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7.第227章 再见蓝蕊 - 最强特种兵王

227.第227章 再见蓝蕊

另一件让叶凡没有想到的是,慕容传那渣渣竟然在袖口里藏了袖箭,难道是防着自己吗,如果真是这样,那不得不佩服这渣渣的心思。 事实情况确实是这样,慕容传虽然拜了明月为师,但仍是感觉不安全,而且,他有种很强烈的直觉:叶凡一定不会放过自己。 所以,他特意从家里带来了袖箭,时刻绑在小臂上,以防万一,结果,还真逃过一劫。 光从这点就可看出,慕容传脑袋确实聪明,对人个性的判断很准确,这也是他能够把欧阳雨昕骗上床的原因。 此刻,叶凡仍蹲在树枝上,连抽了好几根烟,心里仍是蠢蠢欲动,想着要不要再杀一个回马枪。 忽然,他身子一紧,整个人如狸猫般蹿起,一闪身藏到了树干后。 有动静! 是谁!? 难道是静心观的人追过来了吗!? 呵,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玩他个四脚朝天。 叶凡有绝对的自信在丛林中把对手玩到不剩一口气,哪怕是明月带着观里的高手一起来,也可以让他们有去无回。 但偷偷一窥探,不由得愣住。 来的人并不是明月,而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蓝蕊。 她正往林中走,穿一身贴身装,一双运动鞋,背上背着一个藤条编织的篓子,手上一根木棍。 这是要干吗? 上山里摘野菜吗,还是采药? 心中疑惑的同时,叶凡两眼冒起亮光,犹如猎豹看到了一只落单的小羚羊。 再好不过了,正心里不痛快,刚好收拾收拾她,再盘问一下鬼藤丸的事。 因慕容传和观主明月的缘故,叶凡对蓝蕊没有一点好感,特别是见识到气质超凡脱欲的明月如此心狠手辣以后,下意识的便把拥有同样气质的蓝蕊归纳为同一种人。 蓝蕊越走越近,丝毫不知道暗处有一双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。 十五米,十米,五米…… 等蓝蕊走过藏身的大树,叶凡立即如猴子一样从树上蹦跳下来。 蓝蕊听到了动静,身子一惊,匆忙回过头,看到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叶凡时,吓得匆匆退了几步。 “嘿嘿。”叶凡坏笑着,步步逼近蓝蕊,感觉就像大灰狼要抓小白兔一样。 “叶凡,你不要乱来。”蓝蕊边后退,边说道。 叶凡两眼微眯,好奇这女人怎么知道是自己,明明易过容的,难道刚才她在静心观吗? 管他的,先摆平她再说。 “不好意思,我最喜欢乱来了,所以,劝你最好是乖乖配合,不然,我可不懂得怜香惜玉,我会先扒光你衣服,吊在树上,再慢慢的和你沟通。” 艹,这货真够无耻的,不过,他真心做得出这种事。 蓝蕊眼角跳了跳,忙说道:“你不要误会,我跟明月和慕容传不是同一路人。” “哦,好大的惊喜。” 叶凡脚下突然一蹬,势如猎豹般向蓝蕊扑去。 蓝蕊想躲闪,但哪躲得过叶凡的扑击,两个眨眼间,叶凡已扑到她身前,匕首横架在她白皙的脖子上。 “把手中的棍子丢了,快点。” 蓝蕊依言丢掉了手中的木棍。 “双手相扣,反转。” 叶凡不得不防着点,慕容传能藏袖箭,明月有飞针,难保蓝蕊不是同一路货色。 蓝蕊只好双手相扣,再反转过来。 “说说吧,慕容传的鬼藤丸是不是你给他的?” “不是,是他从我房里偷走的。” “……” 这是什么答案,跟预期不一样啊。 “那你的鬼藤丸是从哪里来的?” “师傅……明月给的。” “明月是从哪弄来的?” 蓝蕊犹豫了一下:“叶凡,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我也同你一样,身上也被注射了鬼藤溶液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整个怔住,惊讶望着蓝蕊,先不说蓝蕊说的是不是真的,但她怎么知道自己身上被注射了鬼藤溶液!? 叶凡立即问出心中疑惑:“你怎么知道我被注射了鬼藤溶液?” “因为注射了鬼藤溶液以后,身上会散发出一种特别的气息,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就闻到了这股气息。” 气息?什么气息?为什么自己没闻到? 蓝蕊大概是知道叶凡的想法,解释道:“一般人是闻不到这种气息的,除非你对药草的味道特别熟悉和敏感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被蓝蕊说得有点晕,更多的因为蓝蕊的话像一颗石子一样,惊起了他心中的波澜。 他压下心中的不平静,问道:“你是被谁注射了鬼藤溶液?” “应该是和你一样,欧阳永生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再一次震惊了…… “你见过欧阳永生吗,他干吗要给你注射鬼藤溶液?” “你能先把匕首拿开吗?” 叶凡犹豫了一下,拿开匕首。 “他之所以给我注射鬼藤溶液,是因为希望我父亲找到解开鬼藤溶液的药方,那些鬼藤丸实际上是给我做研究的,但慕容传趁我不在时,偷偷跑进我药房,把鬼藤丸偷走了。” 叶凡心里猛的一咯噔,听蓝蕊话里意思,难道欧阳永生也没有解药吗,我艹…… 随后,蓝蕊把事情来龙去脉大概说了一遍。 原来,蓝蕊是唐代名逸蓝采和的后人,对,就是道教传说中的八仙之一,他一生乘醉行歌,周游天下,后传说他听到天庭的笙箫靡音,忽踏云升空,化为仙人。 这种升仙的传说虽然不靠谱,但历史上确实有这么一个人。 而不为人知的是,蓝采和不仅是一个歌赋方面的天才,同时也是一个医药圣手。 由他所著的奇书《蓝氏药典》便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。 到了蓝蕊父辈这一代时,突遭横祸,即欧阳永生。 也不知道欧阳永生是怎么得知的蓝家人会歧黄之术,某日他突然出现在蓝家,请蓝家人帮他解一味毒药,说的就是鬼藤溶液。 蓝蕊的父亲当时拒绝了这个请求,哪知欧阳永生异常阴毒,直接在年幼的蓝蕊身体里注射了鬼藤溶液,以逼迫蓝蕊父亲研究鬼藤溶液的事。 蓝蕊父亲没有办法,只好答应,毕竟女儿已经中招,总得救女儿吧。 随后,欧阳永生带走了蓝蕊父亲,同时也带走了蓝蕊,后来,欧阳永生把蓝蕊搁置在了静心观里,让明月收她为徒,实际上就是把蓝蕊当人质扣押着。 这就是蓝蕊被注射了鬼藤溶液的来由,以及她在静心观的原因。 听蓝蕊讲完后,叶凡有些发懵,远没有料到中间还有这么多故事。 说完后,蓝蕊神色有些紧张问道:“叶凡,当初你被注射鬼藤溶液时,有没有见到我父亲?” “你父亲是……” “蓝巫!” “……巫博士!”叶凡脱口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