现在马上带几个人去趟西海市,争取在今晚之前把叶凡的底细都摸出来,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小员工,那你私下带人摆平他,这种不够格调的对手,我没兴趣出手。”王晓明吩咐道。 “好的,二当家。” 十多分钟后,方焱带着两人直奔西海市。 半路上,方焱给李强打电话,想从李强那里了解叶凡的信息,哪知电话内传来: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…… 停机!? 什么鬼? 李强这样有钱的公子哥还会停机吗? 方焱也没有多想,再拨打熊思谟的电话,结果,电话内仍是传来: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…… 方焱不由得有些懵,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了,想了想,打了一个西海市圈内朋友的电话,随即获知:熊思谟和李强早已被人杀死在河堤上,一刀封喉,至今仍没查出凶手。 短暂的惊愕过后,方焱全身骤起鸡皮疙瘩,他想到了一种可能:两人极有可能是被叶凡干掉的。 而且,越琢磨,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。 这么狠,那自已会不会步两人的后尘…… 想到这种可能,方焱不禁汗毛炸起,心中开始犹豫起来,要不要再继续? 一阵挣扎后,方焱心一横,决定继续玩下去,主要是因为他打心眼里不相信叶凡能玩得过王晓明和王爷。 而且,他觉得他只是在背后助攻,火不会彻头彻尾的烧到他身上来。 想得挺好,但事实会是这样吗!? 一个多小时以后,方焱到了西海市,直奔熊氏药业公司,找到了熊光良,即已死的熊思谟的父亲。 坐定后,方焱直奔主题:“熊叔叔,我是你儿子熊思谟的朋友,今天才从朋友那里获知他已经遭遇不幸,我深感痛切与惋惜,作为他的朋友,我有义务把我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叔叔,可能有利于找出凶手。” 呵,又在背后玩这一套了。 而熊光良虽然早已知道凶手跟叶凡有关,但并不能完全确定就是叶凡,所以,忙回应道: “小兄弟贵姓?” “方,方焱。” 熊光良隐隐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,但并没多想:“方小兄弟,不知道你要和我说的是什么事?” 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 方焱把前阵子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,不过,稍微做了一点改编,变成:他和李强、熊思谟是朋友,当初,熊思谟惹了点麻烦,请他帮忙处理一下,他本来都赶到西海市了,但临时有点急事,又赶回去了,没料到两人遭到了杀身之祸,他深感愧疚。 尼玛! 一是隐瞒了熊思谟花钱请他的事。 二是隐瞒了他曾败在叶凡手下的事。 三是假意惺惺的表示愧疚。 你愧疚了吗?愧疚你个毛线啊,纯粹是心怀不轨。 不过,搁以前,方焱绝对是不屑于用这些手段的,因为他那时有的是资本傲娇,而现在,心里已经被仇恨蒙屏了,手段无所不用,只求能收拾掉叶凡。 熊光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,忙问道:“你说的那人是谁?” “叶凡。” “果真是他。” 熊光良一拍桌子,咬牙切齿,两眼怒火如有形之物,熊熊燃烧,甚是吓人。 “熊叔叔,听你这话,难道你们早已经知道是叶凡了吗?”方焱顺势问道。 “嗯,有点眉目。” 熊光良没有多说,是因为不确定方焱可不可信。 而方焱用话语激道:“看来熊叔叔不太愿意告诉我,是不相信我吗。” 熊光良这老麻雀完全不吃他这一套,轻松找了一个理由回复: “小兄弟误会了,我听到的只是一些捕风捉雨的事,没有确切证据,不说也罢,而且,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说来的,答应了他不外传,请小兄弟谅解。” 艹你老婆! 方焱心里暗骂了一声,脸上则是淡淡笑了笑:“没关系,熊叔叔,我和思谟、李强都是要好的朋友,我想为他们做点事,不知道熊叔叔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 “哦,什么忙,尽管说,只要我能做到,一定尽力。” “我想熊叔叔应该了解过叶凡的资料,不知能否给我一份,如果在我能力范围之内,我来替他们报仇。” 熊光良没有急着回答,而是问道:“小兄弟,我总觉得你的名字有点耳熟,但又总是想不起来,你以前是不是在西海市呆过。” 明显是在打探方焱的底细,主要还是不相信方焱,说深一点,就是太恐惧叶凡了,生怕方焱是叶凡安排过来试探的。 方焱又暗骂了一句:“艹你老婆”,回应道: “以前确实在西海市呆过,我想熊叔叔听到的应该是有关于我的一些传闻,就是单挑地下拳坛的事,我现在在省城,跟在王爷手下讨口饭吃。” 单挑地下拳坛……王爷…… 熊光良身心一惊,恍然大悟,是他,原来是他! 那个曾引起地下拳坛骚动的风云人物,他竟然跟了王爷…… 因各种原因,熊光良对省城道上的一些关系有些了解,仅仅就一些初步了解,能数得出来的人物也就两三个,如:豪爷,辛无畏,以及最近几年快速崛起的王爷。 熊光良诚然没有料到面前的年轻人竟是个实力恐怖的人物,不由得有些身心发紧,细一想,对方若是要收拾自已,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光是眼前,一刀就可了结自已,应该不会是叶凡派出来的…… “原来是声名赫赫的方焱兄弟,真是老了,有眼不识泰山,罪过罪过,既然是方兄弟,那我百分百相信,我这就给你拿叶凡的资料。” 资料终于拿到手了,方焱松了一口气。 接过资料后,他仔细看起来,越看越是心惊。 不止把柴一拉下来了,还挑了古武世家欧阳家和慕容家…… 资料中还提到,慕容家主和儿子双亡,慕容家第一天才离奇死亡,都怀疑跟叶凡有关系。 甚至还猜测静心观观主的死,也可能是拜叶凡所赐。 整个看完后,方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忽然明白熊光良为什么如此小心翼翼了,很应该啊,自已不该“艹他老婆”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306章 报个梦来

下一篇   第308章 心生歹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