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3.第233章 你当你是谁 - 最强特种兵王

233.第233章 你当你是谁

抢药,猎枪…… 叶凡目光一凛,立即问道:“你三个同伴呢?” “被那五个人抓住了。” “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?” “不知道,这些年里,经常有抢药材的,不过,有几个肯定不是我们国家的人,说的好像是……岛国话。” 尼玛的,岛国鬼子跑到我华夏国来抢药,还开枪,当这是游乐场吗,艹你大爷的! 叶凡本是就是军人,哪能容得下这种事,怒火顿时如山洪般爆发。 根本不带犹豫的,他当即撒开脚丫子朝峡谷内跑去,边跑边交待道:“蓝蕊,你在这里等着,等我杀了那些鬼子再来找你。” “……” 蓝蕊和那个采药人愣在当场,他这是准备一个人去收拾五个人吗,对方有枪啊…… 蓝蕊不放心,提脚追过去,但才跑出几步,叶凡就头也不回的喝道:“别跟过来,呆在那里。” 蓝蕊只好止步,干望着叶凡消失在视线中。 叶凡一口气跑了一分多钟,终于看到了峡道的出口,已隐约听见人声和嬉笑声…… 他放慢速度,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口子上,微微探头一望,当即把谷内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。 只见三十多米外一块空地上,五个人团团围住三个人。 这三个人正是前两天见到的采药人,其中一个横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清楚可见大腿处和胸口一片血渍,应该是死了。 另两个采药人屈膝趴在地上,正扯开嗓子学着狗吠…… 而四周的五个人中,叶凡见过三个,正是前些天在林中碰到的那个华夏人和两个岛国人。 另两个没见过,但从他们生硬的华夏语中可以辩出,也是岛国人。 此刻,四个岛国人满脸嬉笑和嘲讽,时不时用生硬的华夏语命令道: “摇下屁股,叫主人。” “真像条狗,可惜忘了带条链子来,不然,我要牵着他们溜几圈。” “哈哈,松野大郎,都说狗喜欢,要不要试一试。” “好,佐木群这主意不错,我正想排点东西出来,刚好喂喂他们。” 说完,那个叫松野大郎的岛国人取下行囊包,解开裤带,扒下裤子,蹲在当场拉起来。 变态! 艹你大爷的! 叶凡两眼要喷出火来,两拳捏得咯咯生响。 如果是华夏人这样戏弄华夏人,叶凡绝不会这么愤恨,但四个是岛国人,这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,因为这涉及到民族的尊严,绝不能忍! 而且,华夏国与岛国本来就有旧仇,两国民众一直以来都对对方有成见,甚至说仇恨,旧恨还末消,岂能让这群鬼子再凌辱同胞。 叶凡心中的怒火已经炸开,铺天盖地的烧进了他的每一个毛细血孔中。 他恨不得立即扑过去生撕了五个人,但又不得不生生忍住。 其中一个原因是,他刚才是急速跑过来的,已属剧烈运动了,虽然只花了一分多钟,但代表着他余下剧烈运动的时间只有三分多钟。 所以,他必须尽快的平静心跳,尽快的让血液流动的速度恢复正常,这样,等会他就可以多一分多钟的运动时间。 另一个不得不正视的问题是,四个岛国人中,有两个人手中有短管猎枪,就是叶凡没见过的那两个岛国人。 其中一人手中拿着猎枪,正瞄着趴在地上的两个采药人。 另一个人就是扒下裤子拉翔的那个,猎枪就放在他身旁的地上。 依叶凡目测,两个人手中的猎枪应该是七连发散弹枪,多半用于狩猎,特点是着弹面积大,杀伤力强,缺点是射程较短、噪声大。 约三十二米的距离,差不多要四秒,必须先引开他们的注意力…… 叶凡一边计算着行动方案,一边努力调整呼吸。 5秒,10秒…… 到15秒时,叶凡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,退两步,一个急冲,扬手抛出手中的石块。 石头脱手飞出,高高飞起,从那一堆人头顶的高空飞过,落在十几米外。 “砰!” 石头掉在地上! 这声音当即刺激得那四个岛国人和华夏人身子一惊,下意识的望向石头落地的方向。 叶凡见五人的视线都转移了,立即如猎豹般扑了出去。 10米,20米,25米时,五个人的视线先后扫回来了。 当他们看到疯狂扑过来的叶凡时,身心齐齐一震,特别是看到叶凡凶恶得有些狰狞的脸色时,更是大惊。 拿枪的松野二郎下意识的端起枪口,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。 但叶凡看到他躯体动作时,已提前变向,身子一个急速“之”字折射。 “砰!” 枪响。 叶凡同时跃起,如老鹰扑兔,两腿半屈,落在满脸骇然的松野二朗肩头。 叶凡两腿夹着对方的脑袋,突然一拧。 “咔嚓!” 松野二郎当场丧命,身体直直倒在地上。 叶凡弯腰抄起对方手中的猎枪,顺势一个地滚,站起身来。 说起来慢,但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,以于其他四人还没得及做出反应。 现在,他们反应过来了,想有所动作,但叶凡的已端着枪面对他们。 意识到躺地上的松野二郎已经死了以后,四个人脸色瞬间煞白一片,身心一下子被无边无际的恐惧吞噬!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他们心中的震骇与惊恐,因为四人都亲眼所见叶凡避开了枪击,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手段收割走了松野二郎的性命。 叶凡一步一步走到两个采药人身边,冰冷问道:“是谁开枪打的你同伴?” “他!” 采药人指着仍保持着拉翔姿势的松野大郎。 咳咳,也不知道他的翔有没有吓回肚子里去。 叶凡直接走到对方面前,松口顶在了他的额头上:“说吧,遗言!” 对方身子一颤,随即色厉内荏叫道:“滚开,华夏狗……” “砰!” 话没说完,叶凡已扣下板机,散弹直接把他额头以上打爆了。 对方仰面倒下,刚好躺在自己拉的翔上。 死不瞑目,脸色和眼神中全是难以置信和震骇,似乎没有料到叶凡真的会开枪。 咋那么蠢呢,你弟弟松野二郎就直挺挺的死在那里,难道会不敢杀你吗,你当你是谁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