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8章 我们见过吗(大结局,下)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248章 我们见过吗(大结局,下)

对于小孩子来说,头发白了的便是爷爷,而叶凡满头白发,完全符合这点。 教室内正和一个学生交谈的许雯雯听到了,没有多想,马上走了出来,当走出教室门,当看到叶凡时,顿时僵在了原地。 多么熟悉的面孔啊,岁岁年年里,每一天脑海中都会浮现这张脸蛋,不但没有随着岁月而消散,反而越来越记忆深刻。 倔强的她,曾很多时候强迫自己去忘掉这个男人,但,忘不掉,忘不掉他邪气的笑容,忘不掉他刻意和自己保持的距离,忘不掉沈韵曾对她说的话:你要学会从心里去爱一个人…… 现在,他出现了,就在眼前几米,岁月已让他成熟,经历已让他的眼睛更加深遂,脸上的那道醒眼的伤疤,仿佛是一道为他定做的印记,不但没有丑陋,反而让他浑身充斥着一股野性的男人气息,以及一股无法抗拒的威压。 他来了,满头白发…… 忽然间,许雯雯流泪了,是什么让他的满头青丝变成了满头白发!? 这一刻,许雯雯心痛得在抽搐。 这一刻,她才明白,她在潜意识时里,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男人,一辈子的男人。 叶凡淡淡笑了,打招呼道: “雯姐,好久不见。” 寂静! 最后是刚才那个调皮的男孩打破沉默,满口惊讶道: “啊,这爷爷叫许老师姐姐。” “……” 听到这话,叶凡和许雯雯均是哭笑不得。 随即,许雯雯驱散了好奇的学生们,这才双手抱胸,眯着眼睛道: “这位老爷爷,我们见过面吗?” 挑衅,无比俏娇的表情,仿佛又看到了以前的那个小妖精。 叶凡淡笑回应: “没关系,就算是第一次见面,那也没关系,反正,我叶凡要的女人,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把她抓回来。” 说完这话,叶凡抬脚朝许雯雯走去。 许雯雯意识到叶凡要下手了,忙后退,嘴中喊道: “等等。” 没用! 下一秒,叶凡出现在她的身边,直接拦腰抱在怀中,邪笑看着许雯雯道: “美女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 “……” 那些一直偷瞄着这边的学生们,顿时啊大了嘴巴,仿佛看到了鬼怪一般。 至于许雯雯,脸蛋已经红得像猴屁+股一样,有心想与叶凡斗一斗,但那么多学生看着,实在是…… “快放我下来,不要在这里耍流-氓,他们都看着呢。” “那要在哪里才能耍流-氓?” “……” 叶凡没有放下许雯雯,抱着她便往外走,起先许雯雯还挣扎,到后面时认了,反而从来没有感觉如此幸福过,索性把头靠在了叶凡胸口…… 许久以后,她才说道: “我现在还不能走,这里就两个老师,他们需要我。” “我知道。” “那你现在……?” “就想抱一下你,然后,你带我到四周转转,告诉我你在哪个地方发呆过,告诉我你在哪个地方沮丧过,告诉我你在哪个地方偷偷想过我。” “切,我才没有想你。” “但我经常想起你。” “……流-氓。” 嘴上骂着,但脸上的笑容已如鲜花般绽放。 随后的时间里,许雯雯带着叶凡把周围的几个山顶都转了一个遍,她像个导游一样,言真意切的介绍着周围的美景,更多的,是讲述着四周村民和那些小孩的故事。 叶凡认真听着,他已知道:许雯雯改变了,或许个性还会那么要强,但她的内心,已经长出一颗仁爱的大树。 她,已经懂得了如何从内心去爱一个人! 直到天色黄昏的时候,许雯雯才带着叶凡往回走,刚好路上碰到了一个村民,对方获知叶凡是许老师的朋友以后,连忙拽着叶凡和许雯雯去他家吃饭。 晚饭上,村民拿出了自家所有好吃的食物,摆了满满一座,还特意到朋友家里买来了一瓶好酒。 其实,只是很普通的酒,但对于这些村民来说,已经很不错了。 热情款待,生怕怠慢了叶凡。 吃饭喝酒期间,对许雯雯的赞美和感谢的话不绝于口。 许雯雯有点难为情,但叶凡真心替她高兴。 一直呆到九点多,叶凡和许雯雯才离开村民家,半路上,许雯雯忽然拿着叶凡的手,神秘说道: “走,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。” “什么好地方?”叶凡顺口问道。 “先不告诉你,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 在许雯雯的带领下,两人钻进了森林中,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 是一处瀑布边,三十多米高的瀑布从悬壁落下,仿佛银河倾泄而来的月光,水流落在下面的水潭中,奏出清脆好听的自然乐章。 十分幽静,四周弥漫着清凉之意,对于那些见惯了城市喧哗的人来说,确实是静心的好地方。 “你转过身去。” 许雯雯扳着叶凡身体,让他背对水潭,不知她要干什么。 短暂寂静后,叶凡听到了水花声,应该是许雯雯下水了,过了一会儿,听到许雯雯的声音: “好了,可以转过来了。” 叶凡转过身,当即怔住。 只因为,许雯雯不着一物,站在水潭之中,水面没到脚踝,月光披在她身上,曼妙完美的身材像一颗珍珠一般。 她脸色绯红,却是倔强的盯着叶凡,有些紧张说道: “发现这个地方以后,我就曾对自己说过,如果你来找我,我要在这里把自己给你,现在,你可以耍流-氓了,拿出你的本事来吧,征-服-我!” 此前此景,岂能无动于衷?除非不是个男人。 叶凡当然是个男人,而且是许雯雯钟爱的男人。 两人在水潭中相拥,火热纠缠,彼此倾诉着那份被压抑了几年的感情。 云停雨歇以后,才原路返回,到了许雯雯宿舍,再次别开生面,贫瘠的学校里,荡起这世界最销+魂的旖旎之音。 往后一个月,叶凡一直在学校陪着许雯雯,直到一个月后,来了一个教师团队和当地省、市、县的一把手,以及教育部门的领导,还有三个全国数一数二的房地产老板。 原本困拢邻近几村的问题,全部都在一夜解决,就在第二天,一展巨大的开发拉开了序幕。 也在这一天,叶凡带着许雯雯离开了她呆了几年的地方,走的时候,学生们和村民们送了几里路,特别是那些孩子们,个个哭得像个泪人一样,但对于他们来说,前景只好更加美好! 《全书完!》 《终于,全书完结了! 敲下“全书完”这三个字的时候,心中百般难受,实际上,从准备完结的时候起,心中就一直难受着,直到今天,估计还会要持续很多天才能适应。 这种难受,不止是因为把写了两年多的书完结了,还因为,有许多读者一路跟随着到了今天,这中间,想必有些人已经从初中毕业,从高中毕业,从大学毕业,或者从入伍到退伍,或者职位已经晋升等等。 是你们,一路陪我走来,其中有很多骂我的,催更的,也有很多站出来为我说话的,还有更多从不做声的,默默看书,默默投推荐票,默默支持…… 无论你们是属于其中的哪一种,都不可否定:一路陪着老羊走到了今天,哪怕我们从没见过面,但,真心难得,毕竟是两年多,就算是相爱的人,只怕也不是天天相见,天天陪伴。 感慨,感激,也感动,千言万语似乎也无法道尽这其中的情绪! 在此,我诚挚的谢谢你们,谢谢你们的点滴,也要谢谢公司给的平台,更要谢谢我主编和编辑的包容和支持,还要谢谢父母的理解。 同样,写书的两年多里,我也经历了种种无法道出的情绪,曾经想着放弃过,曾经在卡文面前彻夜失眠过,曾经被身周人的不理解和白眼深深打击过,但终是坚持下来了,回头再看过去的困难,原来只要跨过去了,便没什么好值得矫情的。 人生何尝不是如此! 对于本书,我其实还有很多遗憾和不满,其一是:因为第一次写这么长的缘故,对故事的布局和走向缺乏经验,导致后期有些失去掌握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 其二是,人物还没有达到我想要的血肉,我想写让人记忆更深刻的主角、配角,不管是痛也好,还是快乐也好。 其三是,我本身是个退伍军人,很想写军队的生活,但本书涉及很少。 其四是,更新的质量,特别是后期,简直是个渣,怪不得你们骂我。 这些缺点,我其实都知道,但总耐能力有限,经验不够,留下遗憾。 下一本书,我绝对要做得更好。 关于下一本书,老羊已构思了很久,希望能弥补这本书中的遗憾。 再见了,朋友们,朋友们,下本书中的江湖和战场再见。再次在此谢谢你们,谢谢!》 …… …… 下面是新书的两个章节,全新的故事,全新的血肉,我发在这里,供大家欣赏,有喜欢的,可以搜索《兵王为尊》,加入收藏,继续陪老羊走一程,战一程,不喜欢的,老羊再次道歉。 另外说一句,新书在五十多万字之前是免费的,后期还是会收费,当然,如果是后期跟进的读者,等新书上架以后,收费不会是从五十万字开始,在此说明一下,下面是新书两章。 第1章警察在蹲你 苏河市,晚十一点,本就冷清陈旧的街道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,路边枯黄的灯光像是随时都会寿终圆寂一般,乏力的照在黄满贯的身上。 黄满贯刚从酒吧出来,已经有五分醉意,这感觉刚刚好,连走路都像踩在云端上一般。 但还有感觉更好的,就是刚才在酒吧的时候,他有意叫了那个年轻的女服务员过来收拾桌子,趁着对方弯腰抹桌面的时候,他的爪子突然从对方的衣领口伸进去,狠狠的握着她胸前那团柔软揉捏了一把。 现在回想起那饱满的手感,仍是浑身发热。 “他玛的,老子盯了你好久了,迟早要办了你。” 黄满贯淫笑闻了闻右手,仿佛闻到了阵阵处子特有的香味…… 他自称“老子”,其实年龄并不大,才十八岁,按法定年龄来算,刚好成年,只是,这动乱的世界和他的经历,让他满身充斥着一股粗鄙之气,说白点,就是一个小流氓。 再走出十多米后,黄满贯忽然停步,看向右手边的一条小巷子,认真听了听,确定巷尾有隐隐约约的声音,透着一股不寻常的味道。 好奇心驱使之下,黄满贯压着脚步声朝巷尾摸去,到了巷尾,他紧贴着墙壁,微微探头,看到七八个人围成一团,正群殴一个佝在地上,抱着头、缩成一团的人。 这七八个人,年龄跟黄满贯相仿,而且,黄满贯都认识,不是一路人,特别是块头最大的那个,叫羊小苟,外号苟哥,正是跟他争地盘的死对头。 说白了,也是一群小混子。 至于那个被打的人,因为抱着头,加上满脸是血,看不清是谁。 就在这时候,羊小苟示意其他几个跟班收手,接着,一步上前,抠住地上那人的衣领口,提起来以后,压着嗓音凶恶说道: “叫啊,怎么不叫了,看看谁会来救你。” “苟哥,我错了,我不叫了,求你别打了,放过我吧。” “你说不打就不打吗,你当自已是谁啊。” 羊小苟提起拳头,照着对方脸门就是一拳。 “啊” 对方惨叫了一声,估计是想到了越叫越会挨打,所以,惨叫声半途吞回了肚子里。 接着,他哭着嗓子说道: “苟哥,我只是满贯哥身边的一个小喽,真没有干过对不起你的事。” 听到自己的名字,黄满贯浑身一激灵,酒意全醒了,难道被打的这人是自己的小弟吗? 一时真想不起是谁的声音,加上羊小苟背对着这边,刚好挡住了这人的脸蛋,看不到这自称是自已小喽的人是谁。 羊小苟又是一拳头砸下,怪笑道: “桀桀,还满贯哥?不妨给你透露点好消息,我已经把他黄满贯做的那些猪狗不如的事都写成了资料,今天下午叫人送到警局去了,现在警察应该正在他屋外蹲点,只等着抓他去吃牢饭,” 黄满贯顿时僵住,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回想起这些年所做的恶事,虽然没有杀人,但真够进去蹲三四年的,特别是现在已经成年了,可以判刑了。 “这该死的畜生!” 黄满贯心中咬牙切齿骂了一句,真恨不得冲出去把羊小苟一刀劈了,可他就一个人,而对方有七八个,哪有胆子冲出去。 再者,一想起羊小苟刚才说的事,心中的不安和恐惧顿时翻江倒海。 难道警察真的在蹲点抓他? 黄满贯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,立即蹑手蹑脚往回退。 走出巷子以后,忽然间觉得四周好像都是眼睛,惊惧更甚,忙钻进对面的巷子,提心吊胆的朝家的方向摸去。 到家附近时,更是小心翼翼,挑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,正要探头观察时,忽然,旁边院子的围墙后冒出半颗脑袋,紧张的小声喊他道: “贯哥,快进来,有条子在蹲你,快点。” 是二蛋,他收的一个小弟,跟了他快半年了。 黄满贯连忙爬进院子,才落地,二蛋便紧张说道: “黄毛和猫哥已经被抓了,刚好我今天去找猫哥的时候看到了,贯哥,你赶紧跑路吧。” 黄毛和猫子是黄满贯的两个得力跟班,已经被抓了吗? 黄满贯额头冒起汗珠,强自镇定问道: 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 “我本来准备给贯哥报信,但发现你家附近有几辆可疑的车子,车里有人,一直盯着你家方向,我多长了一个心眼,躲了起来,已经观察了半个多小时,发现那些人一直坐在车里,肯定是条子。” 说完,二蛋拉着黄满贯走到院墙角落,悄悄探头,指着几辆车道: “看见没有?就是那几辆车。” 灯光虽暗,但黄满贯看到车里确实坐着人,越看越像警察。 缩回头以后,黄满贯快速想了想,随即压着嗓音说道: “二蛋,我只能跑路了,你身上有没有钱?都给我。” “……没有。” “你玛的。” 黄满贯瞪着二蛋骂了一句,二话不说,直接掏二蛋的口袋。 果真有钱,虽然少得可怜,但对于一个将要跑路的人来说,再少也是粮草。 全部塞进自己兜里以后,马上从另一边兜里掏出一部还有点看相的手机,塞到二蛋手里,说道: “你拿着这手机,往远的地方跑,越远越好,不要被条子逮到了。” “干吗往远的地方跑?”二蛋疑惑问道。 “你傻啊,那些警察抓不到我,肯定会通过手机定位找我,好兄弟,你拿着手机帮我吸引警察的注意力,放心,你没干过恶事,而且还没成年,就算警察抓到你,也没什么事,你帮大哥这个忙,日后只要有机会,大哥一定重谢你。” 说完,用力拍了拍二蛋肩膀,一副情深义重的样子。 黄满贯又用心叮嘱了几句,不敢再久留,马上跑路,浑然不知二蛋看着手中的手机,笑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 等黄满贯身影消失以后,二蛋忍不住窃笑道: “贯哥啊贯哥,你都要跑路了,还给兄弟送礼,何必这么客气呢。” 第2章背后那双手 黄毛和猫子被抓,警察还在蹲点守他,黄满贯没有不跑路的道理,甚至恨不得长对翅膀马上飞到偏僻的山里躲上一阵,哪怕活得再落魄,也比蹲牢房好一些。 而对于羊小苟来说…… 就在黄满贯听到他的话,惊恐离开以后,马上有个少年钻进巷子,告知羊小苟:黄满贯做贼一般的溜走了。 羊小苟立即咧嘴一笑,吆喝道: “收工!” 收工? 只见刚被几人群殴的那人,麻利用衣袖抹掉脸上的血迹……脸上很完整,根本就没有哪个地方出血,虽然确实挨了羊小苟两拳,但羊小苟并没有用力。 他眉飞色舞的邀功道: “苟哥,我演得好不好?” “没毛病,现在只等二蛋那边的消息了。” “黄满贯真的会吓得跑路吗?” “当然,也不看看是谁出手,道哥说的好啊,不战而屈人之兵,简直是完美。” “道哥真是变态,半年前就布下了二蛋这颗棋子,难道早就想好了这一出?” 羊小苟斜眼望着说话的人,冷嗤道: “呵,就你那猪脑袋,永远也读不懂道哥的智慧。” 半个多小时的等待以后,二蛋小跑着回来了,兴奋的打了个响指: “跑了,还赚了个手机。” 二蛋马上把当时的情况绘声绘色说了一遍,几人听得全都笑歪了嘴。 特别是羊小苟,两眼已经放光,兴奋说道: “从此以后,这几条街是我们的了,走,谢道哥去。” …… …… 道哥,全名:林无道,年龄比羊小苟还小,只有十五岁,五官清秀,虽称不上出类拔萃的俊俏,但十分耐看,特别出彩的是牙齿和笑容,满口牙齿整齐雪白,加上简单真切的笑容,溢出阳光般的灿烂感。 羊小苟称他为道哥,完全是出于对林无道的认可和折服,不然,依羊小苟凶猛的性格,绝不会叫一个比自已小的人为道哥。 羊小苟带着人找到林无道时,林无道正蹲在附近一栋居民楼屋顶的屋檐上,远远看上去,他就像是一只野猫一样,正俯视着整个苏河市。 见面以后,羊小苟迫不及待的把前后经过讲了一遍,末尾问道: “道哥,下一步该怎么做?” “当然是把黄满贯的人一把收了,不过,不用急着动手,你明天先叫人散布黄满贯被抓的消息,等黄满贯的那些小弟人心惶惶的时候,再一网收尽,记住,先从黄毛和狗子下手,只要把他们两个收服,其他人就轻而易举了。”林无道淡笑说道。 “明白,黄满贯还会不会跑回来。” “不会,黄满贯虽然手狠,但非常奸诈,做坏事历来都是使劲避开国家机器,从这点可以看出,他最怕的就是进警局,不像你这傻大个,进了警局还要跟警察叫板。” 羊小苟干笑挠着头:“这可怪不得我,每次看到那些条子,感觉他跟我们没什么区别,只是披着一层皮而已。” 林无道笑了笑,没有作出评价。 羊小苟忽然想起一事,接着问道: “道哥,还要不要继续吊着那些条子?” “要,再吊两天,就照我之前告诉你的做,叫几个机灵点的人,深更半夜到黄满贯住处附近弄点小动静,越神秘越好,然后自已报案,称附近常有怪异人物出没。 这样一来,就算黄满贯跑回来,一旦看到警察,绝对会跑得更彻底。 当然,你们最好是不要落到警察手里,不过,就算真被抓,也不碍事,反正你们又没做什么。” “嗯,还有一点我不明白,平常出事的时候,那些条子出警的速度跟八十岁的老太婆下楼一样慢,现在怎么快得像赶着投胎?” 林无道翻了个白眼,感叹道: “就你这智商,还整天想着当大哥,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。” 羊小苟咧着嘴笑着,不以为然。 “原因很简单,一是马上就要市长竞选了,警局当然要表现积极一些,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你的女神,会在竞选前来苏河市义演,估计是替哪个市长候选人拉票。 在这之前,苏河市绝对是严控状态,以免到时出现意外,所以,如果突然冒出一些怪异的人,警局肯定会上心,这就是为什么你一报警,警察马上去黄满贯家附近蹲点的原因,明白了吗?” 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哈哈哈,道哥,你真他玛牛笔,不止把黄满贯吓得屁滚尿流,还让条子给我们打工。” “我可没做什么,从始至终,我都没有参与,只是自言自语说了几句话而已,你小子偷听不说,还付诸行动,太恶心了。” “对对对,都是我干的,我妈把我生下来,啥好处都没给我,就是送了一对好耳朵,哈哈哈哈。” 林无道会心一笑,他看上去绝对是那种安份守纪的良好市民,再者,他也不希望他娘为他忧心,自然不愿意因为这些屁事,被请去警局喝茶。 此时,七八个人已经炸开了锅,个个满脸兴奋,眼冒绿光,不是因为黄满贯的事,而是因为林无道刚说了:羊小苟的女神会来苏河市义演。 说到这女神,可不止是羊小苟的女神,而是在场所有人的女神。 甚至可以这样说,她是全国人民的女神,无论老少,都是通杀。 唯一例外的可能就是林无道,对此,他嗤之以鼻。 虽然那少女确实长得倾国倾城,且有个好听的名字慕容婉婉,但还不足以让林无道痴迷于她。 见到几人的猪哥样,林无道很是不解的叹了一口气,随即跳下屋檐,独自走了。 已是深秋,且是深夜,温度已有些低。 林无道虽然体质不错,但也觉得有些冷了,加上知道母亲肯定还在等他回去,不由得加快了步伐。 当然,如果不是羊小苟事,林无道绝不会此时还在外面溜哒。 半个小时左右,到了租住的房屋门前,屋内灯还亮着,林无道刚拿出钥匙,正要开门时,屋内突然传来了母亲惊恐的尖叫声! 《可搜索《兵王为尊》搜到,在我作者号下,应该也可以看到,下本再见。》

下一篇   新书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