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4章 身体中的炸弹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224章 身体中的炸弹

瞬间斩杀一人! 剩下的七人自然看到了,惊得僵在原地,一时间还没想到是叶凡杀了他们同伴。 而这时,叶凡已靠近了旁边的另外一人,有意引起空间波动。 果真如叶凡判断的那样,对方感知到空间波动以后,想都没想,下意识的往斜后方暴退,完全不知叶凡已经预判到他的动作,正等着他往这个方向躲闪。 叶凡瞬间催动全力,抢先入位,这人突然感觉到危险到了身后,惊得汗毛炸立,连忙强扭身形,想要躲避。 只可惜,已经晚了。 一道亮光突然撕裂虚空,有如遥远星际飞来的光刀,极速斩在对方身上。 光刀贯体穿过,直接对方拦腰斩断,身体上下错位,先后掉落地上。 “啊” 一声凄厉的惨叫,对方仍没死,上半截身体痉挛着在地上翻滚,不过,马上就没了动静。 又斩杀一人,只剩六个了! 这时候,叶凡身影从虚空显形,有如地狱钻出来的幽魂一般,静静站在那里,望着剩下的几人。 是他!同伴? 六人全都是一身鸡皮疙瘩,惊骇望着叶凡。 “光之领域。”其中一人颤声说道。 没错,叶凡刚才正是用光之领域斩杀了第二人。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海北车惊颤问道。 “等你死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 话音还没落地,叶凡身形一闪,扑向海北车。 依原也发起了攻击,扑向另外一人。 有意思的是,海北车突然转身就跑,又是不战而逃,真是人才啊。 其实这反应正常,因为叶凡一出手便斩杀了两人,完全是摧枯拉朽之势,这给几人带来了恐怖的压力,无形中会让几人认为叶凡是绝顶大能,实力绝对远远凌驾在他们之上。 这种想法下,自然认为自己不是叶凡对手,当然要跑。 不止海北车开始逃,另外几人也转身就跑。 刹那间,六人的心理防线都溃散了。 只是,其中的一个已被依原粘住,只能恐惧应战。 叶凡最想斩杀的是海北车,但追出几十米以后,他突然刹住了身形,没再继续追下去。 另一边的依原全力爆发,撕开了对方的防线,以碾压之势斩杀了对方。 以前,依原本不是好杀之人,但最近的经历,已让他变得无情起来。 也可以说,这是没办法的事,别人要杀他,总不可能坐以待毙,杀一个便是少一分危险。 斩杀掉对方以后,依原立即闪身冲到叶凡身边,看到叶凡眼神闪烁,不禁疑惑问道: “叶大哥,怎么了?” 依原知道叶凡的实力,如果叶凡追下去,海北车应该逃不掉,为什么不追了? 叶凡沉默了一会儿,才小声说道:“暗中还有人。” 依原两眼微缩,下意识的想扫一眼四周,但压制住了这种冲动,问道: “在哪?几个?” “不知道,没露身影,但气息出现了,现在应该走了。” 竟然暗中还有人潜伏?对方为什么不现身?会是谁?海冬青吗? 依原正想着这些的时候,叶凡又低声说道: “但这还不是我没有追杀的原因。” “嗯?” “刚才追海北车的时候,我体内的力量有一瞬间出现了空白,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,我想,应该是我全力催动以后,茵蓝之气的副作用伴随着出现了。” “……” 依原僵住,缓过神后,忙问道:“那现在呢?” “说不清是什么感觉,肌肉和筋脉都异常紧绷,想放松都松不下来,浑身都不对劲。” “糟了,这正是茵蓝之气爆发的初期反应。” 叶凡嘴角抽搐了一下,心中涌起阵阵不安,他先前就隐隐不安,总觉得茵蓝之气的平静背后,隐藏着看不到的危险,现在看来,真是这样…… “后面会是什么反应?”叶凡问道。 “身体运动得越激烈,筋脉和肌肉会越紧绷,最后萎缩,再后面是身休各个器官跟着萎缩,直至衰竭。” 听到这话,叶凡久久沉默。 依原的心中已被不安占据,急切说道: “我们得赶紧到达圣池,不然,叶大哥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。” “最近的圣池在哪里?”叶凡问道。 “云层之上的山峰中,顺利的话,差不多四五天可以赶到。” “我能撑过四五天吗?” 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,放心,一定会没事的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只要叶大哥还有一口气在,我就算背着叶大哥,也会要把叶大哥背到圣池。” 叶凡心中一暖,挽住依原肩膀道: “放心,不会有这一天的,就算阎王爷要收我,也得看我愿不愿意跟他走。” “叶大哥,往后你不要催动丹海了,有什么事我先来扛着。” 叶凡笑了笑,没有多说。 继续前行,留下了三具尸体。 另一边,海北车带着四人惊恐奔逃,拼命追赶着前面的队伍,几人真的吓着了,能活下来已觉得是万幸。 快速跑出十多分钟以后,前面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,站在了路中间。 这吓得海北车五人头皮发麻,连忙刹住身形,以为又冒出来一个人要杀他们。 实际不是,前面那人低沉说道: “是我!” “冬青叔?” “嗯。” 海北车大喜,连忙跑过去。 没错,正是海冬青。 “冬青叔,你怎么在这里?等我们吗?” 海东青四十多岁,阴沉着脸,冰冷看着海北车道: “八个人出手,不但没有除掉依原,还死了三个,你们真是有出息啊。” “……” 很明显,海东青刚才肯定在葫芦谷,不然不会这么清楚。 可海北车五人想不明白了:既然海东青在葫芦谷,那为什么不出手…… 海东青心知五人心中所想,阴冷说道: “不是我不愿意出手,而是暗中还有人,不知是敌还是友,不宜露面。” 还有人吗? 五人嘴角抽搐,背心冒出冷汗。 随即,海冬青问道:“那个蒙面人是谁?” “……我们也不知道,起先以为他是我们这一边的,结果被他偷袭了,该死的,太他玛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