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人争一口气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3章 人争一口气

两个青年琢磨了好一阵,最后壮着胆子给佘健打电话,小心翼翼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。 不过,过程被两人改编了,省略了叶凡自称是柴一拜把子兄弟的那一段。 因为两人商量过了,如果叶凡不是柴一的拜把子兄弟,那两人就相当于被叶凡忽悠了,这种可能丢脸丢到姥姥家的事,怎么能随便说,而且,绝逼会被佘健骂成猪头。 所以,最后事情的经过变成了:叶凡实力恐怖,当着两人的面耍了一手刀法,在眨眼之间,仅用简单的三刀,就把烟头劈成了大小相同的六块,两人不得不忍让。 没错,为了给自己找一个退缩的理由,两人把叶凡的本领吹大了,四块吹成了六块,而且,汇报的时候,一惊一乍的,把叶凡的动作说的近乎特效动作片…… 未尾,两人谨慎请示道:“老大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 佘健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随即劈头盖脸把两人骂了一顿,骂痛快后,才冷声说道: “还能怎么办,难道告诉高富你们把事办砸了,两颗猪脑袋,动动脑子吧,高富又没在现场,不随便你们说吗,你们就跟他说:事情办妥了,然后马上给我回来,不要再跟高富有牵连了。他m的,老子又没得一点好处,出了事还得我背黑锅,凭什么听他调排。” “是,是,老大,我们这就按找高富交差。” 挂断电话后,两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随即两人又把故事改编了一番,然后给高富打电话,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一遍两人大闹佳静宾馆的过程,并宣称带人砸了佳静宾馆的大门和收银台,可以说是出色完成了任务。 高富在电话中笑得直抽气,完全不知两人是给他讲了一个笑话。 也正因为不知道,高富挂断电话后就邪恶笑了起来,开着车,带着赵曼姗,直奔佳静宾馆。 出于某种心理,半路上,高富冷笑着和赵曼姗说道:“曼姗,我现在带你去佳静宾馆,让你亲眼欣赏一下得罪我的下场,呵,这还只是开胃菜,好戏还在后头。” 赵曼姗没说话。 高富不乐意的皱起眉头,顺手抽了一下她的手臂:“说话啊,哑巴吗。” “那是他们活该。”赵曼姗冷冷说道。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高富挑着眉头,眯着眼,哼着小调,很惬意。 好一阵沉默后,赵曼姗鼓着勇气说道:“高少,我俩的婚事……” 话没说完,就被高富不耐烦打断了:“现在你少跟我提这个,等我把那小杂种收拾干净了再说。” “嗯。” 总的来说,高富还是很高兴的。 然而,当他车子停稳在佳静宾馆外的国道上时,整张脸顿时黑得可以滴出墨来。 不是说把大门和收银门都砸了吗,为毛还这么完整,就叫人修好了吗,玛革逼,修得比光速还快啊…… 和着他玛的就是逗我开心是吧,害得老子还特意跑过来欣赏,还在赵曼姗面前装-逼,这他玛的是自己打自己脸啊! 高富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,特别是看到叶凡、沈韵和韩果正坐在门口晒着太阳,嗑着瓜子时,更是差点一口气不顺晕死过去。 “你玛逼,两个狗杂种敢骗老子。” 高富狠狠的拍了下方向盘,牙齿咬得咯咯响,但能有什么办法,总不可能找那两人麻烦吧,只能生生把整只鳖活吞进肚子里。 其实,不止高富郁闷,还有两人也郁闷,就是偷偷摸摸跟着高富的光头和吴三,两人跟着高富转了一圈,又回到出发点时,不由得一阵发懵。 最终,光头恼火一脚踢在驾驶台上,怒骂道:“他玛的,白白转了一圈又回来了,这是溜狗吗,乱费老子的油钱。” “坤哥,消消气,不要扯动伤口了。”黄毛吴三体贴提醒道。 不提醒还好,这一提醒,光头立即醒过神来,顿时两手扶着脑袋,“哎哟哎哟”叫痛不已。 而叶凡这边,两青年一溜烟逃离店面后,叶凡即翻着眼皮往楼梯上走,但被早有提防的沈韵抓住,活生生的拖到了后面的杂物间。 没办法,为了防止叶凡逃跑,不得不往房间里拉。 这个时候,韩果很称职的充当了帮凶,不止很自觉的跑到前台拿来了尺子,而且关上门,用身体顶着门,明显是告诉叶凡:想跑,没门。 “说说,怎么回事?”沈韵已经把叶凡按在了凳子上,虎视眈眈的盯着他。 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 叶凡不乐意的横了沈韵一眼,抱怨道:“韵姐,我好歹替你把事摆平了,你就这样对我吗?” “刚才那两人怎么一声不吭的跑了,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?” 沈韵和韩果虽然在门外偷听,但只能听见大概,没法听全,再者,也没法看到屋内的情况,所以不知道叶凡玩匕首的那一段。 “我就是跟他们做了一下思想工作,说了一些做人的道理,然后他们大彻大悟,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。” “放屁。” 沈韵果断在叶凡额头敲了一记,可惜没用啊,后者鼓着眼睛望着她,好似乎一点也不痛。 “叶凡,你少拿这套忽悠我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在门外听到你念叨“钱啊,才这么点,八百块”,你老实交待,你是不是反敲诈他们的钱了。” “怎么可能啊,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 叶凡站起身,摊开双手道:“反正你不会相信我的话,搜吧,我刚才总没有去别的地方吧,如果真敲诈了他们,那钱肯定就在身上,搜吧。” “别以为我不会搜,哼。” 沈韵果断把叶凡几个口袋里翻了个底朝天,但什么都没翻到。 难道自己听错了,难道自己误会他了?不可能啊! 沈韵正郁闷时,叶凡解起皮带,浩然正气道:“为了证明我的清白,我脱光了让你搜个彻底。” “……” 我艹!居然脱裤子,大杀器啊! 沈韵和韩果嘴角直抽,特别是后者,随时准备拉开门逃遁。 “停!”沈韵连忙叫道。 “不行,树争一块皮,人争一口气,我必须脱光光。” 好一个“必须脱光光”,刺激得沈韵和韩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但叶凡不像开玩笑哦,已经解开了皮带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22章 相见恨晚

下一篇   第24章 我是老员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