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怎么会这样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5章 怎么会这样

沈韵出门去找许雯雯,留下叶凡和韩果照看店面。 韩果自然不屑于叶凡为伍,所以沈韵一走,她立即回了前台,叶凡则是满脸坏笑往杂物间跑。 这混蛋笑得像只老狐狸要去偷鸡一样,肯定又没好事。 沈韵有幸看到了叶凡的一脸笑容,顿生警觉,立即蹑手蹑脚偷偷摸到了杂物间门口,探着脑袋往里一看。 好家伙,叶凡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里,叼着一根烟,正眯着眼睛数着钱…… 贼爽! 这两个字最适合描述叶凡此刻欠揍的表情,活脱脱就是周扒皮的翻版。 对了,他哪里来的钱? 刚刚韵姐明明已经搜过他的身了,难道真藏在内-裤里,不至于吧……不过,借韵姐的一句话:这混蛋做得出来啊。 韩果只觉得一阵恶寒,暗呸了一声,果断走进屋内,冷笑道:“不错啊,大变真钱,品德果真够高、够清白。” “小冰棍,来。” 叶凡从一沓钱中抽出一张十块的,递给韩果道:“拿去买糖吧,凡哥赏你的。” 十块钱!?买糖!?凡哥!? 啊呸,可恶,可恶!!! 韩果气得眼角乱跳,怒目喝斥:“谁要你的钱啊,脏死了,居然藏…藏…藏内-裤里,真是恶心。” “谁说我藏内-裤里了?” 叶凡翻了个白眼:“我真心替你的智商着急,这么大一间屋子,这么多地方可以藏,我为什么要藏在内-裤里?” “……” 韩果嘴角抽了抽,是啊,这么多地方可以藏,干吗要藏在内-裤里?没那么傻吧,自己怎么会这样想!? 更刺激韩果的是,叶凡摇头叹气,一副自己笨得无可救药的样子…… 可恶啊,混蛋! 韩果暗骂了一通,脸色冰冷道:“哼,我管你藏在哪,反正我看到钱了,等会我就告诉韵姐,看你怎么得瑟。” “可以啊,但是,你有证据吗,有吗?” “……” “看来是没有了,怎么不先偷偷拍一张照片再钻出来呢,哎,小姑娘做事就是冲动啊。” “……” 韩果两眼发黑,差点一口气不顺晕死过去。 她使劲深呼吸几口气,心里一个劲的安抚自己:韩果,不要跟这混蛋瞎掰道理,那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,平静,平静…… 这道理是沈韵前两天传授给韩果的,现在韩果的体会已越来越深刻了。 怎么办? 如果没有证据,这混蛋到时肯定不会承认,说不定还会倒打一靶,难道就让他这样得瑟过去!? 不甘心啊! 韩果冷着脸盯着叶凡,后者正得意洋洋的数着钱,明明已经数清楚了,却是一遍又一遍的数,那表情,那得瑟劲,分明就是故意气人的。 该死的混蛋! 韩果咬牙切齿暗暗骂了一句,脑海中忽然蹦中一个歪念头,顿时眉头高挑,冷笑道:“几百块钱而已,也就你这穷光蛋捧着当金子,我还没看在眼里。” 说完,满脸不屑的向货架走去,看样子,似乎是准备去拿货架上的床单。 然而,就在路过叶凡身旁时,韩果突然一个饿虎扑食,伸手去抢叶凡手上的钱。 赫,好家伙,原来是想来这一手。 叶凡嘴角噙着坏笑,利落搬着凳子往旁边一挪,正好避过韩果的动作,右脚则是麻利的伸到韩果脚踝处。 我艹,卑鄙啊,居然阴险的使绊脚。 韩果立马中招,脚下一滞,整个人往前扑去,这若是扑下去,绝对是个狗抢屎的动作…… “嘿嘿!” 叶凡一声怪笑,英雄救美了。 他手一伸,抓向韩果的后衣领,本是想着拉住对方的,结果…… “呲!”的一声,后背的衣服被撕下一大块。 尼玛,始料不及啊,好在叶凡反应快,千均一发之际,顺势抠住了某样东西。 瞬间,屋内寂静如死,没有一点声音,两人一前一后保持着奇怪的表情和动作。 韩果身体呈45度倾斜着,眼睛和嘴巴鼓得像铜铃一样大。 叶凡眼睛瞪得浑圆,使劲瞪着韩果裸露在外的光洁如玉般的后背,以及正被自己抠在手里,拉到已经变形的某样东西。 咳咳,这样东西是韩果的内衣带,逗逼了! “放开我,臭混蛋,流氓,快松手。” 韩果恍过神来,惊恐尖叫着,她明显感觉到胸前的峰蛮被内衣勒得好紧好紧,而背后凉嗖嗖的一片…… 叶凡也恍过神来,满脸坏笑把韩果身子拉正,然后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手一松,手中的内衣带当即弹到了韩果背上。 韩果身子一颤,恨不得找面墙撞晕算了。 偏偏身后的叶凡还要死不活的说道:“这么紧绷,会不会影响你发育?” “……” 韩果脸蛋臊红,一半是气成这样,另一半是娇羞所至,她长这么多,从没和异性接触过,而现在,却被一个可恶的男人拉了自己的内衣带,且对方还在讨论“会不会影响发育的问题”…… 不是开玩笑的,真想找面墙撞晕算了。 韩果匆忙跑到货架边,扯了一条床单裹在自己身上,等她做完这一切时,才看到叶凡正满脸坏笑欣赏着他的右手,好似乎他这只手刚才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样。 天啦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! 韩果崩溃了,真想不顾一切冲上去和叶凡拼个你死我活,但终究没有这样做,只因为她再清楚不过了:自己绝对不是这混蛋的对手,整不好等下床单也会被他撕下来,裤子也有可能啊。 对,这混蛋刚才绝对是故意撒自己衣服的。 还有,刚才好像是他绊自己的脚,可耻啊,太可耻了! “叶凡,你这混蛋,你给我记着,总有一天,我会把今天的仇连本带利收回来的。” 韩果咬牙切齿丢下一句话,裹着床单,满脸恼怒出了杂物间。 木办法,既打不过他,又骂不过他,还没他那么无耻,只能忍着满肚子怨恨。 而叶凡好像没听到一般,满脸阳光灿烂晃荡到楼顶去了。 “卑鄙无耻的家伙,怎么不从楼梯上摔下来呢,太没天理了。” 韩果满脸黑线,望着叶凡背影骂了一句,又懊恼看了看自己的装扮,哎,怎么会成这样…… 另一边。 沈韵找到了许雯雯公司:健权保全公司。 没错,许雯雯的公司主要是给客户提供保全服务的,说白一点就是提供私人保镖给客户。 这行当好做吗? 说实在的,真不那么好做,报酬不高,风险大,干得好是应该的,可干得不好,或者稍微出点差错,那立即名声扫地,可以说是一门吃力却并不讨好的行业。 但许雯雯的公司做得有声有色,而且蒸蒸日上,短短几年间,已坐实了西海市第一保全公司的名号。 一个女人能带着一帮大老爷们干出这样一番天地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所以,许雯雯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。 这个道理,西海市有点身份的人都知道。

上一篇   第24章 我是老员工

下一篇   第26章 别来无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