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6.第226章 生死一瞬间 - 最强特种兵王

226.第226章 生死一瞬间

眼见三根飞针极速射来,叶凡眼内精光一闪,手中匕首在突然间挽出一抹刀花。 “叮叮叮!” 三声脆响,三根飞针全数被叶凡手中匕首击落。 明月观主眼中闪过一抹惊讶,万万没有料到叶凡竟然能捕捉到飞针的轨迹,这要多恐怖的眼力和手速才能做到啊!? 就是明月本人都未必有把握能做到。 “还有点本事,难怪敢上门追杀,但这就点本事的话,还远远不够。” 冷哼声中,明月一闪身,同时十指齐扬,十线暗线射向叶凡。 尼玛的,这女人到底有多少飞针,有完没完。 叶凡一肚子火气,也一阵着急,只因为,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不如明月,再加上对方能使出一手鬼神莫测的飞针,那靠得她越近,则越危险,所以,根本就没有可能近身截杀。 就这种节奏下去,自己完全会被她玩死去。 更何况,观里还有其它高手,如果都听到动静赶过来了,那叶凡就算再长几对手脚也会栽在这里。 更不得不考虑的是,自己不能剧烈运动超过五分钟…… 必须在两分钟之内离开这里! 叶凡清楚的意识到:生死已经悬于一线间,每一秒都不能再浪费和耽搁! 他身子一弓,人如狸猫般射向四五米外的一颗大树。 临近时,纵身一跃,脚尖在树干上连踩了三脚,再一蹬,整个人飞到空中,凌空抓住一根小臂粗的树枝,借势一荡,人落到了院墙上,屈膝一弹,人已到了院墙外。 明月观主和慕容传看直了眼,真心想不出叶凡是怎么做出这一系列动作的,猴子也没他灵活吧!? 而且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从上树,到攀枝,再到落到院墙上,没有一丝滞感,力道掌握得无比精妙,行动轨迹仿佛是精确计算出来的一样…… 这都是一眨眼的事啊,他是怎么做到如此精确的!? 两人真心被雷到了。 不过,明月观主随即扑到院墙边,脚下一跃,跳上院墙…… 正是这个时候,她瞟到墙脚下一道黑影如狸猫般往上蹿升,还见到对方朝着她扬手一甩,一把碎石铺天盖地的射向她的脸门。 该死的,这兔崽子根本就没有逃,而是躲在院墙下,就等着自己追击,好狡猾,中计了! 意识到自己上当后,明月观主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,但同时,她也吓得全身汗毛炸起,毕竟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。 而且,突然看到叶凡从墙脚下往上跳,能不被吓到吗? 仓促间,身在空中的她双袖齐舞,用宽袖挥掉射到眼前的碎石。 可是,等她双脚落到墙头时,正单手翻墙的叶凡右脚顺势在她脚踝上一扫。 明月观主身子当即失去平衡,整个人踉跄扑向院墙外。 “扑通”一声,摔了个狗抢屎! 估计她一万个没有料到会是这样…… 而叶凡已纵身翻到了院内,身如猎豹般扑向慕容传。 是的,去而复返,追杀! 慕容传心里本来就无比恐惧叶凡,现见到叶凡竟然还要跑回来追杀自己,更是吓得三魂七魄都飞了。 他惶恐拉下袖箭开关,射掉最后两支袖箭以后,转身就逃。 叶凡早已提防着他的袖箭,所以,眼见他扬手时,已先一步做出规避动作,一个短向折射,再一蹬步,扑到了慕容传身后。 手中匕首一闪,冷光炸现,就要一刀子抹掉慕容传。 然而,正是这时,一道拂尘如飞箭般射向叶凡面门…… 该死的! 叶凡气得想骂娘,只因为,他眼角余光已经瞟到,欧阳永泰从门口跑进来了,那射向自己面门的拂尘,就是拜他所赐。 如果叶凡执意一刀子下去,那肯定能收走慕容传的性命,但自己也会中招,哪怕能躲开拂尘,但随后会遭到明月和欧阳永泰的围杀。 叶凡不得不收刀,实在不愿意,但没得选择的余地。 身形急闪,折射向院中假山,跃上假山后,脚尖一点,人和冲天白鹤般飞到了屋檐上,几个起落,利落跳到了屋檐边,顿步,回身望向院落,恼火吼道: “明月,欧阳永泰,你俩给我等着,今天的仇,我会报回来的。慕容传,你这垃圾,洗干净脖子等着见阎王爷吧。” 吼完后,叶凡跳下屋檐,钻进了茂密的丛林中,几个眨眼就没了人影。 欧阳永泰没有追,不是不想追,而是他根本没有这运动能力,让他硬碰硬,他的实力绝对胜过叶凡,但让他上蹦下跳,那真心会拆了他这把老骨头。 观主明月已翻进院内,自然一万个想追,但已清楚意识到不可能追得上了。 此刻,她满身道袍都是灰尘,脸蛋上也覆了一层灰,显得无比狼狈。 但相比起这些来,她的脸色和眼神更是恐怖,完全没了平常的那份平静与脱俗,甚至说,有些狰狞可怕。 是的,她此刻的心情就狰狞可怖,因为实在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,叶凡不止跑到静心观里来追杀慕容传,还阴了自己一个狗抢屎,且最后还让他跑了。 最可笑的莫过于慕容传,他吓得脸色惨白,浑身抖个不停,嘴里失控的念着:“疯子,魔鬼,疯子……” 欧阳永泰瞥了他一眼,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屑,不过,再看向观主时,这份不屑就消失了。 “观主,这人是谁,竟敢来静观里闹事。” 欧阳永泰真心有些疑惑,而且,对方刚刚还叫出了自己的名字,可他真记不起在哪见过这样一个人。 “叶凡。”明月观主森寒吐出这两个字。 “是他!?” 欧阳永泰脸上爬起一抹讶异和震惊,明显是没有料到叶凡竟然敢来静心观。 但回头一想,上次他不就是和另一个人闹了欧阳家吗!? 一想到这事,欧阳永泰藏在心中的恨意立即炸开,当即冰冷说道:“真是狂妄得没边了,这种人不能留。” “马上找到他的人,我要用他的血来洗涮今天的耻辱。” 丢下这句话后,明月观主甩袖离去。 这份狠辣,当真与她的一身气质相差太远太远。 此时,叶凡正郁闷的蹲在树枝上抽着烟,本以为这次可以把事情办妥的,哪料到出了差错。 其实,最出乎他意料的是,明月居然这么心狠手辣,这哪像个修道的人,肯定背后有鬼! 《终于码完,晚安各位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