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9章 主子老奴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209章 主子老奴

场面确实惊+艳! 十几个少女全是不着一物,蛮峰,瘦腰,圆臀,长腿,身形纤巧的,丰盈的,白花花的一片,极具视觉冲击。 她们之中,有几个跪在椅子上,有三个在床边扭着身体,似乎是在跳舞,但明显动作生硬,满脸都是害怕之色。 还有两个少女双手被绑着,吊在床尾,曲线曼妙的身上有条条红印,应该是不听话,被绳子之类的东西抽过。 其他的几个女人,有的在帮海北车按摩着头,有的按摩腿,还有几个趴在海北车身边,正低着头啃着全身光溜溜的海北车。 是的,海北车也是什么都没穿。 这简直是帝王级的享受啊! 公孙鹤真心没有料到会看到这样一种场面,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,怔在了当场。 等回过神后,立即低下头,不去看这香+艳的场景,不过心中忍不住嘀咕:这种时候,怎么还叫自己进来,难道不觉得难堪吗? 从海北车享受的神情来看,明显没有难堪的反应…… 这时,海北车冰冷问道:“你是谁?你来干什么?” “在下公孙鹤,诸神盟的掌门人,无意中得知北车先生欣赏美人,刚好我门下有几个姿色出众的女人,若是北车先生不嫌弃,我愿把她们送过来。” 投其所好! 公孙鹤其实并不知道海北车好这一口,而是见到眼前的场景以后,立即生出这个主意,目的无疑是想和海北车拉近点关系。 海北车眉头微挑,阴邪笑道: “你倒是挺有眼色,果真比那些蛮人聪明,说吧,什么目的?” 海北车并不傻,看出了公孙鹤是在主动示好,这种懂事的人,确实比蛮人可爱多了。 而且,比那些浑身怪味,穿着古怪,五大三粗的蛮人顺眼多了。 听到海北车的话,公孙鹤心中暗喜,忙恭敬说道: “北车先生是天之骄子,日后前程必然不可限量,在下不自量力的想跟随、伺奉在北车先生左右,就怕入不了北车先生的法眼。” “就这点事吗?” “是,深夜来打扰,望北车先生海涵。” 海北车微微沉吟了一会儿,回应道: “既然你有这心思,那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,不过,你若是敢有二心,那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。” 公孙鹤大喜,忙单漆跪下,认真说道: “绝不敢有二心,愿倾一生伺奉,就算北车先生让我死,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,” “行了,便宜你了,以后你不用再怕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了,他如果敢调皮,你尽管往死里收拾。” 从这话中可看出,海北车知道公孙鹤在图什么。 公孙鹤激动得差点喊声亲爹,老奸巨猾的他,马上改变了称呼: “谢谢主子庇护,老奴感激不尽。” 尼玛的,称主子,自称老奴,这真的是诸神盟的掌门人吗!?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他装孙子真的装得很好,而这带来的效果,是轻松的把危险卸下了,而且是攀上了来自茵蓝世界的海北车,前途几乎是一片光明。 这种前景,那装孙子,当当奴才又何妨? 公孙鹤再一次选择了背叛,其品性和节操已经廉价得不值一文。 但海北车并不在意公孙鹤是什么节操,在他眼里,公孙鹤只是一只蝼蚁而已。 或者说,只是一条狗而已,这狗会摇尾巴,那便给他根骨头。 “行了,出去吧。” “是。” 公孙鹤站起身来,没有马上走,而是试探着问道: “主子,要不要我等会再送几个女人过来?” “这还用我说吗。” “明白。” 公孙鹤勾着腰,退着退出了房间,走出大厅以后,整个人都精神焕发起来,突然间觉得今晚的星空如此美丽,空气如此清鲜。 稍微感受了这美好感觉,马上快步往回走,几分钟之后,与其他几位家主会面了。 这几位家主本是负责去缠着大祭师,但大祭师根本没兴趣和他们浪费口水,直接把几人哄回来了。 见到公孙鹤,几位家主连忙询问。 公孙鹤扬着眉头笑着,有意卖着关子道: “你们猜猜。” “肯定是好消息。” “哈哈哈哈,没错,简直是老天爷眷顾,比我预想的效果还要好,以后我们可以挺直腰板了。” 几位家主脸上涌起喜悦,忙问:“公孙兄,快说说是什么情况。” 公孙鹤把刚才去见海北车的情况说了一遍。 几位家主听完以后,连忙夸赞公孙鹤大智慧,自然也欣喜万分。 “现在,先要把第一件事办好,务必让海北车满意,我刚才想过了,各位都出一把力,把门下和族中最漂亮的末婚女人都拿出来,等会我就给海北车送过去,各位应该没意见吧。” 几位家主对望了一眼,心想着:这不是卖女人求荣吗?是不是太不要脸了,门中的子弟和族人会不会抵触? 公孙鹤仿佛心知几人心中所想,有意加重了语调,严肃说道: 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要拘泥于这些小节吗?舍不得羊,套不住狼,想要翻身,就得有牺牲,这道理,我相信大家都明白。再者,我已经答应了海北车,如果不做到,那后果不堪设想,还有什么好犹豫的。” “是这么一个道理,公孙兄批评得对,我们只是心中有点别扭而已,不是不识分寸之人,放心吧,就算族人抵触,我也会办好的,回头再跟他们多沟通。” “嗯,赶紧去办吧,记得提前做好那些女人的思想工作,不要坏事。另外,速度快点,别拖拖拉拉的。” “明白。” 几人分开行动了。 值得一提的是,龙家家主龙在野第一个找的是他的女儿龙艳,直接说出了此事,即:希望女儿去伺奉海北车。 他本以为女儿不会同意,哪知道龙艳却是两眼一亮,毫不犹豫的同意了。 见父亲诧异,龙艳忙挽住父亲手臂,装作娇羞的样子说道: “这事关系重大,为了族人的未来,女儿当然要冲在前面,这样族人就不会说二话,另外……那个海北车虽然长得难看,但他是茵蓝世界的人,一身实力深不可测,女儿想着,如果能伺候好他,如果得+宠,那龙家以后就什么都不用愁了。” 听着这话,龙在野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不过,他来找女儿,本来就是这样想的。 一对龌龊的父女,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