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4.第224章 大不了攻城拔寨 - 最强特种兵王

224.第224章 大不了攻城拔寨

叶凡可不是说着玩的,从知道慕容传会无罪释放以后,他就在心里给慕容传画了一把叉叉。 而一旦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,则誓必达成。 这就像他小时候不甘心当小师弟一样,哪怕年龄比辛无畏小,哪怕修炼时间不及辛无畏,但他仍是死缠着辛无畏切磋。 结果,不知道多少次被辛无畏收拾得鼻青脸肿,不知道挨了多少顿打,以至于辛无畏都不忍心下手时,他仍像头蛮牛一样往辛无畏身上扑。 大师兄最终不得不从中调和,以一堆零食收卖了辛无畏,让叶凡如愿听到了辛无畏叫了一声二师兄,但叶凡这股与生俱来的蛮劲和不怕事、不服输的精神劲,足以让人头皮发麻。 用师傅的一句话来描述叶凡,应该是最贴切不过:这就是个祸害,惹了他,就是惹了祸,不把你害得叫苦连天,不要指望他会罢手。 无疑,慕容传早已惹了叶凡,且对方的所作所为太丧心病狂了,哪能放他逍遥法外。 不管怎样,干掉他,佛挡杀佛,魔挡屠魔。 叶凡开始整理思路,理清头绪以后,立即行动。 第一步,了解静心观的资料。 在这方面,孙翼明显是个资料库,毕竟他一直监视着欧阳永泰的动静,而欧阳永泰就在静心观修道。 他立马给孙翼打了一个电话,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要干掉慕容传。 孙翼一阵无语,沉默了一会儿后,让叶凡去他家,当面再聊。 叶凡开着车直奔孙翼家。 又见到孙乐乐,这丫头一见到叶凡,立即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围着叶凡转,瞅上瞅下的,也不知道她到底在瞅什么。 随即,她被孙翼赶进了房里。 明显,她很不满意老爸的这种安排,所以一路嘟嚷进了房。 叶凡隐约听到她碎念道:就你最凶,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,动不动就把我往房间里赶,这是非法拘禁…… 哈,叶凡笑歪了嘴,心想着孙翼平时应该管教蛮严,孙乐乐只怕早就一肚子意见了。 “没办法,这小祖宗不知道像了谁,最爱惹事,整天让我跟在她后面收拾烂滩子,只好关在家里。”孙翼苦笑道。 “还能像谁,当然是像你!” “我年轻的时候可没她这么会折腾。” “这话得你爸妈说了才能算数。” “……” 两人在茶几旁边落座。 孙翼边煮着茶,边说道:“老弟,你这是要虎口拔牙啊。” “不拔掉他,我会心生魔障。” “静心观可不是好惹的,其一,观里有几个实力恐怖的大能,像观主明月,实力肯定到了玄黄三品。 其二,静心观不像佛院寺庙,和尚以慈悲为怀,但道士多半性格孤僻,自诩为仙人,根本容不得世俗人等不敬和侵犯。 所以,哪怕你能除掉慕容传,但静心观绝对会把你的举动看成是对他们的挑衅,回头必然会找你麻烦。 其三,佛和道都是有渊源传承的,比如静心观,实际上只是一处分观,总观在省城,据我了解,像静心观这样的分观,在全省还有八处,结构十分庞大,就连真龙阁和太岁阁都不敢轻易触其虎须。 叶兄弟单兵独马,这一闯进去的话,就是陷入泥潭,到时想抽身都身不由已了。 所以,我还是劝叶兄弟三思而行,不要因为一时冲动,而招来杀身之祸。” 孙翼以为自己这番话足以让叶凡取消打算,结果,抬头一看,嘴角顿时抽了抽。 只因为,坐对面的叶凡,两眼冒光,一脸怪笑,好似乎猫嗅到鱼的味道…… 或者说,这货似乎很兴奋! 这是什么表情!? 怎么感觉这家伙好像巴不得事情越大越好!?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? 孙翼暗暗流汗时,叶凡怪笑说道:“这样最好了,刚好最近闲得慌,大不了攻城拔寨,火烧赤壁。” “……” 孙翼一阵无语,陡然发现自己的一番劝导,竟然成了火上浇油…… “孙老板,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,我刚说了,不除掉慕容传,我会心生魔障,所以,不管它是分观也好,还是总观也好,我都不会改变决定。” 顿了顿,叶凡接着说道:“说句难听点的话,哪怕你们真龙阁或太岁阁包庇慕容传,我也一样要除掉他。” “……” “喂,喂,老孙,醒醒,你别以这种看花姑娘的眼神看我。” “……” 孙翼吞了把口水,醒过神来。 “叶兄弟,你想知道什么?” “静心观的情况,比如,有几个利害的人物。” “四个,实力最强悍的是观主明月,其次是太虚居士和御虚居士,还有一个是半道半修的,就是欧阳家的老祖欧阳永泰。” “这四个人的修为是什么境界?” “观主明月应该是玄黄三品,太虚、御虚和欧阳永泰应该都是玄黄二品。” 观主明月,太虚、御虚,以及欧阳永泰…… 叶凡暗暗记住四个人的名字,又打听了一些相关情况后,离开了孙翼家。 孙翼站在门口,望着消失的车影,喃喃自语道:这祖宗不会是孙猴子转世吧!? 第二步,叶凡给肖夜打了个电话,让他把郁金香夫人送过来。 次日,肖夜带着郁金香夫人与叶凡碰了面。 一些时日不见,郁金香夫人的气色好了许多,但在一身隽秀气质下,仍是显得有些文弱。 叶凡最喜欢看她的唇瓣,唇线分明,仿若刀刻,唇峰处微翘,很像一颗鲜艳的樱桃,别有一翻惊艳和俏皮的勾人韵味。 肖夜还是老样子,浓眉大眼,鼻阔唇厚,看上去有像憨傻。 留一个光头,如果配上一身僧服,那绝对会被人看成是和尚。 实际上,他原来就是和尚,只是后来犯了戒,被逐出了寺院。 后来,他凭着一身身手,给人当过保镖,当过佣兵,直至今日,成了金三角地带声名显赫的佣兵之王。 “老大,是不是有好事情?” “没你的事,可以回去了。” “老大,不至于这么残忍吧。”肖夜满脸可怜兮兮的样子。 看着肖夜这样子,郁金香夫人低下了头,心里百般疑惑不解:为什么堂堂的金三角佣兵之王,在叶凡面前如此乖顺? 肖夜卖乖之下,成功留了下来。 次日清晨,郁金香夫人为叶凡化妆易容,折腾了近一个多小时,终于完事。 当叶凡看到镜中的自己时,着实吃了一惊。 毫不夸张的说,经过郁金香夫人的易容术以后,叶凡完全成了另一个人,就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了。 九点多的时候,叶凡身藏匕首,独身进了静心观。 《求推荐票,求打赏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