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6.第246章 慕容传的幸福生活 - 最强特种兵王

246.第246章 慕容传的幸福生活

镜中的脸蛋满是褶皱,初一看,就像一块树皮一样,且颜色暗黑,还有密密麻麻的黑斑。 明月真被这样子吓着了。 她连忙拿起衣服一看,我的天啦,身上的皮肤松松胯胯的像一块用了几十年的旧抹布,原来还算傲挺的胸前现在是干瘪腊黄的像两只发霉的芒果。 别说别人了,就是她自己看着都恶心。 怎么会这样? 怎么衰老得这么快? 难道以后自己就是这个样子吗? 明月身心一下子被无边无际的恐惧吞噬掉。 殊不知,这一阵子,她和慕容传沉溺于之中,以至于把吸阳补阴的事丢到了一边,导致精元日渐亏损,而刚才被修炼深厚的师叔一榨取,整个精元立即像泄洪一般流走了。 所以,一个小时不到,整个人以可怕的速度衰老,哪怕是驻颜丸也无法阻挡其衰老的脚步。 明月正深陷在恐惧当中时,忽然响起敲门声。 她如惊弓之鸟一般弹起来,紧张问道:“谁?” “师傅,是我,可以进来吗?”门外传来慕容传的声音。 明月眼神闪烁了几下,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,当即镇定心绪,沉声说道:“进来吧!” 慕容传推开门走进来,有意锁上门后,温柔呼唤道:“小月月,有没有想我?” 这渣渣,又来了。 明月转过身来。 “咚咚咚咚!” 慕容传看清明月的模样时,吓得连退了好几步。 哈哈,始料不及啊! “你…你…你是谁?”他惊恐问道。 “难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。”明月眼神冷厉说道。 “……你是师傅!?” 慕容传眼角、嘴角和脸皮一顿抽搐,一万个不相信啊,可声音分明就是明月的声音,穿的衣服也是,眼神也是明月的眼神,但怎么老成这个样子,怎么丑成了这个样子!? 明月直接朝慕容传走过去,吓得慕容传连连后退,直接被逼到了门角落里。 “师…师傅,我出去帮你洗点水果。”慕容传结结巴巴说道。 “怎么改口叫师傅了,不是小月月了吗,难道你嫌我样子不好看?” 这还用问吗,简直是丑得让人绝望,连汗毛都吓起来了。 当然,慕容传不可能把这些心里话说出来。 他拼命挤着笑道:“师傅……” “哼!”明月冷冷哼了一声。 慕容传不得不改口,艰难说道:“小月月还是一样有魅力。” 尼玛,亏这家伙说得出这种话,真心要勇气啊。 “那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我吗?” “……喜欢。” “嗯,没枉费我这么疼爱你。” 明月贴上来,身子在慕容传身上磨蹭,鼻子里轻轻喷出吟声。 尼玛,以前这声音无比诱人,但现在…… 慕容传望着眼前这张又老又丑的脸,胃部情不自禁的一阵翻腾,最终,喉咙一滚,胃里的东西呕到了嘴巴里。 不过,真要佩服这渣渣,竟然又强行吞回了肚子里。 人才啊! 木办法,如果真呕吐出来,指不定明月就是一记杀手,为了保住自己这条命,只能往肚子里吞。 下一分钟,明月来了兴趣,示意慕容传干活。 娘咧,慕容传的家伙吓得都缩进肚子里了,哪会有反应,而明月的眼神越来越冰冷刺骨…… 慕容传心知再这样下去的话,那很有可能小命都会没了。 急啊! 急得汗珠如豆浆一样往外冒! 但身下的家伙硬是不肯配合。 明月倒是蛮有耐心,给了慕容传足够的时间折腾。 终于,百般折腾下,行了。 接下来…… 整个过程中,慕容传不知呕了好多次,但全被他吞进了肚子里。 估计他到死都会记得这一天。 慕容传原以为完事就可以解脱了,哪知道整个下午加整个晚上,明月都没让他离开书房一步。 但第二天傍晚时,慕容传终于扶着墙走出来了,只见他两条腿不停的哆嗦着,脸色则是腊黄一片,整个脸蛋明显都瘦了一圈。 而明月是带着面纱出来的,虽然依然满脸皱纹,但相比起昨天来,已不知好了多少。 无疑,她把慕容传当作了补品,拼命的从他身上吸引精元。 可怜的慕容传啊,本来躲到静心观是想过安逸日子的,结果,转眼间,就过上了炼狱般的生活。 这不止是折磨身体,更是一遍又一遍的折磨着他的内心。 许多时候,他甚至想一刀子捅了明月,但他又没有这个胆子,也没有这个实力。 而且,慕容传惊骇发现,自己的修为正在减弱。 他本来就心思活泛,细细一想就猜到了八、九成,顿时如坠冰窖,越想越是惊恐害怕。 怪不得他惊恐害怕,因为照这种节奏下去,用不了多久,他完全会被明月榨干去。 怎么办? 他想到了逃走,可明月根本不给他机会,让他时时刻刻跟在身边,白天还好点,一到晚上,明月就没有止尽的索取。 一晚下来,慕容传走路都要扶墙,真心是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突然感觉自己成了一头种猪一样,正没完没了供明月享用,他有时候甚至在想:自己最后会不会死在明月身上…… 那真会载入史册啊,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太婆,真是造孽啊!!! …… …… 叶凡离开静心观以后,载着肖夜回到了市里。 肖夜提前下了车,继续潜伏在暗处。 叶凡去了工地,目的是去看望丁娅。 当看到丁娅红肿的脸蛋和裂开的嘴角时,叶凡心里不禁有些愧疚,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倒是丁娅聪慧,浅笑说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要放在心上。” “谢谢嫂子!” “说谢谢就见外了,我只怕我自己做得不够好。” 顿了顿,丁娅又说道:“不过,我觉得最好是让沈韵和果果避一下风头,毕竟那些人已想着朝她俩下手了,难保他们不会再次动手。” “嗯,我等会和韵姐说说这事。” 离开工地以后,叶凡和沈韵、韩果见了面。 两人了解到事情的始末以后,气愤不已。 “怎么这些人都是这个德性,这么大的一个家族,动不动就对女人下手,真心是丢人。”沈韵愤恨说道。 “是因为他们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,所以丢不起脸面,才会不择手段做出各种见不得人的事。”韩果精辟说道。 这话很有道理,一针见血。 随后,叶凡让沈韵和韩果避一下风头,暂时不要去工地。 他其实不想这样委屈沈韵和韩果,但为了两人的安全着想,不得不小心为上。 沈韵答应了,想了想后,说道:“那我干脆去家具厂家看一看,果果和我一起去,还有雯雯。” “嗯,可以。” 于是,沈韵当即给许雯雯打电话,约定了明天出发。 叶凡回到家里时,把今天去静心观的事和蓝蕊说了一遍。 蓝蕊听到明月在打听自己的下落时,已猜到了七八成,当即古怪笑道:“慕容传最近肯定要遭罪了。”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 蓝蕊解释了一翻。 听完了,叶凡笑歪了嘴:“既然这样,那我最近不要打扰他的幸福生活了,让他好好的享受个够,哈哈哈哈。” 慕容传若是听到了这话,不知道会作何感想。 次日,叶凡送沈韵、韩果和许雯雯去了高铁站。 回来的路上,接到了孙翼的电话,让叶凡去他家坐坐。 叶凡猜测孙翼肯定是有事要和自己说。 果真,见面聊了几句后,孙翼浅笑问道:“叶兄弟,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凑一次热闹?” “什么热闹?” “明天,四年一次的“风云会”在梵音寺举办,都是武道江湖上的各路精英,大场面。” 叶凡两眼一亮,毫不犹豫道:“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