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4.第294章 越来越不对劲 - 最强特种兵王

294.第294章 越来越不对劲

“你们招的人,是不是都送到一个培训基地去了?”叶凡问道。 “是的。” “基地在哪里?” “不知道。” 眼见叶凡冰冷望着自已,刘依玲忙补充道:“我真不知道,没有骗你,实际上,我这最后一关面试,只是一个幌子而已,真正的决定权由那个负责武试的张副官掌握着,每次招满人后,都是他们直接带走的,我没有插手过,也不会让我插手。” “那我是怎么被刷下来的?” “……我把你的简历废了,跟他们说没有你的联系电话,所以……” “为什么要废我的简历?” 刘依玲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,犹豫了一下以后,尴尬说道:“你给我的感觉不一样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一阵无语,现在也没心思想这些,只想着如何混进阳生门的培训基地。 “你有办法把我送进去吗?”叶凡问道。 “你……你真的要进去吗,进去以后就出不来了。” “必须进去,就算出不来,也要进去试一试。” “我可以打电话,看他们还愿不愿意接受。” “那赶紧打吧。” 刘依玲当即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,告知对方:叶凡自已找到公司来了,问对方愿不愿意接手。 对方的回复让叶凡心喜:“叫他下午五点到公司来,到时我来接人。” 搞定这事以后,叶凡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随即询问道:“他们干吗要绑架你父亲?” “只有一种可能:寻找古迹。” “什么古迹?” “不知道,我这些年有意查了一下,国内的许多考古专家都离奇消失了,我猜测极有可能是全部被他们绑架了。” 还有这种事吗,这欧阳永生又在折腾什么鬼? 随着了解的深入,叶凡对欧阳永生的手段越来越忌惮,总感觉他玩着一盘大棋,而叶凡现在了解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。 重要的是,叶凡想挖出些内幕,却一直无从着手,只希望这次可以有所收获。 下午五点前,叶凡赶到智海公司,等了一会儿后,接他的人来了,正是那个张副官,缺了一只耳朵,上次轻轻松松的摆平了五个鬼士…… 他见到叶凡后,什么都没说,当即带着叶凡到了停车场。 叶凡坐着他的车到了郊外的一处独体别墅,被带进了屋内。 客厅里有四个人,正是被录用的那四个,叶凡知道其中两人的名字,一个是尖嘴猴腮、长一对三角眼的耿秋。 另一个是眉毛浓得出奇的章琴,也就是真龙阁安排进来的人。 四个人都在这里,还没送往基地吗? 叶凡心中微感疑惑,而耿秋和章琴见到叶凡后,不禁愣了愣。 这时,张副官对叶凡说道:“把你手机及身上的所有物品都给我,我先替你保管着,等封闭式训练完结后,再归还给你。” 叶凡很配合,把手机等其他物品全给了张副官。 实际上,叶凡早就做过准备了,手机和手机卡是全新的,就算他们翻手机,也翻不出什么东西。 “在这休息吧,随时可能出发,不要出屋。” 张副官交待了一句后,上二楼去了。 叶凡有意在章琴旁边坐下,打听情况:“兄弟,你们昨天就到这里了吗?” “嗯。” “就你们四个人吗?” “是的。” “张副官那边呢?” “六个,张副官,还有当初面试的那五个人。” 章琴知道叶凡跟自已是一路的,所以毫不保留的把自已知道的全说了出来。 这时,尖嘴猴腮的耿秋凑过来,堆着笑套近乎道:“兄弟,以后就是一个队伍的队友了,多多关照,我叫耿秋,那位兄弟叫黎兵,另一位叫洪大洲,你旁边这位姓章,章琴,兄弟贵姓啊?” “叶凡,一叶知秋的叶,卓尔不凡的凡。” “好名字。” 耿秋大赞了一声,随即压着嗓子道:“叶兄弟,你有没有觉得这事有点古怪?” “……怎么古怪了?” “太神秘了,太诡异了,感觉像是要把我们卖掉一样。” “是吗,那你赶紧走吧。” “……” 耿秋嘴角抽了抽,随即笑道:“怎么可能啊,我们现在是一个战壕里的人,怎么能丢下你们走人。” 满嘴跑火车,没一句真话。 叶凡懒得搭理他,不过,这家伙倒是挺机警的,说不定以后能帮上忙,暂时没必要和他闹僵。 几人一直在客厅等,正宗的等得蛋痛。 叶凡左晃晃,右晃晃,实在没事可干,索性倒在沙发上睡大觉。 不知睡了多久,忽然被人推醒,是章琴。 “叶兄弟,快起来,要走了。” “哦。” 叶凡翻身坐起,看了眼挂在客厅墙壁上的钟表,尼玛,快零点了,这个时候走人吗? 此刻,张副官正盯着叶凡,冷声说道:“没一点警觉性,像你这样的人,到了训练中,肯定是第一个被淘汰的。” 叶凡不作声,心中暗骂了一句:你大爷的,想淘汰我,我回头把你连根拔起…… “你们应该向耿秋学习,时刻保持饱满的精神状态,这才像一个高素质人才。”张副官又说道。 叶凡无语憋了一眼耿秋,好家伙,身板崩得笔直,三角眼睁得像铜玲一样大,还真是精神饱满啊。 有意思的是,他还一挺胸膛,高声回应道:“谢谢张副官夸奖,我以后一定会做得更好,争取成为张副官手下的最优秀学员。” “……” 真想一鞋底拍在他脸上。 “好了,出发。” 几人跟着张副官出了屋,院内早已有三辆车等着,其中一辆是厢式车,就是那种银行运钞车模样,不过,四面全封闭。 应该是给自已五人坐的。 叶凡暗忖着。 果真,张副官让五人坐这辆车的后厢,等五人上车后,“咣”的一声,后车门锁上,犹如被关进了密封箱里。 刚刚在张副官面前表现得无比乖巧的耿秋,立即小声骂道:“我艹,老子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了。” 其实,不止是他,另两人:黎兵和洪大洲也有些不安。 至于叶凡和章琴,早知道会是这样,不至于像三人那般不安,但身心却比三人更紧绷。 这会把自已拖到哪里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