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章 这算个屁啊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300章 这算个屁啊

“都给我上,不能让他活着。” 欧阳白夜一声令下,四周所有人全动了,齐齐向叶凡逼近。 奶奶的,叶凡扫了一眼,绝对有四十多人,这不是要命吗!? 正是这时,紧闭的铁门上突然一声轰响,两扇门页被撞得裂开了,分明可见一辆车的车头正再次向铁门撞来,耀眼的车大灯照得人心里惶惶…… 正站在铁门边的欧阳白夜深受刺激,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,立即往西边的大楼跑去。 叶凡一直盯着他,立马撒开脚丫子追他。 章琴本也打算追欧阳白夜的,但眼见叶凡追过去以后,便收住步子,严密关注着场间的动态。 “砰”的一声,两扇铁门被撞飞,七八辆军车冲进来,其后还跟着上百个全副武装的武警。 “不许动,全抱头蹲下,谁若违抗,当场击毙!” 高亢嘹亮的喇叭声在空旷的场间掀开。 几辆军车上架着机枪,瞄着场间众人。 上百号武警手持枪械,团团围住场中的人,另有几支小队冲进楼道搜索其他人等。 叶凡正在奋力追欧阳白夜,但始终拉不近距离。 想上次在墓道中追欧阳白夜时,就没追上对方,而且还被对方甩远,但那时,叶凡没有突破到曲径境,爆发力和速度远不及现在,可现在仍是无法缩短与欧阳白夜的距离,一直保持在二十米左右。 主要是因为,叶凡明显感觉到体力在下降,正是快到运动极限的症兆。 顶多还能运动两分钟左右,可两分钟之内能追上欧阳白夜且摆平他吗? 可能性几乎接近于零。 前面,欧阳白夜已冲到一扇后门前,一脚把门踹开,接着,听见摩托车声,随即急速远去。 有摩托车吗!? 如果还有一辆,那就不用担心体力的消耗了,倒是好事。 叶凡冲出后门,确实有两辆摩托车,但是,都没钥匙。 尼玛! 叶凡连忙扯出摩托车仪表盘下的电线,当场接驳,可等他启动时,欧阳白夜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。 又让他跑了! “艹!” 叶凡一脚踹在摩托车上,气得想骂娘,好不容易逮着欧阳白夜的踪迹,竟然又让他跑了。 都是体内的鬼藤溶液惹的祸,若是体力不受限制,不可能让欧阳白夜这么跑掉。 “玛的!” 叶凡骂了一句粗口,转身往回走,虽然没抓到欧阳白夜,但洪满堂落网了,只能期盼从他嘴里打听消息了。 回到场间后,与孙翼碰了面。 孙翼得知欧阳白夜跑了后,同样暗骂不已,两人的注意力同时集中在洪满堂身上。 毕竟洪满堂是阳生门的负责人,多少应该知道点事。 半个多小时后,现场人员清点完毕,全部带走,剩下一部分人在清点资料。 凌晨六点多时,军方审讯人员立即展开审讯。 叶凡本就是部队的人,心知军方的审讯手段,所以,没有插手这事,静等着审讯结果。 但他也知道,一时半会是出不来结果的,所以,素性回到酒店睡觉。 一觉睡到下午,随便吃了点饭,等到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,孙翼打电话来了,接通后,孙翼问了叶凡的地址,说马上过来。 看来,应该是审讯有结果了。 叶凡心里不禁多了一份期盼,静等着孙翼过来。 二十多分钟后,两人碰面,直奔主题。 “怎么样?”叶凡问道。 “洪满堂交待了。” 叶凡心中一喜:“交待了些什么?” “阳生门的情况,很不妙。” 孙翼脸色凝重道:“照洪满堂所说的,阳生门是最底层的组织,一般负责地级县市的事务,配备的都是鬼士,像教官才安排鬼兵,培养出来的人,大部分是自供自给,有优秀的人才时,则向上输送,这是其一。” “其二是,阳生门是隶属于省城罗生门的分支,罗生门多半以鬼兵为主,也配备少数鬼官。” “就这些吗,有没有欧阳白夜的信息?”叶凡问道。 “这方面的信息比较少,他说他之所以能与欧阳白夜接触,主要是因为欧阳白夜停驻西海市,另外,所谓圣子,是对欧阳永生儿子的称谓,但据他了解,这些儿子并非欧阳永生的亲生儿子,许多都是从小收养的,所以,不止一个圣子,有许多,而且,还有很多圣女。” “……” 居心叵测啊! 叶凡微怔:“有没有欧阳永生方面的消息?” “没有,整个组织结构严明,像他这类的基层管理者,根本接触不到欧阳永生。” 又询问了一番后,叶凡不知道说啥好了,这些信息几乎对他没什么用,除了知道省城还有一个“罗生门”以外……可就算找到罗生门,也未必到打听到欧阳白夜和欧阳永生的信息。 艹蛋啊! 情况远必自已想像的还要复杂。 “叶兄弟,放心吧,这些情况我会马上反应到上面去,相信高层立即会拿出对策来,欧阳永生虽然手段高超,但真龙阁底蕴深厚,能人异士多如牛毛,对付欧阳永生应该不会有困难。” “哎。” 叶凡叹了一口气,认真道:“孙哥,不是我诋毁或瞧不起真龙阁,据我与真龙阁几次打交道的情况来看,真龙阁太固步自封了,一部分是自持自已固有的优势,以老大自居,结果停步不前。 另一部分,是没有跟上时势的变化,所以,我真不认为你们玩得过欧阳永生,就不说欧阳永生,现在真龙阁都未必玩得过太岁阁。” 孙翼无语反驳,他在真龙阁呆了这么多年,对真龙阁的认识自然入木三分,正如叶凡所说的这样,固步自封,跟不上行势了。 当晚,叶凡回到了西海市,心中郁闷怎么也消散不了,想了想,去找了姜丕,实际上,就是想找他喝杯酒。 姜丕很称职的陪叶凡喝着酒,先前什么都没问,只是他醉得差不多时,酒意熏熏说道: “兄弟,人这一生遇到的困难会很多很多,有些困难是预料到它会出现的,更多的困难,则是来得莫名其妙或措手不及,我们做为男人,踏过去就是,哪怕双脚滴血,也不要泯灭本性,我一直都认为兄弟总有一天会踏破巅峰,藐视群雄,眼前的这点事,算个屁啊。” 叶凡心中一荡,豪气顿生,举杯道:“干,不醉不休。” “好,不醉不休。” 一口痛快喝下后,姜丕回头叫道:“老婆,再来两瓶,等会我醉了,你上,看看咱夫妻能不能把我这兄弟放倒。” “哈哈哈哈,那就放马过来吧。” 结果,姜丕很快就醉了,他老婆丁娅遵从姜丕先前说的,搬着凳子在旁边陪着叶凡喝。 叶凡望着她,感触良多。 真的,第一次见到这么贤惠温驯的妻子,有点像韵姐,或者蓝蕊…… 叶凡没有扭捏,跟丁娅又干了一瓶白酒,哪知自已都有些晕头转向时,丁娅却一如先前那般平静。 果真是:女人天生三分酒啊! 到脑袋有些天地在晃时,叶凡不喝了,没办法,喝不过,前后都五瓶白酒了,叶凡至少干了两千半,已到达他的峰值了。 他摇晃着站起来,吆喝着回家,丁娅要送,叶凡不让,毕竟姜丕早醉在旁边人事不省,需要人照顾。 丁娅自然不会让叶凡这样开车问去,让人来接,叶凡脱口说道:“叫许雯雯来吧,刚好明天跟她去办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