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1.第251章 我的家族很大 - 最强特种兵王

251.第251章 我的家族很大

“720度空中翻滚”是慕容传心中挥之不去的恶梦,每每想起时,便觉得天旋地转和阵阵绝望,甚至想到这些的时候,他感觉双脚能够安全踩在地上,都是一阵莫大的幸福。 没体验过的人,永远无法理解那种恐惧。 而另一方面,慕容传又有一种畸形的渴望,渴望多一些人享受这种待遇,这样,他心里会相对平衡一些,至少,他就不是唯一一个惨遭这种暴打的受害者。 所以,此刻,他期望着叶凡暴击谢不群一顿。 而且,他有种直觉,叶凡肯定会这样做。 两人已扑近。 谢不群双臂内扣,肘部外展,准备用一套泰拳把叶凡打得满地找牙。 泰拳又号称“八条腿的运动”,八条腿是指双拳、双腿、双肘、双膝,它的特点是攻击猛锐,杀伤力极大,素有“最强格斗技”之称。 至于是不是“最强格斗技”,各有各的见解和说法,但能被冠以这种头衔,足以体现出其恐怖的攻击力。 但泰拳也有很明显的短板,因为它是一门横练功夫,所以不及武练那般变幻多端,也就是拳路比较简单直接,注重攻击,而少了变化。 顺便提一下,所谓横练,粗俗的讲,就是横来直去的练,比如,泰拳练习腿部力量时,就是直接踢树或踢桩,而不像武练那样,各种套路,如佛山无影腿,谭氏腿法,北腿等等。 回到现场。 谢不群已用两肘发起进攻,左右两臂像挽花一样,先后砸向叶凡。 对于别人而言,或许会忌惮或畏惧这种猛锐的进攻,但对于叶凡来说,看到的却是这种简单拳路中的种种漏洞,这无异于敞开大门让叶凡攻击。 叶凡动了,右拳突然从谢不群两肘攻击时的漏洞中冲进去,中指指节外突一公分,径直击在谢不群的咽喉上。 谢不群咽喉上如遭锤击,钻心刺痛的同时,一口气往上一翻,冲得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。 短路了,整个人突然僵硬! 这无疑是要命的,特别是对于叶凡这种会抓机会的对手而言,更是致命。 实际上,叶凡已留了力道,不然,光凭这一击,就可以打碎谢不群的喉骨,直接送谢不群去阎王爷那里报到。 没到要谢不群性命的程度,只是要暴揍他一顿。 当下,叶凡五指锁住谢不群咽喉,猛的往前一推,再往空中一送。 谢不群双脚离地,被推到了空中。 场边的慕容传忍不住激动叫出声来:“来了,来了!” 是的,来了! 叶凡跟进,屈膝弹起,一记冲天拳轰在谢不群小腹上,再次把谢不群打高一些。 高度够了,连环暴击! 悲催的谢不群开始体验“空中720度翻滚”的滋味,毫无还手的机会,整个人在空中凌乱翻滚,一下接一下的承受着叶凡的狂轰滥炸…… 一分多钟后,叶凡收工。 谢不群这才落到地上。 不愧是横练过泰拳的人,扛击打的能力比他人远远胜过一筹,竟然还没晕。 不过,完全爬不起来了,而且,经过一分多钟“720度空中翻滚”的洗礼以后,整个心里防线已经完全崩溃。 再者,他仍感觉自己在空中乱飞一样,天旋地转的同时,恐惧则像魔鬼一样撕咬着他的内心。 纯粹是下意识的,他趴在地上,匍匐着往前爬,边爬边惊恐叫着:“邱百岁……邱百岁,快来,快来救我。” 邱百岁如泥塑一样坐在场边,一动不动,满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狼狈爬着的谢不群。 不止他是这种状况,四周人的神色和他如出一辙,无论是那些末见过世面的家族子弟,还是那些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麻雀,都陷在难以置信中拔不出来。 太震骇了! 大伙先前都见识了谢不群的实力,可这样一个实力变态的人,竟然被叶凡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此刻,还像一条身残体弱的老狗一样,一下一下往前蹭,狼狈不堪得无法形容。 叶凡心里已经舒爽了很多,可看着谢不群竟然还有力气爬时,心里又不爽了。 于是,他大步走过去,两手抓住谢不群脚踝,提起,两手一甩,身子旋转起来。 转了四五圈以后,两手一松,谢不群啊啊鬼叫中飞了出去,足足飞出十多米远后,扑通一声掉在地上。 终于晕了,也不知道是摔晕的,还是吓晕的。 嗯,叶凡心里彻底舒爽了。 大伙回过神来,看外星怪物一样看着叶凡。 邱百岁的脸色已黑成一片,他一拍椅子站起来,厉喝道:“哪里来的杂种,报上名来。” “你他玛的才杂种呢,老子姓你,叫你大爷。”叶凡毫不客气的回骂道。 四周的人齐齐咋舌,他们都知道邱百岁是太岁阁的人,而太岁阁的作风向来阴毒,可以说是不择手段,呲牙必报。 所以,各派系都不敢惹太岁阁,就连真龙阁一般都不轻易与太岁阁发生冲突。 而这年轻人这样骂邱百岁,是不想要命了吗? 叶凡可不管那么多,惹毛了他,该骂的骂,该揍的揍,没什客气可讲。 邱百岁怒了,当下向叶凡走来,看样子,是要对叶凡动手。 孙翼忙起身,走到叶凡身前,说道:“邱百岁,切磋是年轻一辈的事,胜负都很正常……” “滚,轮到你来教训我吗,就算把你们孙家的家主孙悦叫过来,他都没有这个资格。” “……” 孙翼说不出话来,从孙家现在的情况来说,确实连家主孙悦都没法和邱百岁叫板。 他只好望向无相大师:“大师,麻烦你来说句公道话吧。” 无相大师走下场,温和道:“邱施主,稍安勿燥,以武为友,和气第一,不要因为这点带,而坏了风云会的宗旨和规矩。” “规矩?呵,可以,那先让这小杂种报出来历,我倒要看看他是哪个家族的,如果他是在场家族或宗门的子弟,那无话可说,如果不是,那他哪来的资格上场。” 无相大师看向孙翼。 孙翼说不出话来,总不可能说叶凡是他孙家的人吧!? 大伙对彼此家族的底细都知根知底,不可能用这种慌话忽悠得过去。 这时,叶凡拍了拍孙翼肩膀,示意孙翼让一边。 他挑着眉头瞪着邱百岁,痞气道: “既然你想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吧,我不属于在场的任何一个家族和门派,但我的家族来头很大,我的身份也很不一般,别人都客气称呼我为:社会主义的接班人。” “……” 《还有一章,会要到十二点后,大家早点睡,明早看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