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3.第283章 惊现白夜 - 最强特种兵王

283.第283章 惊现白夜

死!? 被一刀封喉了吗!? 明月身心一阵绝望,右手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脖子,再一看,满手鲜红。 血! 死了,完了,竟然就这样死了,喘不过气来了,我要死了。 明月身心一片冰冷,连站都站不住了,踉跄靠到了墙上。 “喂,我说老妖婆,我就轻轻的割破你一点皮而已,你至于摆出这样一副要死的样子吗。”叶凡邪气笑道。 “……” 只割破一点皮吗!? 明月老脸抽搐,再认真摸了一下脖子,艹,真的只破了一点皮。 喘得过气来了,原来不用死。 咳咳,真是服了她! 明月狂喜,下一秒,她两手一甩,一把飞针射向叶凡。 射完以后,她立即往院门口跑去,分明是想逃。 没办法,被叶凡刚才一个照面间的诡异躲闪和身后抹喉吓着了,哪还有胆子跟叶凡斗。 叶凡会让她跑吗? 笑话! 比瞬间爆发力,再去修炼几年吧! 叶凡轻松避开飞针,一个箭步扑到明月身后,手中匕首轻轻在明月喉间一拉。 明月只觉喉间一痛,心顿时又拔凉拔凉的,右手一摸,又是一手血,想起了什么,再认真摸了一下,好长一道刀口。 死了! 真死了! 叶凡在背后轻轻一推,明月扑在地上,浑身抽搐了一会儿后,再无声息。 擦掉匕首上的血迹,叶凡翻身上了院墙,利落上了屋檐,猫着腰往静心观大门方向摸去。 快到门口时,叶凡两眼微微一缩,整个人躲到了屋领后。 只因为,他看到了一个熟面孔:欧阳永泰! 对方正站在大门口,来回踱着步,时不时的往大坪方向望几眼,看这样子,似乎是在等人…… 这么晚了,等谁? 欧阳永泰都亲自跑到门口等了,那对方的身份肯定不简单,不会是等他弟弟欧阳永生吧!? 想到这种可能,叶凡小心脏竟是不争气的上蹦下跳。 但回头一想,可能性不大,欧阳永生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,断不会这么轻松的显露踪迹。 不管怎样,都要守着看一看,说不定来的人跟欧阳永生有关系。 主意一定,叶凡藏好身形,静静等着。 才过几十秒,即看到远处出现了一道身影,正朝院门口走来。 看不清对方的长相,因为对方全身上下都裹在黑袍中,披着头罩,脸上好像还蒙了黑巾。 如此诡秘! 叶凡越发感觉到不寻常,心里也不禁有点激动,整不好真是邪教组织“修罗”的人,毕竟欧阳永泰是欧阳永生的哥哥。 门前,欧阳永泰立即迎了上去,两人对了一个面,什么都没说,欧阳永泰即领着对方进了大门,然后迅速的进了自己的院落,进房间后,欧阳永泰还小心翼翼的在门口左右扫了一眼,这才关上门。 一脸老贼的样子。 叶凡深呼吸了一口气,看了看欧阳永泰房间的位置,利落下了屋檐,沿着院墙绕到了欧阳永泰房间的外墙边。 悄无声息摸到了窗下,侧耳偷听,还好,声音虽然不大,但隐约能听清楚,只听屋内有一个人闷声说道:“伯父,我这次来是来告辞的,同时,替父亲传两句话。” 伯父!!! 我艹,那黑袍人岂不是欧阳永生的儿子!!! 尼玛,大发现啊! 叶凡两眼燃了起来,真心想破窗而入,活捉那黑袍人。 但他生生忍住了冲动,接着往下听。 听到欧阳永泰苍老的声音响起:“白夜,你那边的事办好了吗?” “嗯,已经办好了,今晚就会离开西海市。” “好,不知永生托你传什么话?” “父亲让我告诉伯父,其一,这静心观已经形同鸡肋,可以弃了,让伯父投奔省城主观。” “好,真龙阁那帮蠢货,盯了我几年,我再换个地方让他们盯几年。” 窗外的叶凡一阵无语,原来欧阳永泰早知道真龙阁盯着他了,原来他是故意吸引真龙阁的注意力…… 那黑袍人闷声说道:“伯父到总观后,可以与副观主散风道长联系,他已经投奔到父亲麾下,伯父尽力帮他当上观主,到时,整个静心观即成为父亲的一只利爪。” 叶凡暗惊,好大的野心啊,竟然开始染指静心观了。 “好,没问题。那其二是?” “其二,前些天举办的风云会中,那个阴魂不散的人又出现了,洪堂主差点被他抓着,父亲已查出了他的来路,来自省城,这是他的图像,伯父可在省城展开调查,有线索后,不要轻举妄动,等父亲命令行事。” 赫,这说的应该是大师兄。 看来,大师兄一直在暗中与欧阳永生较力。 想动大师兄,他玛的,老子先灭了你俩。 叶凡身上炸起一股杀意,继续往下听。 “行,还有其他事吗?” “没了,伯父注意保重身体,等情况再稳定点,我会接伯父去总坛。” “哈哈,希望那天早点到来。” “会的,神药的研究成果越来越成熟了,用不了多久,没有人再能和父亲抗衡。” 顿了顿后,这黑袍人接着说道:“好了,我不久留了,一切拜托伯父了。” 接着,听到开门声,应该是那黑袍人出门了。 叶凡立即一个闪身,利落跳到院墙上,再几下上了屋檐,视线锁住往外走的黑袍人与欧阳永泰。 要不要现在就下去干掉他们? 还是尾随这黑袍人,抓出欧阳永生这条大鲨鱼? 两个选择在叶凡心中翻滚,一时不知如何选择。 他犹豫的这一瞬间,黑袍人和欧阳永泰已走出大门口。 欧阳永泰没有送了,转身回屋。 黑袍人独身往外走。 先跟一跟这黑袍人,看情况再说,实在不行就活捉他逼问。 叶凡如狸猫般下了屋檐,远远的跟在黑袍人身后。 这黑袍人走出大坪以后,没走大路,直接进了树林。 叶凡紧随其后,跟出四百多米远时,叶凡身心突然一紧,目光猛的瞪向右边的一处灌木丛。 有人! 是谁? 埋伏吗? 手腕一翻,匕首到了手中。 叶凡小心翼翼的调整身形,防着对方的突然袭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