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3章 都记住今天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243章 都记住今天

我,叶凡,愿以自身为药,治这世间不平和险恶,若是过错,愿肉身受这天地惩罚,即便打入十八层地狱,也绝不后悔。 这句话,完全就是叶凡此刻心情的写照。 或者可以这样说,足以看出叶凡要大下杀手的决心。 之前有说过,叶凡曾不是一个好杀之人,但这一次,凡属是与他过不去的人,他绝不饶过,甚至可以说,他连自已都不饶过。 龙有逆鳞,不可逆之,即使叶凡不是一条龙,但他的逆鳞,同样不可逆之。 此时,弧形气浪已笼罩住了他身下的四十多人,叶凡准备下杀手了。 展开的双手间,已经电闪雷鸣,恐怖的气息沿住弧形气浪泄下。 被气浪笼罩的四十多人已预感到不妙,许多人再也顾不上面子和尊严,惊慌大叫道: “住手,你不要乱来。” “快住手,这事与我们无关,不要滥杀无辜。” 呵,这事与你们无关吗?那什么时候与你们有关,是不是形势有利于你们的时候,便与你们有关了? 不要滥杀无辜吗?难道没给过你们机会?可你们何时又曾给过叶凡和依原机会!? 叶凡的身心已经陷入疯狂之中,这个时候,谁都无法阻拦他,天若容他,他顺天,天若不容他,那他便逆天! “都去死吧!” 这是最后的宣判! 也是死神的宣判! 所有力量在这一刻爆发,包括本身已经修来的境界实力,包括三大领域和五行元素之力。 狂乱的气息和领域,像一场风暴一样涌向弧形气浪之内,风云变色,堪称世界末日。 气浪之内的四十多人,全被这狂暴的气息卷起,顿时血雾炸现,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凄厉惨叫声。 叫得这么凄惨,并不是因为痛,而是因为绝望和后悔,以及恐惧。 俗话说:蝼蚁尚且人生,更何况是人,而对于这四十多人而言,都是身为掌舵人,都是在修炼之道上苦苦追寻巅峰的人,好不容易修到如今境界,哪愿意就这样归天。 只可惜,已经没有机会了,也无法改变眼前的局面。 还是那句话:不是没给他们机会,是他们欺人太甚,他们得为自已的选择付出代价,这代价,便是,死! 凄厉的惨叫声持续了十多秒后,变成寂静无声。 弧形气浪内,狂乱的风暴仍在继续,但已经没有了一个人影,只剩下随着风暴乱飞的血雾和肉沫。 死了,全死! 四十多人无一幸免,全部惨死在叶凡的恐怖修为之下。 亲眼看着这一切发生的众人,脸色已经全都白得像一张纸一般,很多人甚至因为恐惧而全身颤栗。 说句不夸张的,这是他们有生以来,最难以接受的一幕,也是最为恐怖、最为可怕的一幕。 要知道这四十多人全是茵蓝世界金字塔塔尖的人物,而在这一瞬间,全部被叶凡斩杀,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 四十多人对抗一人,本是一个笑话,可竟然只有被虐杀的份,又成了一个残酷的笑话。 不止茵蓝世界的人大受刺激,就是神兽也深受刺激,直到这一刻,它才明白到:之前叶凡和他对战,并没有展现他真正的实力,更像是一场走几招的儿戏…… 好恐怖的年轻人啊,修为到底到了何种层次,真的只是破天境大圆满吗? 说句实在的,叶凡的修为确实是破天境大圆满,但他集阴阳元气、五行元素之力和三大领域于一身,其真正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破天境大圆满。 至于到了何种境界,估计这世间已经无法找出相应的境界来描述。 叶凡收回了双手,落到地上,脸色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赤红,但显而易见的是狰狞。 听他狞笑说道: “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,结果仅此而已,本准备让你们尝尝七象拳第九式,看来你们没机会了。” 听到这话,众人身心又是一阵颤粟,难道还有比刚才更恐怖的杀手吗? 确实有,就如叶凡所说,他还没动用七象拳第九式,估计这世间已没有人值得他使出这一式了。 叶凡手一挥,虚空立即涌现一道裂缝,裂缝中的吸力把漫天血雾和肉沫全部吸入其中。 这下好了,渣都不剩了,是不是应该说,这就是四十多人的下场!? 叶凡扫了一眼四周人,森寒问道: “还有没有人想出来蹦哒一下?” 无声! 说句不好听的,就算给四周人一个胆子,估计也不敢出来蹦了,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,显然,没有嫌自已活够了的人。 “我之前说过,希望你们永远记住今天,至于那些想找我报仇的人,我时刻接着,不过,最好是先找神兽过一过招,不然,真不够资格和我玩。” 寂静,仍是没有人说话,不敢说,也没有资格说。 叶凡也不想浪费口水,一闪身到了依身的尸体旁,右手按在了包裹着尸体的冰块上,催动冰元素之力,冰棱立即在冰块上生成,眼看着冰块越长越高,两米,三米,五米,十米,还在往上攀升。 差不多长到二十多米左右时,叶凡才收手。 到此,依原已经杵立在冰块的顶端,距离地面二十多米高。 叶凡轻轻一蹭身,身体立即冲天拔高到二十多米,与依原保持在同一高度。 他看着冰块中的依原,心痛说道: “兄弟,你生在此,死在此,从今往后,你站在这里望着这片世界,只要我还活着一天,你便是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存在,谁敢对你不敬,我灭他。” 叶凡真想破开冰块,抹下依原死不瞑目的眼睛,但他最终没有这样做,他想让依原永远的睁着眼睛,哪怕是臆想也好,只是想看着他还活着的样子。 说完这话后,叶凡转身,面对底下的众人,一字一字说道: “你们都听好了,我不管你们是谁,都给我记住今天这个日子,往后岁月,每逢这天,你们便到这里脆拜,谁若不从,我必灭之。今天是开门礼,都给我脆下行礼,快点。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