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9.第289章 我来闯一闯 - 最强特种兵王

289.第289章 我来闯一闯

“啪-啪-啪”,走起! 吴坤不是善类,且脑袋瓜子比较好使,所以,上一次的事件中,他脱身得安安全全。 现在,叶凡叫他打宋红,他肯定是不愿意打的,但他宁愿得罪宋红,也不愿得罪叶凡。 因为道理很简单,得罪叶凡的高富进监狱去了,高富老爸高强进监狱去了,柴一、赖兴和瘸刁都进监狱了,后来听说熊思谟还莫名奇妙的被人杀了…… 光是这些,就足以让吴坤毛骨悚然,哪还敢得罪叶凡。 而得罪宋红,最多大不了不在西海市呆了。 而且,宋红真要玩的话,吴坤不会怕他。 十个巴掌打完,宋红已满脸青紫。 吴坤一松手,宋红转身就跑,但被吴坤带来的那些社会青年堵住。 宋红救助似的望向车上的城管,结果,那些城管缩在车里,望都不望他一眼。 自作孽,不可活啊,平常他鬼五十七的样子,又有谁会喜欢他,更别提在这种时候帮他了,有的人城管甚至还暗暗叫着:打得好。 宋红只能寄希望在健哥身上,二十分钟还没到吗? 不用二十分钟,健哥已赶到。 宋红一见对方,想见到亲爹一样,几大步扑上去,狂喜叫道:“健哥,你总算来了,全拜托你了,有个杂种……” 话没还说完,健哥一把扒开他,径直朝叶凡走过去。 然后,吓得他三魂七魄乱飞的一幕出现了。 只见健哥从兜里掏出烟,抽出一根,递给叶凡,然后体贴的给叶凡点上,亲切和叶凡打招呼道: “叶兄弟,好些日子没见了,哪天抽个空,我请你吃饭。” “……” 宋红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,他眼不瞎,也不是傻呆,自然能从健哥的举止神态中看出健哥对叶凡的客气。 说得不好听一点,健哥这态度,就跟刚才吴坤的态度一个样。 怎么会是这样!? 堂堂的新华区老大佘健,竟然也要在他面前低下头,他到底是谁? “健哥,你……” 佘健一扬手,打断他的话,生冷道:“认了吧,就算你把其他三个大佬都叫过来,他们也得在叶兄弟面前低下头。” “……” 宋红两脚一软,瘫坐在地上。 叶凡冷冷一笑,道:“佘老大太抬举我了,竟然你来了,那就别空跑一趟,麻烦佘老大帮我抽这渣渣十个耳光。” “行,小事。” 佘健使了个眼色,跟他来的人立即走到宋红面前,左右开打,“啪-啪-啪”,走起! 等十个耳光打完后,叶凡望着脸蛋已经柴肿的宋红,冷声道:“继续叫人吧,借你先前说的一句话,让我好好看看,你到底能蹦多高。” 宋红哪还敢蹦啊,当场自已抽起自已耳光,一边抽一边求饶道: “兄弟,是我的错,我瞎了狗眼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我该死,该打,我是个畜生,求兄弟放我一马。” “我叶凡没有你这样的兄弟,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欺负人,我会把你吊在你们单位的门口暴打。” 叶凡没兴趣跟这种人浪费时间,丢下一句话后,走了。 佘健看着宋红,摇了摇头,也走了。 而吴坤这鬼滑的人走到宋红面前,恶狠狠恐吓道:“把我大哥刚刚说的话记好了,不然,老子弄死你。” 赫,说得好像他跟叶凡是一条线上的一样,其实无非是怕宋红记他的仇,所以故意这么说。 狡猾啊! 叶凡回到车上时,孙乐乐和钟灵满脸兴奋的望着他。 前者朝叶凡顶了个大拇指:“送你一个32英寸的大字,吊!” 后者两手捧着下巴,一脸痴迷模样:“凡哥哥,你把我的心俘虏了,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。” 尼玛! 更无语的是,孙乐乐一把把钟灵扒到旁边,宣示主权道:“凡事讲个先来后到,他是我的。” “……” 无语! 其后,两个女人简直成了叶凡的脑残粉丝,唧唧喳喳的围着叶凡转。 叶凡不由得有些头大,他现在可没心情跟两人疯闹,绝大部分心思都在担心着孙翼的情况。 这么久了,还没把手机调回正常状态,太异常了! 可却别无他法,只能等。 这一等,等了一天…两天…三天…… 整整三天没有一点音信,叶凡越来越急躁不安时,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,接通后,传来了孙翼的声音。 我艹,终于出现了。 叶凡恨不得骂对方几句才爽。 “叶兄弟,着急了吧,不好意思,那家伙太狡猾了,真的太狡猾了,几次差点着了他的道,我硬是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,总算摸到了点信息。” 叶凡领教过欧阳白夜的心智,确实是狡猾。 “什么信息?”他忙问道。 “找到了他们一个窝点,专门对外招聘一些高能人才,以高薪为诱饵,不知道招去干吗。” 叶凡两眼一亮,想起陈大伟曾说过:陈大伟当初就是听信了朋友的谣言,跟着朋友进了一家什么高级保镖培训公司,后来被带到一个封闭的基地进行训练,最后被洗脑,成为阳生门的鬼士。 孙翼现在找到的窝点,极有可能就是这种性质。 如果能循着这条线找下去,那很有可能找到他们那个训练基地,再往下,说不定能摸到欧阳永生的线索…… 想到种种,叶凡不禁有些激动,忙问道:“还有其他发现吗?” “没了。” “那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做?” “这个……叶兄弟,打电话给你,也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,我想派一个人卧底进去,但对方招的都是年轻一辈,而我们真龙阁年轻一辈没几个拨尖的人才。所以,我想到了叶兄弟,叶兄弟应变能力强,身手非常不错,不知道叶兄弟愿不愿意冒下险。” 我艹,原来是这种事! 这可不是儿戏啊! 光从陈大伟的叙说来看,就能感觉到其中的凶险,况且,还有洗脑这门事,万一自已被对方精神控制了,我的个乖乖…… “叶兄弟,是不是不方便,没事,我再另想办法……” “别吵!” “……” 叶凡思前想后了一番,回应道:“行,我来闯一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