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6.第266章 同病相怜 - 最强特种兵王

266.第266章 同病相怜

进房以后,叶凡当即表示床太小了,建议把两张床拼一起。 嘴上说着“建议”,但已经撸起袖子准备拼床了。 好积极啊! “不行!” 韩果立即拦着叶凡:“你少来了,拼了床后,你是不是想睡中间,然后我们三个睡你左右两边。” “这样挺好啊,既暖和,又有一家人的感觉。” “……” 在韩果坚决反对下,叶凡的美妙计划破灭。 只能期待着晚上抱着韵姐睡了。 但这期待也在不久后破灭了,因为沈韵强烈要求两人一人睡一头。 怎么可以这样呢,想上次两个人还是睡一头的。 略一想,明白了,韵姐肯定是怕许雯雯和韩果看笑话,所以,才严明垒起防线。 没奔头啊! 而且,沈韵裹得严严实实,连脚上都穿着袜子…… 韩果也是,长衣长裤,一点风光都不外露。 唯一感到欣慰的是,许雯雯又像往常在家里一样,一件大衬衫,下身一条超短裤,两条白嫩的美-腿晃得叶凡眼冒绿光…… 灯一熄,一切安宁! 一夜无事! 次日,八点多的时候,几人去了一趟警局,被刘全坑的那些钱分文不少的归还了回来。 沈韵不得不另外找个厂家买家具。 叶凡陪着她们转了好几个小时,于下午三点多签订了另一家厂家。 几人都想着回去,所以,当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回到了西海市。 奔波了一天,都很疲倦,各自回家休息了。 分开前,沈韵询问叶凡:“什么时候帮回来住?” “过一阵子吧。” “嗯,我明天约了一个人谈团队的事,你有没有时间,和我一起去吧。” “嗯,好。” 叶凡随即离开了,不是他不想搬回来住,而是还有蛮多麻烦没有平息,如: 慕容传必须收拾,这种杀堂弟,杀欧阳雨昕的渣渣,不能让他逍遥法外。 观主明月一直急着找蓝蕊,绝不会罢手的,自己呆在蓝蕊身边,多少能帮上点忙。 太岁阁的那个邱百岁和谢不群,也是一颗危险的炸弹,随即都有爆炸的可能。 还有李白梅和熊光良,这两个老狐狸一直没有动静,肯定在暗中折腾,到底在折腾什么? 实际上,不是叶凡瞎担心,而是这些潜在的危险正在慢慢的滋长着。 比如:那天会武切磋结束后,静心观的冲云道长曾抛出橄榄枝,邀请叶凡加入静心观,结果被叶凡一句话拒绝,随后,他看到真龙阁的钱使者找叶凡。 虽然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,但冲云道长猜测钱使者肯定是想邀请叶凡加入真龙阁。 所以,他当时冷笑道:“既然你不愿为我所用,那留你就没用了。” 是的,冲云道长心中已生起灭了叶凡的心思,只因为,各个门派之间都在明争暗斗,其中一项就包括争抢年轻一辈的人才。 像已死的慕容枫,因为修炼天赋不错,被太岁阁和真龙阁争抢,只是后来被慕容传残忍杀害,才不了了之。 而在争抢人才的时候,很多门派不择手段,有的门派在感觉没有希望得到目标时,则干脆抹杀掉目标,正如冲云道长所说:既然你不愿为我所用,那就没必要把你留给对手用。 很残酷,根本就没什么情面可讲。 因此,许多年轻一代的优秀天才,在年华最好的时候突遭横祸,要么身残,或者夭折。 也正因为这点,许多有先见之明的家族,都把自己家族内的后起之秀隐藏起来,直到其加入门派后,再让其扬名立万。 如谢不群就是这样,他父亲把他送到泰国学泰拳,就有这方面的意思。 江湖啊,一条血腥路,看似风平浪静,实际上是波涛暗涌,稍有不慎,即会被突然翻起的浪花吞得一干二净。 冲云道长随即向明月问起叶凡的事,得知叶凡与明月之间的矛盾以后,更是坚定了除掉叶凡的念头。 随后,他带着明月找到了邱百岁。 赫,四个人都在,除了邱百岁以外,还有谢不群,以及另两个太岁阁的人。 四人全是鼻青脸肿,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,特别是邱百岁和另两个太岁阁的人。 三人脸上血肉模糊,鼻子清一色的塌成了一片,两个鼻孔外翻,像三只河马一样。 此时,三人仰着脖子望着天,正哼哼唧唧的叫痛。 冲云道长望着三人的样子,真心想笑,但忍住了。 “邱百岁,我来是想问一句,百岁是否准备报仇?”冲云道长开门见山说道。 “你傻笔吧,老子难道不是肉长的,老子不痛吗,凭什么不报仇。” 邱百岁明显心情十分糟糕,直接口无遮拦的把冲云道长骂了。 冲云道长眉头微皱,眼里闪过一道冷光,想冷声提醒邱百岁说话注意点,但看到邱百岁那不成人样的脸蛋时,忍了。 “邱百岁,刚好我们静心观和叶凡也有些过节,不知有没有兴趣一起搭把手。” 邱百岁扭着脖子看向冲云道长,恶狠狠回应道:“行,只要能把那小子弄死,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行。” “那好,我这边叫人逮他的行踪,到时一起下手,一次抹干净,免留后患。” “好,一个星期内要搞定,不然,我要回省城了。” “放心吧,一个星期足够了。” 说是足够了,但一晃眼,三天过去了,不止没见到叶凡身影,连沈韵和韩果都消失了。 冲云道长不禁有些浮燥起来,这一浮燥,就拉明月下火,结果,短短三天内,明月被冲云道长榨得快枯干了。 真心要佩服冲云道长,面对明月那张老脸,竟然还能脱得下裤子。 当然了,他做这个并不是为了男女之欢,而纯粹是为了吸取阴元。 回过头来,明月又榨取慕容传。 悲催的慕容传啊,仅几次就已经皮包骨头,修为节节下降不说,甚至都怀疑起人生来,时常生起悬梁自尽的冲动。 后来,他临机一动,把老爹推荐给了明月。 明月正愁慕容传的精元满足不了自己,听到这话后,两眼立即亮了起来。 当晚,慕容传把老爹骗到静心观,然后,慕容白鹤惨遭明月强上。 慕容白鹤修为高得多,一夜折腾后,明月终于大补了一把,满足中睡去。 慕容白鹤趁着这空档,扶着墙逃跑了。 他算是明白了,原来儿子是这么吃香的,这是要人命啊,就连他这一把年纪的人,每每看到明月那张兴奋的老脸时,都忍不住胃部痉挛,直想呕吐。 悲催的是,慕容传没法跑,因为明月已经把他软禁了起来,直接是铁链手铐伺候,实在没料到,会过上这种猪狗不如的日子。 这日,他正悲哀感慨时,电话忽然响了。 拿起一看,是老爹慕容白鹤打过来的,接听后,只听他老爹在电话那头兴奋说道:“儿子,叶凡出现了,我俩的苦日子要熬到头了。” 咳咳,两父子倒是同病相怜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