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7.第287章 他是个军人 - 最强特种兵王

287.第287章 他是个军人

宋红吆喝着掀摊子,但其他城管没动,其中一个凑上前,小声道: “宋队,警告一下算了,七十多岁的人了,不好动,万一……” “什么万一。” 宋队长瞪向对方:“整治乱摊乱点是我们的职责,他一没执照,二不听劝告,早就该收了他的摊子,给我动手,快点,哪个再磨磨叽叽,我回头在奖金上给他记一笔。” 见他拿奖金说事,其他城管不敢怠慢,就要上前掀摊子。 老爷子连忙拄在拐杖护在摊前,硬喝道:“谁敢动我摊子,都给我退开。” 城管们不由得止步,看向宋红。 宋红一抖肩,取下肩上的衣服,丢给身边的城管后,走到老爷子面前,逼问道:“王老瘸,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,给我滚开。” 说完,动手想扒老爷子。 哪知道老爷子身板硬朗,没扒动。 宋红火大,两手齐上,结果,老爷子一甩肩,宋红一踉跄,差点摔着。 “他玛的,你还敢动手。” 赫,自已先动的手,老爷子连手都没动,竟然怪老爷子动手了。 宋红一下冲到老爷子面前,扬手就是一巴掌。 “啪!” 扎实打在老爷子脸上。 场面瞬间寂静,不管是城管也好,还是老爷子,或者是四周围观的群众,都没料到宋红竟然动手打人。 寂静随即就被打破了,四周的群众碎骂起来: “什么素质啊,这么大年纪的人了,偏心他下得了手。” “呵,果真是执法队啊,比警察都牛。” “一身酒气,上班时间喝成这样,一看就不是好东西。” “拍下来,发网上,让大伙看看他这德性。” 宋红惊醒了,但并没有端正态度,反正变本加厉,冲着城管们吼道:“都傻站在这里干吗,把这些看热闹的都赶走,谁敢拍视频,就砸了他的手机。” 话音还没落地,忽然看到一个年轻人满脸凶恶的朝他走过来。 他身心一惊,下意识的退了一步,喝斥道:“站住,你谁啊。” “我先打完你,再告诉你我是谁。” 正是叶凡。 他在巷子中看到宋红抽老爷子巴掌时,已经怒不可抑,感觉那一巴掌就像打在自己脸上一样,无法忍受。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兵,抗美援朝丢了一条腿,宋红明明知道这事,不止不尊重,还要出言污辱,你算老几!? 况且,老人家都七十多岁了,到这个年龄了,可以说是行将入土,却因为这点小事挨了一巴掌,当老人家是你家儿子吗!? 艹,他玛的! 叶凡一个箭步冲到宋红面前,一把揪住他衣领,左右开弓。 “啪-啪-啪-啪!” 四个巴掌甩在他脸上,再一脚把宋红踹飞。 现场瞬间又是一片寂静,全直着眼望着满脸凶恶的叶凡。 虽然大伙对城管的做法有意见,但没有人敢真正站出来,现实就是这样,围观、耍嘴皮子都挺热衷,但见义勇为,算了吧。 正所谓: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 宋经已经从地上爬起来,仍没醒悟,脸色扭曲朝那些城管咆哮道:“给我上,狠狠的揍这兔崽子,出了事我担着。” 那些城管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想动,但叶凡一眼瞪过来后,全被叶凡凶狠的眼神吓住了,没人敢动。 竟然还想揍我,呵! 叶凡抬脚朝宋红走去。 宋红感觉到不妙了,转身就跑,可哪跑得过叶凡。 叶凡几大步追上,右手一探,锁住宋红后劲,然后,往上一举。 赫,宋红两脚离地,生生被叶凡斜举到半空中。 就这样,叶凡一只手举着宋红往回走…… 看着这一幕,大伙齐齐咋舌,特别是看到宋红像只猴子一般在空中乱挥乱踹时,更是受刺激,很多人身上情不自禁的冒起鸡皮疙瘩。 叶凡举着宋红走到老爷子身前,说道:“老爷子,抽他,狠狠的抽,抽痛快了为止,尽管抽,多大的事我都给你担着。” 老爷子看了满脸恐惧的宋红的一眼,叹了一口气:“哎,算了,他也有难处……” “不能算!” 不等老爷子说完,叶凡打断道:“我绝不允许他这种人渣,侮辱一个为国家做出过贡献的老兵,他没这个资格。” 说到这点,老爷子眼神闪烁起来,没有人知道他这几十年是怎么走过来的,被人耻笑,被人看不起,甚至娶个老婆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但他从来没有低过头,从来没有后悔过,甚至从来没有接受过国家和政府的补贴。 他是靠自已的一条腿和一双手活得了今天,他没有为国家增加过一点负担,他没成为社会的负累,一切只因为他铭记着:自已是个军人,哪怕脱了军装,也有一身铮铮铁骨。 是啊,他凭什么侮辱我,他凭什么侮辱军人!? 老爷子心血翻腾,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宋红脸上,再一反手,又是一巴掌,抽在另一边脸上。 他这才硬气说道:“小伙子说得对,你没有资格侮辱军人,今天我是老了,性子磨没了,若是我年轻点,我会把你往死里揍。” “好,说得好!” 四周的群众里,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,接着用力鼓起掌。 瞬间,其他人跟着鼓起掌来,一片叫好声。 叶凡手一甩,把宋红丢在掉上,冷喝道:“滚!” 宋红狼狈从地上爬起来,惊恐望了四周一眼,眼见群众都是冷眼望着他,心知大失人心,二话不说,连忙夹着屁股跑了。 其他的城管很识趣的跟着走了。 掌声渐渐停息,有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走出来,笑着道:“老爷子,你这梨怎么卖,我孙女爱吃梨,我给她捎点回去。” “这个……” “放心,绝不是因为同情和可怜您,而是您值得尊敬,我刚好又要卖梨,正好跟您老做笔小生意。” “好好,谢谢。” 老爷子喜笑颜开,忙拿着秤称梨,四周的群众全围了上来,一人拿一个袋子,各自装上几斤,等着老爷子过秤。 世上热心肠的人还是很多的,只是有的时候,被一些坑蒙拐骗的手段坑怕了,渐渐的冷了人心。 一车梨一下子卖个精光,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,也不论是好看的还是丑的,全买走了。 老爷子喘过一口气来,眼光四处寻找叶凡的身影,但叶凡早已经走了。 旁边一个大妈好奇打听道:“老哥,刚刚那个是你亲人吗?” “不是。”老爷子摇了摇头。 “认识?” “不认识,是不是好奇他为什么出手?” “有点。”大妈讪笑道。 “因为,他是个军人。” 《羊羊写到这一章时刻,想起自已曾经也是一个军人,军营种种,一幕一幕晃过脑海,眼睛禁不住有些湿润……嗯,叶凡会回部队的。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