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8章 彘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178章 彘

完全看不出这怪物是啥品种,至于四条腿,比大象的腿还粗,脚上的爪子如铁勾,长度吓人。 最吓人的其实是它的神色,凶恶、狰狞,血盆大嘴中的白牙密集而尖锐,且长达二十多公分,光看着都有些头皮发麻。 叶凡看了好一会儿,但想不起哪种动物与这眼前的怪物挂钩,但从它的模样看,可以肯定是妖兽级别。 而让叶凡怔住的原因,不仅仅是因为这怪物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便是与这怪物对战的对象。 是个人,而且是熟面孔依原! 叶凡万万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看到依原,他怎么会来这里?来杀妖兽吗? 这让叶凡不由得想起了冷家老者说过的话,即:九州大陆的妖兽是异人放养到九州大陆的,只等妖兽成精以后,便取其精血,洗涤身体。 很有可能真是这样! 不过,依原现在的处境十分狼狈,而且,已经受伤,伤口在右肩,可清楚看到肩膀上血迹斑斑,皮肉翻飞,应该是被那怪物的爪子所伤。 另外,依原正被那头怪物追杀着,虽然依原极力逃蹿,但始终摆脱不了怪物。 这让叶凡暗暗震惊,以依原的实力,竟然还不是那头怪物的对手,那可想而知怪物的实力到达了何种恐怖的程度。 难怪阿福怕这怪物,原来如此恐怖。 这时,这怪物和依原已到了叶凡附近,叶凡看得更加清晰了。 两者之间,怪物以强横的姿态攻击依原,依原动用了空之领域躲避,人影消失,但怪物两眼仿佛火眼金睛一般,突然扑向某处虚空,右边前爪一挠。 “砰”的一声,依原的身影出现,是被怪物的爪子拍出来的,被拍得身形踉跄后退,左边胳膊又多出几道爪痕。 尼玛,好强悍,可以说是:打得依原毫无还手之力! 若不是亲眼看到,叶凡真不相信会有这种可以碾压依原的怪物,但回头一想,自己不也是被阿福无情碾压吗? 如此一想,又不觉得讶异奇怪了。 怪物又扑向了依原,三个回合以后,依原再次受伤了,再这样下去,依原只怕会死在怪物手里,最主要的是,怪物的速度太快了,依原完全无法摆脱对方。 叶凡眼神已经闪烁起来,虽然他与依原订下了一年之约,但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依原死在怪物爪下。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依原若是死在怪物爪下,那一年时间到期时,叶凡便是不战自胜了,这对于九州四界来说,无疑是最好不过的事,可叶凡无法如此选择。 至于原因,还是因为惺惺相惜,因为那几瓶酒,因为对方由里及外的气质和谈话,或许也因为对方赠予了叶凡空间戒指和一把看上去不普通的匕首…… 总之,叶凡决定出手了,哪怕解决不了问题,哪怕身陷危险,也要尽力帮忙。 叶凡紧紧盯着双方,等待着出手时机。 十几秒之后,机会来了,此时,怪物腾空扑向依原,刚好侧身面对叶凡。 出击! 叶凡身形一蹭,有如猎豹般扑了出去,凭叶凡此时的实力,偷袭之下,没有几人能防得了,哪怕对方的实力高过他。 一出现,便已到了妖兽身侧,右手拍出,元气喷涌,如实落在了妖兽身上。 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妖兽横飞了出去,落地以后,翻滚了一圈,迅速站起身来。 我勒个去,没有受伤吗…… 叶凡嘴角抽搐,满脸惊讶,一掌之下,竟然毫发无损,这妖兽的身躯难道是钢铁铸成的吗? 依原已看到叶凡,微讶过后,马上含笑问道: 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 叶凡先闪身到他身侧,才回应道: “被一个坑货坑过来的,什么情况,这是什么怪物?怎么挨我一击还像没事儿一样?” “原本是头“彘”,但现在已经进化变异了,我也搞不清它是什么了,但绝对是妖兽无疑,而且品阶已经不低了,至于它为什么没事……” 依原苦笑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它一身皮肉已经坚硬如钢,我也无法伤害到它,正是这原因,才落得如此狼狈,而且,它对领域类功法似乎具有天然的免疫力,元气和领域类功法都对它起不到作用,还有,速度极快,你小心一点。” “那怎么办?” “把你空间戒指的那把匕首借我一用,或许可以应付一下。” 叶凡忙拿出空间戒指,从中取出了那把匕首,递给依原。 依原接过以后,手臂一震,匕首立即绽放出两色光芒,是黑白两色,且光芒沿着匕首漫延,形成了黑白两色的一道光剑。 叶凡就在旁边,已感知到:这黑白两色光芒,是光之领域和暗之领域。 好家伙,原来这匕首还有这等妙用,竟然可以引动光之领域和暗之领域,且完美融合在一起。 光这一点来看,足可看出这匕首是稀世宝物。 而依原把它送给自己,这份情…… 叶凡心中涌起复杂情绪,真不知说什么好。 另一边,妖兽直直盯着叶凡看了一阵,明显可看到,它眼中蕴含着愤怒和凶恶,似乎对叶凡刚才的那记攻击抱恨于心。 这时,依原说道:“我来主攻,你在旁协助,不要太过靠近,不要蛮拼,如果还无法拿下他,你先走,不用管我。” 叶凡笑了笑,淡声回应道: “我叶凡从不丢下朋友,要么一起离开,要么一起战死。” “好,那几瓶酒喝得值得,上!” 两人同时身动,扑向妖兽。 妖兽也动了,反扑向两人。 对战拉开序幕。 无论是叶凡,还是依原,都是屈指可数的人中蛟龙,两人联手之下,能摆平妖兽吗? 优劣马上呈现出来,很遗憾,即使两人配合默契,但仍是很狼狈,明显露出劣势。 不过,依原手中的匕首也对妖兽造成了伤害,先后在妖兽身上斩出了几道血痕,只是这血痕丝毫没有影响到妖兽,更别提致命。 两人极尽了全力,却无法改变局面,均有些苦不堪言。 不知多少回合以后,依原突然惊叫道: “小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