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别来无恙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6章 别来无恙

沈韵到达健权保全公司时,许雯雯的助理告知沈韵:许总现在有点事在忙,让沈韵稍等一会儿。 沈韵在会客室等了一会儿,等得无聊时,便信步在公司转了转。 纯粹是到处走走看看,但转着转着,忽然被一阵喝骂声吸引。 好熟悉的声音,好像是许雯雯。 沈韵循声看去,只见一间会议室的大门虚掩着,从门缝中可以看到会议室内的情况。 此时,一个女人正毫不客气的训斥着两个魁梧大汉。 这女人正是许雯雯,她下身穿一件米白色贴身裤,上身一件亮色的黄-色小西装,留一头英气飒爽的短发,整个给人一种活力四射的感觉。 更出彩的是她的身段和脸蛋,身段在贴身裤和小西装的包裹下,完美的衬托了曲线,就是那种经典的:前-凸后-翘,水蛇腰。 至于她的脸蛋,更让人叫绝,不止精致得无以复加,而且脸型完美,气质则像春天田埂上最灿烂的那一撮野菊花。 美人,绝对的美人!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,她的美丽丝毫不会亚于沈韵和韩果,只是三人气质不同,所以也美得不同。 像沈韵,身材和脸蛋都像是水做的一般,一颦一笑间都能透出一股蚀骨的勾人魅力,就算是发脾气时,也像是一朵妖艳燃烧的婴粟花,总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欲-望。 像韩果,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,以及与生俱来的清冷气质,让她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 所以,韩果就像是一朵雪莲花,傲立在绝峰峭壁,遗世独立,自成风景,是一个可以让周围一切风景都黯然失色的存在。 而许雯雯整个给人一种时刻在绽放的感觉,她就像唤醒春天的那朵野花,随风摇曳,美丽至极。 三个女人,三种不同的美丽,但毋庸置疑,都是美得丧尽天良,美得让女人绝望,美得让男人想收入囊中的那一种。 回到现场。 此时,身高比两个魁梧大汉矮了一个头的许雯雯正厉声训斥着两人,两个大汉沉着脸不敢吭一声,任许雯雯劈头盖脸骂着,有时还得乖巧的回应一声…… 霸气啊! 望着这一幕,沈韵神色复杂的叹了一口气,既感叹许雯雯的性格还是老样子没变,依然是那样火辣、犀利,同时又感叹自己和许雯雯的差距似乎已越来越大。 想当初,两人并称为大学的校花,住同一个寝室,关系情同姐妹,只是后来……一切都变了! 沈韵正感触恍神时,会议室的门忽然拉开,许雯雯走了出来,毫无意外的,两人四目相对。 一阵沉默后,两人脸上不约而同的涌起苦笑,随即异口同声说道:“别来无恙!” 同样的一句话,是默契吗? 但,不可否认的,各自语气中都透着一股说不尽、道不完的愁怅。 不过,许雯雯随即掩去脸上的复杂神色,上前两步,亲切拿着沈韵的手道:“韵姐,你什么时候来的,走,到我办公室去坐。” 刚挨骂的那两个彪形大汉刚好走到门口,无意看到了这一幕,顿时一阵发愣,似乎是看不明白火爆脾气、像个女汉子一样的老板许雯雯怎么会如此温柔? 见鬼了吧! 当然,两人也为沈韵的绝色姿容怔住,特别是两个尤物站一起时,啧啧,小心脏会很不听话的乱跳。 “看什么看,刚刚还没骂够是吧,滚。” 许雯雯瞪着眼睛一声怒骂,骂得两个彪形大汉灰溜溜的走了。 彪悍啊,不解释! 实际上,平常沈韵冒火的时候,神情和口气就跟许雯雯有些相似,其实就是潜移转化的受了许雯雯的影响。 两人在学校期间就发现了这点,沈韵常懊恼交友不慎,而许雯雯则懊恼为什么没有感染到沈韵骨子里那股勾人的魅力…… 两人挽着手进了办公室,情形恰似许多年前的大学时光,但这一幕落在公司员工的眼里,均是大跌眼镜。 所有员工的想法就如同刚刚那两个彪形大汉的想法一样:见鬼了吧! 哈哈,不解释啊! 沈韵和许雯雯在沙发坐下,后者一边煮着茶,一边说道: “韵姐,这些年里,我很多次都想去找你,但我忍着没去,不是惦记着那件事中谁对谁错,而是固执的想等着你来找我,只是想证明我在你心里还有一个位置,今天,终于让我等到了,所以,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。” 看着许雯雯脸上绽放的高兴笑容,沈韵心中不由得泛起一股温暖,略带歉意道:“雯雯,其实我也很多次想找你,只是…只是……怎么说呢……” “不用说了。” 许雯雯摇了摇头,灿烂笑道:“你能来找我就可以了,其他的都不是事。” 她端起一杯茶递到沈韵手里,有些小兴奋道:“韵姐,这么多年没见了,今天得好好聚聚,等会我俩一起去逛街,然后,晚上你住我家,明天再回去。” “一起逛街可以,但晚上我必须回去。” “为什么,你该不会是结婚了吧?” “没有,我其实是有事来找你帮忙的。” “哦,什么事?” 于是,沈韵把这两天发生的事讲述了一遍。 许雯雯听完后,微一沉吟,说道:“我等会安排两个好手给你,至少个人安全方面不能出问题,至于后续怎么发展,那就要看那个高富怎么做了,反正你不用担心,有事我帮你兜着。” 听到许雯雯的话,沈韵隐隐松了一口气,同时也感触良多,想那佘健关键时候就撂挑子,而许雯雯则是果断一肩挑了,果真是:人与人,各不同啊。 “雯雯,谢谢你。” “干吗说谢谢,听好了,以后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,你如果要和我见外,那我也和你见外。”许雯雯霸气说道。 沈韵对许雯雯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,心知她平常野野咧咧的有些粗线条,但一旦认真计较起来,就是个一根筋要撞到南墙的人,而且,脾气火辣、犀利,轻易不肯认输,也没有几个人能震得住她。

上一篇   第25章 怎么会这样

下一篇   第27章 火凤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