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9.第269章 老是被人欺负 - 最强特种兵王

269.第269章 老是被人欺负

邱百岁低头一看腿上,我艹,一个血洞,鲜血正不要钱的往外狂冒…… 这是什么鬼!? 说实在的,邱百色现在还没弄明白这洞是怎么来的,压根就没往狙击枪那方面想,反是想着叶凡刚才比划的那一下,难道就有一股看不见的气箭射过来吗……不可能啊,那岂不是到了恐怖的御气境…… 不可能,绝不可能,他这点年纪,怎么可能到御气境,那这洞是怎么回事!? 这二货不知道是咋想的,竟掰开腿上的洞口看了看,咦,圆圆的一个金属盖,好眼熟! 脑海中突然亮光一闪,子弹,是子弹! 哪来的子弹!?难道是……有人狙击!? 想到这,邱百色炸出一身冷汗,忙惊恐四处张望,啥都没有看到,哦,不,看到叶凡的右手又比着枪势对着他开了一枪。 我艹! 邱百色吓得灵魂出了窍,想躲,但哪及子弹的速度。 顿时,另一条大腿上又是一阵巨痛。 “啊” 惨叫声中,邱百色看了一眼左大腿,又多出一个血肉模糊的洞。 两枪! 哼,想伏击我,老子让你尝尝被狙的滋味! 叶凡突然一个奔步,扑到邱百色面前,一把抓住他头发,让他抑着脖子看着自己。 “我上次说了,那两拳会加倍还给你,我还没找你,你倒是又惦记上我了,当我好欺负是吧。” 说完,叶凡一老拳砸在邱百色脸上,打得邱百色天旋地转,满眼发黑。 没说什么客气可讲,下一拳又来了。 “砰!” 再来一拳,“砰!” 仍不解恨,“砰!”,又是一拳! 叶凡左手抓着邱百色头发,右手拳头一拳接一拳的砸着邱百色。 看着叶凡这狂暴的样子,旁边的冲云道长和明月刺激得全身汗毛都炸立起来。 两人也是狠人,干过的黑心事不少,但没法爆出这种狠劲,怎么说呢,就是骨子里有种霸道和狂暴的血性,这就像狮子被惹怒了一样,哪怕对方是只老鼠,也一样要把对方撕得血淋淋的。 而许多人的狠劲,是被逼出来的,像兔子急了咬人的那种,但眼前的叶凡的不是,他是一头狮子,正在狂暴的撕咬一只曾咬了他一口的豺狗。 四拳下来,叶凡手一松。 邱百色像坨烂泥一样瘫在地上,不止浑身抽搐不已,脸上更是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。 “他玛的!” 叶凡又踢了他一脚,这才转身看向冲云道长和明月。 看着叶凡凶恶的脸色,冲云道长和明月竟是情不自禁的撒了一个冷颤。 “哼,你俩也惦记着我吧,正好,一并解决了。” 叶凡抬起手……呜哈,不等叶凡做出枪击动作,冲云道长和明月同时转身就跑。 尼玛,要多快就有多快,一溜烟的冲进车里,隔老远还听到冲云道长在咆哮:“快走,快走,快开车啊。” 坐驾驶室的慕容传立即点燃引擎,一脚油门到底,飞似的逃跑了。 跑出老远以后,冲云道长的心境才恢复了些许。 没办法,太他玛的吓人了,如果自己也挨两枪,也被叶凡那样暴揍……想想就觉得痛。 明月也是一个状态,不过,老纳闷了,为什么这家伙身边总是有一把狙击枪,是知道自己等人要对付他吗? 唯独慕容白鹤和慕容传心情很好,两人一万个庆幸没有下车。 特别是慕容传,已经躲过两次了,他真有些佩服自己的聪明,而且,他已下定决心了,无论以后是什么情况,只要叶凡那魔王在场,立即躲起来,打死也不出来。 车里一直沉默,好一阵后,冲云道长开口道:“路边停一下,我下车。” 慕容传依言在路边停下。 冲云道长拉开车门下了车,对明月说道:“我有点事要赶回去,叶凡这边,你们……看着办吧。” 说完,走了! 车内三人愣愣望着冲云道长的背影,不知道想啥好。 三人都不是笨蛋,知道冲云道长是开溜了,咳咳,不能这样说,他是有事要赶回去…… 这下怎么办,三人怎么跟叶凡玩!? 慕容传父子是打死不会跟叶凡碰正面的,明月也不想再惹叶凡了,可她根本就没得退路,因为她必须找到蓝蕊,必须得到驻颜丸…… 但三次下来,一次被叶凡阴了个狗抢屎,一次被叶凡挑了观内的几大高手,现在这次更是吓得屁滚尿流的逃遁……怎么玩!? 一阵头大,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,不禁郁闷攻心。 忽然瞥到了旁边的慕容白鹤,想起一事,当即淡淡道:“慕容家主,到我们观里去喝杯茶吧。” “……” 慕容白鹤脸色瞬间白了几分,喝个鬼屁茶啊,摆明又想把老子摁到床上强来…… “那个……观主,我家里还有点急事……” 慕容白鹤想推脱,但明月一声冷哼:“难道慕容家主是嫌我长得丑?” 尼玛! 这还用说吗,跟你上一次床,简直是滚一趟油锅一样。 但这些话,慕容白鹤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,只好心惊胆颤的跟着明月回静心观。 慕容传一路没说话,但心里说了,说的是:“爹,辛苦你了,你就替我多分担一点吧!” 哈哈! 毫无悬念的,一回静心观,慕容白鹤即被明月带进了房间,接下来,啧啧,慕容白鹤惨遭蹂躏。 蹂躏也就罢了,蹂躏完后,明月怕慕容白鹤这个好炉鼎又跑了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把慕容白鹤软禁起来,待遇跟慕容传一样,直接用铁链锁了起来。 两父子坐在床上,戴着铁链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轮流叹气。 这叫啥事啊,往往都是雄性牲口关着美女蹂躏,结果到自己这里倒了边,且还是被一个老得可以掉渣的老妖婆折腾。 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啊。 “爹,再这样下去,我俩都会被那妖婆吸成干尸去,不如……” “不如什么?” “不如你多牺牲一点,把她伺候舒服了,说不定会有转机。” “……” 这是叫自己出卖色相吗!? 另一边。 叶凡收拾完邱百岁以后,扬长而去。 回到家后,他跟在蓝蕊屁股后面,亲昵的“蓝蕊姐姐”叫个不停。 这货有求于蓝蕊的时候,就是叫“蓝蕊姐姐”,平常得瑟的时候,都是“蓝蕊妹妹”,很好分辩。 蓝蕊本不想理他,但熬不过他这无耻劲,问道:“说吧,想干吗?” “我老是被人欺负。”叶凡耷着眉,委屈道。 咳咳,谢不群和邱百岁,你俩快来听听这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