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5章 路越来越难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225章 路越来越难

“敌友都没搞清楚的情况下,你们就把他当做自己一方的人,怪得了人家偷袭吗?真是一群蠢货。”海冬青冰冷骂道。 海北车五人无言以对,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,只能怨自己太蠢。 随即,海北车有意叉开过错,说道: “冬青叔,那蒙面人施展出了空之领域和光之领域,应该是依家的人。” 海东青冷哼了一声:“哼,依家表面上把依原逐出家族,背后却暗中保护……这样也好,刚好可以多除掉一个。依我估计,刚刚没有现身的人,只怕也是依家的人。” “啊,那怎么办?” “放心,一个都跑不了。你们别再轻举妄动了,等我的命令行事。” “明白,对了,邪月宗那边是怎么安排的?”海北车打听道。 海冬青瞪了他一眼,喝斥道:“不该问的不要问,还嫌没丢够人吗,以后少自作主张,如果你们再给海家丢脸,我先废了你。” 海北车嘴角一抽,再也不敢多话。 半个多小时以后,几人追上了大队伍,没过多久,依原和叶凡出现了,双方都平静着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 转眼间,三天过去了,这期间,海冬青等人一直没有动手。 而在这三天里,叶凡身体内的状况越来越糟糕了,其一是: 肌肉和筋脉总处于一种紧绷状态,这时刻消耗着他的体能,让叶凡越来越感觉到疲惫和乏力。 其二是,各个器官的运转失去了以前的活力,比如肺部,好像在极速衰老一般,让叶凡呼吸紊乱起来,甚至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。 血液的运转也缓慢了,脑海中供血不足,总让叶凡头脑感觉昏昏沉沉。 这在以前,是绝不可能出现的事,而且,以叶凡的修为,也不可能出现这种事,但此时却是真实的存在着。 叶凡用尽了各种方法想改变这种现状,但所有的办法都无济于事,茵蓝之气如同看不到的魔鬼,正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他的身体。 虽然叶凡没说什么,但依原都看在眼里,心中着急无比,可又帮不上叶凡,只盼着赶紧到达圣池。 到第四天时,叶凡的状况进一步下滑,他的两腿像灌了铅一样,沉重得他每走出一步,都要出一身细汗。 依原开始搀扶他,几乎是托着叶凡的身体往上爬,虽然减去了叶凡的压力,但给依原带来了负担,而且山路越来越陡,温度已降到了零度以下,环境越来越恶劣,意味着体能的消耗越来越大。 值得庆幸的是,他们一直是走在队伍的最后面,前面的大队伍分担了异兽的攻击,让两人省了力。 第五天,终于爬到了云层处,距离圣池越来越近了。 刚到云层处,大队伍便停了下来,如同约好了一般,纷纷回头看向队伍最后面的叶凡和依原,似乎在等着两人…… 叶凡叫依原松开背后托着的手,避免着被人看出他的糟糕情况,强咬着牙往上爬,隔大队伍还有几米时,两人收步。 好在叶凡戴着面具,大伙看不到他苍白和疲惫的脸色。 这时候,大队伍中有人说道: “你们两个一路都是跟在屁股后面,什么事都没干,都是我们出力驱赶异兽,难道你们不觉得害臊吗?” “路又不是你家的,我们想怎么走就怎么走,关你什么事。”依原冰冷回应。 “路确实不是我家的,但我们可不愿意傻乎乎的给你们当苦力,已经带着你们走到了这里,已经够仁至义尽了,剩下的路,该你们走在前面了,刚好这里有两条上山路,你们先走吧。” 立即响起一片附和声,看来众人早有怨意。 想想也是,他们一路冲锋,而叶凡两人什么都没做,心里确实会不平衡。 如果叶凡身体没出状态,两人倒是不介意走在前面,但现在的问题是:叶凡的身体状态已经很糟糕了,两人如果走在前面,便意味着要承受异兽的攻击,而越是往上,异兽的等级越高,越是危险…… 怎么办? 依原看向叶凡。 叶凡沉吟了一会儿,低声说道:“走吧,没得选择。” 是的,没有选择。 两人抬脚,穿过大队伍,挑了右边的一条路,继续往上爬,清晰听到身后传来的各种声音: “尝了甜头,还不识好歹,真不是东西。” “大伙都走左边这条路吧,让他们两个去自生自灭。” “对,免得受气。” 他们真是这样做的,挑了左边的路往上爬,也就是说,分道扬镳了。 但有一部分人踏上了右边的路,一起十二个人,领头的正是海冬青,以及另外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。 这十二个人保持着一百来米的距离,跟随在叶凡和依原后面。 不用多想也知道他们的目的,肯定是要在这条路上下手了。 此时,海冬青正和身边的一人低声说话: “左棠,看出那蒙面人不对劲了吗?” 左棠,就是那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,他来自于邪月宗,这次上通天山的目的之一,是除掉依原。 当然,现在多了一个要除掉的对象蒙面人叶凡。 左掌盯着叶凡,冷冷回应道: “当然看出来了,浑身无力,气息不稳,两脚都在发颤,像个要入坟墓的将死之人。” “嗯,我一直在想,他是不是故意装成这样?想蒙骗我们吗?” 左棠眉头微皱:“不排除这种可能,但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。” “还是小心点好,除掉他们两个倒是不难,要提防的是暗中的人,我们没必要急着动手,他俩迟早会被异兽攻击,到时,便可看出蒙面人是不是佯装出来的。” “对,说不定不用我们动手,他们便死在了异兽爪下。”左棠深以为然的点着头。 “另外,我还想起了一事。” “什么?” “你应该听说过人体被茵蓝之气入侵以后的副作用,你觉不觉得,那蒙面人的状况是茵蓝之气入侵后的反应?” 左棠两眼一缩,脱口道:“难道他不是茵蓝世界的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