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3.第243章 到底行不行 - 最强特种兵王

243.第243章 到底行不行

“啊” 慕容白鹤试探虚实的左拳才到半路,便被格斗棍抽实。 他一声惨叫,左手如触电般缩了回去,下意识的想后退……亲,你已经没机会了。 叶凡一闪身,贴近慕容白鹤,早已急不可耐的格斗棍朝着慕容白鹤肩头就是一下。 “嘭!” “啊”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! 慕容白鹤感觉整个肩骨都碎了,痛得他眼泪水直飞。 与心中的恐惧比起来,这疼痛似乎算不上事了,比如此刻,慕容白鹤三魂七魄都吓飞了,一万个没想到才一照面就被对方收拾了。 他根本搞不清是怎么回事,只有种强烈的感觉,自己跟叶凡玩,就像小孩跟大人打架一般,毫无还手之力,纯粹是送给对方打。 他这时才明白:为什么儿子当初不肯出警局,为什么儿子一提到叶凡满脸惧色。 原来他玛的这么利害、这么恐怖啊! 当下,他尖叫求救道:“观主,快救我!” 救你个毛线啊! 叶凡已闪到他身侧,直接一脚把他踢飞。 然后,如影随形般跟上,两手格斗棍照着地上的慕容白鹤一顿猛抽。 “啊” “哎哟” “别打了” “啊啊” “救我啊” 慕容白鹤抱着头在地上乱滚。 叶凡抽了十几棍后,歇了一口气,然后又开始猛抽。 又狠狠抽了十几棍以后,叶凡停手了。 他蹲下身来,用格斗棍敲着慕容白鹤鼻青脸肿的脸蛋道:“刚刚不是叫嚷着让我打你吗,怎么样,满足了没有,爽不爽?” 慕容白鹤翻着白眼,满脸痛苦的呻-吟道:“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……救命……” “看来还没爽够,好,那我再辛苦一点。” 叶凡起身,又抡起格斗棍一顿猛抽…… 旁观的明月、太虚等四人,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完全被叶凡的这股狠辣刺激到了。 而慕容传则是冷汗直冒,心疼老爹的同时,又暗骂老爹好蠢,这么多高手在场,你逞什么能耐啊,挨打了吧!!! 当然,他更庆幸自己没有露面,至于救老爹的想法,呵,从没这样想过。 慕容白鹤终于被乱棍打晕了,蜷成一团缩在地上……估计他下次见到叶凡时,肯定也会像慕容传一样躲起来。 叶凡呼了一口气,调整呼吸,看向明月。 明月早就等得不耐烦了,忙问道:“蓝蕊在哪里?” “不急,等我收拾完欧阳永泰再告诉你。” “……” 明月脸色一冷,先前叶凡说了:收拾完慕容白鹤就告诉自己,现在又扯出欧阳永泰,逗自己玩吗!? 她正要说话时,欧阳永泰已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见过狂妄的,但从没见过你这么狂的,好,我就陪你玩玩,看看你到底要怎么样收拾我。” 说完,大步朝叶凡走来。 赫,气热磅礴,有如大将上阵。 叶凡嘴角微微翘了翘,手持格斗棍朝对方走去。 他才不怕欧阳永泰,虽然对方的修为比自己高,但打架可是门技术活,并不是光有力量就可以胜的。 这就如水牛和狮子一样,论力量,狮子肯定敌不过水牛,可水牛干得过狮子吗? 爆发力,敏捷度,反应弧,预判,以及战斗经验,才是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,力量,只有在硬碰硬时才能体现出完美的优势。 而叶凡在爆发力、敏捷度、反应孤和预判方面,绝对是个恐怖级的怪物。 至于战斗经验……这货在师门的时候,一天不找辛无畏和大师兄打三次架,就浑身难受,整得后来辛无畏一见着他,立即抬脚就跑。 大师兄口袋里则是时刻准备着烟和叶凡喜欢吃的零食,往往是赶在叶凡挑衅前,上烟,上零食…… 弄得叶凡只好到外面的武馆去找人打架,常常是鼻青脸肿的回来,但第二天天一亮,他又精神劲十足的出门了,三个月不到,许多武馆都活怕了这祖宗。 最开始当然不是这种情形,起先,叶凡到武馆去挑衅时,武馆的人立即把他收拾了一顿,本以为他长记性了,但第二天又来了,接着第三天,第四天…… 有一次,有个副馆长毛了,下重手打得叶凡吐了血,以为叶凡这下总该长记性了吧,哪知,一个小时不到,叶凡带着辛无畏和大师兄回来了。 二话不说,三师兄弟像蛮牛一样扑上来,生生把那副馆长打得直吐白沫…… 那副馆长醒来后,火冒三丈,誓要拆了三师兄弟,但馆长却是慌慌张张的找到他,满脸惊恐的和他说道:“千万不要胡来,我刚打听到了,那三个小祖宗是孟大先生的徒弟。” 孟大先生!!! 副馆长吓得两腿一软,差点跌坐在地上。 试问省城武道上的人,谁不识孟大先生!? 所以说,这货的战斗经验丰富得不要不要的,一半是靠悟性,另一半是挨打挨出来的经难。 回到现场。 叶凡和欧阳永泰的距离近了。 两米时,欧阳永泰动了,身形一闪,疾如烈马,逼近叶凡。 叶凡同时也动了,右手格斗棍挽手一抡,抽向欧阳永泰的下巴。 “呵,太慢了!” 欧阳永泰一声讥笑,脚下错步,身子微侧,躲开棍击。 同时,枯干的老手如鹰爪般抓向叶凡的右手腕。 叶凡似乎早料到了他这一手,变招,手腕翻转,格斗棍抽向欧阳永泰的爪子。 “呵,还是太慢了,你这样怎么能收拾我。” 欧阳永泰云淡风轻的化开了叶凡的攻势,身形又逼近了叶凡了一些。 看他这样子,似乎是在逗弄叶凡玩一般。 好心情啊! 然而,下一秒,他脸色巨变。 只因为,叶凡身体突然扭出一个诡异的孤度,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闪身到了他的左侧,一棍抽了过来…… 欧阳永泰惊出一身冷汗,忙闪避,但身影才动,叶凡另一棍又抽来了,正好封在他躲闪的路线上。 避无可避! 没办法! 欧阳永泰一声暴吼,小臂搁挡,硬生生扛了一棍。 尼玛的,痛啊! 手臂再硬,也硬不过棍子啊。 况且,这种格斗棍都是用铁桦树做的,子弹打在这种树上,就像打在钢板上一样,可想而知其坚硬度。 欧阳永泰痛得直嗖冷气,怒火也一下子熊熊燃烧起来,正要暴力反击时,哪知另一棍又接踵而来。 更可气的是,欧阳永泰看到,叶凡另一只手上的格斗棍正在自己想躲闪的方向上等着,这是等着自己往棍子上撞啊。 “砰!” 欧阳永泰又用小臂扛了一棍。 “嗖!” 痛得他冷汗直冒。 下一棍又来了! 我艹,难道还要我这把老骨头硬扛一棍!? 欧阳永泰心里臭骂了一声,拼尽吃奶的力气,强形退出两米。 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了,可情况残酷得让他想骂娘。 因为叶凡如一块牛皮糖一样粘在他身侧,又是一棍抽过来。 好吧,再扛一下。 欧阳永泰憋屈的用小臂搁挡。 “砰!” “嗖嗖!”欧阳永泰痛得身子直哆嗦。 正惊惧着叶凡下一棍会从哪个方向来时,叶凡却收住攻势。 只见他晃着手中格斗棍道:“太慢了,真心太慢了,哎,三棍了,欧阳永泰,你到底行不行,反应速度能不能再快点。” “……” 太慢了吗!? 这不是自己先前云淡风轻说的话吗!?结果挨了三棍了,而自己连他衣角都没碰到…… 欧阳永泰一张老脸瞬间涨得通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