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9.第249章 阳生门惊现 - 最强特种兵王

249.第249章 阳生门惊现

说“战成一团”有些不贴切,准确的说是,三四招过后,局面就已经一边倒了。 只见谢不群一个侧身避开樊离的攻击,随即一个箭步,强形切到樊离身前,一拳轰在樊离胸口。 樊离当即踉跄跌坐在地上。 谢不群箭步跟进,势大力沉一脚横扫。 “砰!” 腿面抽在樊离脸蛋上。 樊离一口鲜血喷出,倒在地上人事不省。 全场刹那一片寂静,均是满脸惊讶,都没有料到谢不群下手这么狠。 切磋而已,又不是杀父夺妻之恨,至于这样抽人家脑袋吗!? 而谢不群还要嘲讽道:“就这点三脚猫功夫,还好意思上场,丢人现眼。” 艹!这笔样! 大伙对他的感观又恶劣了几分! 樊离随即被他家族的人抬了下去,场间又只剩谢不群一个人。 如先前一样,全场又安静了,没有人上场。 最后,太岁阁的领队邱百岁怪笑道:“不群,你把他们都吓着了,这多不合适啊,来,先下来休息一会儿,把场地让给他们玩一玩。” 谢不群依言下了场。 叶凡望着这场面,真的很无语。 说实在的,他都怀疑四周的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习武的,怎么一点血性都没有,怎么能容忍太岁阁这样羞辱!? 不就是打一架吗,输了就输了呗,总比这样窝囊好吧。 特别是对于真龙阁,叶凡大失所望,不禁有些怀疑孙翼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些事是不是真的,说什么真龙阁是秉承了武道精神,以强身健体、弘扬武道为信念,肩负着打压和铲除太岁阁的重要责任…… 现在,太岁阁都嚣张到眼皮子底下了,而真龙阁一点表示都没有,这哪像打压和铲除!? 未免太可笑了吧! 下意识的,叶凡看向身侧的孙翼。 孙翼眼角跳着,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难为情解释道:“这次是钱使者带队,我也没办法,他应该有自己的考虑,叶兄弟稍安勿燥。” “考虑个毛线啊,太岁阁都在你们头上撒尿了,还考虑,等会就要拉屎了。” “……” 无相大师又上场了,为了缓解气氛,他特意点名了两个家族,让其子弟上场切磋。 那两个家族倒是配合,只是,明显已经变了味。 四场切磋完后,轮到实力比较强劲的静心观派人出场了。 上场的是一个年轻道士,长得白白净净,有几分书生气息,假以时日,想必能修出一身道骨仙风。 这时,真龙阁终于让莫默出场了。 因孙翼昨天提到了莫默的缘故,叶凡不禁多看了他几眼。 莫默,约二十三、四岁,身板比较结实,五官端正,整个看上去中规中矩,换言之,就是丢到人群中,很难找出来的那种类型。 长相和气质虽然普通,但一身功夫很扎实,拳路有板有眼,进攻不急不躁,防守厚重稳固,属于那种攻守比较平衡的武者。 这样类型的武者,最适合打持久战和攻击战。 随即,他和那年轻道士的切磋就印证了这点,在莫默步步为营的进攻下,道士败北。 等道士下场后,大伙齐齐看向谢不群。 最后的较-量了! 也不能说是最后的较-量,像梵音寺就没有派人下场,但不是这次才这样,像以往举办的风云会中,参会的寺庙都站在切磋的圈子之外,从没有派人参加过。 在大伙的注视下,谢不群站起身来,就要下场。 然而,这个时候,另一人先谢不群一步踏进场间。 这是什么情况!? 大伙全是满脸疑惑。 一是因为,大伙都不认识这个上场的年轻人,。 二是因为,他貌似是代表那个新加入进来的门派出场的。 这个新加入进来的门派叫:阳生门,是第一次参加风云会。 因大伙都没听过这个门派,加上他们只来了两个人,所以大伙都没把这个门派当一回事,而现在,他们竟然派人上场了…… 想干吗? 上场的年轻人差不多二十七八岁,身形比较魁梧,气质和眼神都显得有些阴沉。 他已走到场间,微一抱拳,沉声道:“阳生门,陈大伟,得罪了。” 莫默抱拳回礼:“请赐教。” 本已站起身的谢不群只好又坐下,很是不喜的碎骂道:“什么破事,一个个跑上去丢人显眼,有完没完。” 现在没有人理他,注意力全在场间。 招呼打过后,莫默和这个叫陈大伟的人战成一团。 起先,大伙都以为莫默会摆平陈大伟,结果,越看越是惊讶。 只因为,双方交手十多招后,陈大伟的攻击速度越来越快,攻势也越来越猛烈。 在他这种进攻下,莫默竟是手忙脚乱,已呈现出支撑不住的趋势。 怎么会这样!?莫默可是真龙阁的人啊…… 说白一点,也就是这两年中,真龙阁召到的最为优秀的后起之秀。 难道堂堂真龙阁的后起之秀要败在名不见经传的阳生门门徒手上吗? 真心有些无法接受,可事实却是如此残酷。 三分钟左右时,莫默溃盘了,先被对方轰中一拳,接着,陈大伟欺近,再一拳轰在莫默的脸颊上。 莫默不支倒地。 陈大伟欲追击时,场边陡然一声冷喝:“大伟!” 陈大伟当即止步,停止了攻击。 大伙下意识的看向冷喝的人,是另一个阳生门的人,约四十来岁,身形显得有点峭瘦,马脸,脸色冰冷得像凝固一般,眼神生冷得不带一丝感情。 虽然好奇这人的种种,但大伙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场间:莫默败了,真龙阁带来的后起之秀败了! 如果莫默是败在谢不群手里,大伙不会觉得很意外,毕竟关于谢不群实力变态的信息早已传开了,而且,真龙阁和太岁阁之间的较量,向来是输赢各半,谁输或谁赢都挺正常。 但现在是败在了一个从没听过名字的人手上,这就是大事件了。 说得直白一点,就是真龙阁的脸被人打了。 所以,带队钱使者的脸色,现在难看得一踏糊涂,他身旁几个真龙阁的人,则是满脸僵硬的严肃,好似乎被人戴了绿帽子一般。 孙翼的脸色也不好看,还夹杂着一抹难以置信。 叶凡的脸色也很复杂,他望着场中的陈大伟,眼神中充斥着茫然和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