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3章 来吧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163章 来吧

没错,正是黑白属性中的白之原力,只可惜,到现在为止,叶凡仍是不知道如何用白之原力进行攻击,仅会用来对抗暗之领域的侵蚀。 不过,对于现在来说,光会这点就已经足够了。 祭师阿诺看明白了叶凡所动用的力量,心中的震骇已如惊涛骇浪,他立即意识到:凭自己现在的能力,根本就无法摆平对手! 加上叶凡一而再、再而三所带来的刺激,让他即刻生起一种想法:赶紧远离叶凡,跑! 他正是这样做的,身形半空后退,嘴中同时大喝: “快,撤退!” 听到这命令,所有蛮人开始后撤,情形就像躲避瘟疫一般。 叶凡巴不得他们如此,本来是想着引开他们,哪知道把对方吓着了,这样再好不过了。 他趁势吼了一嗓子: “别跑,把命留下来。” 摆出一副穷追猛打、不死不休的强悍气势。 奏效! 祭师开始甩开腿丫子逃跑起来,他那样子,就像一只被猫追着的老鼠,看来真的被叶凡的能力吓着了。 正常,元素之力对付不了叶凡,连暗之领域也被叶凡相克,如此怪物,已经摧毁了祭师的心理防线,自然担心落在叶凡手里。 如此一来,叶凡像赶鸭子一样,一人追赶着200多人,渐渐跑远。 狭道内的冷家人欣赏了整个过程,久久无法消化。 没有人料到会是这种局面,竟然可以凭一人之力,吓得200多个蛮人落荒而逃,大开眼界啊。 好一阵后,冷家家主才说话,催促道: “大家动作都快点,赶紧离开,不要拖泥带水。” 在冷家家主的带领下,20多人出了狭道,辛无畏和两个老者立即迎上来,协助着伤号离开现场。 走出两里多路后,辛无畏才收步,表示要回去找叶凡。 冷家家主立即拉住了他,犹豫了一下后,问道: “小兄弟,你那师弟是从哪学来的光之领域?” 辛无畏微愣,脱口道:“老幺掌握了光之领域吗,没听他说过啊。” “他刚刚对付那个祭师的力量,不是光之领域吗?” 实际上,冷家家主也不能确定叶凡刚刚所使用的力量是否真的是光之领域,但祭师所施展的暗之领域碰到叶凡身上的白色光团以后,无形淹灭了,这应该是两者相克的缘故,也呈现出两者相克的迹象,依这点推断,不就是光之领域吗? 辛无畏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是不是光之领域,老幺掌握的异力太多,有可能是,怎么了?” 冷家家主沉吟了一下,似乎下了某种决定,说道: “你师弟救了我们,等会如果你找到你师弟,麻烦带一句话给他,如果他对光之领域有兴趣,可以来找我们,虽然我冷家现在没落了,但在光之领域方面,保存着许多先辈留下来的独特见解,我冷家可以借他观阅。” 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 辛无畏暗暗替叶凡高兴,马上道谢: “我先替老幺谢谢前辈的好意,我会把话带给他的,望前辈保重。” “等等。虽然我不知你大师兄的位置,但他和我们分开时,是朝西北方向去的,你们可以沿西北方向寻找。” “好的。” 没再多说,辛无畏快速离去,接着,冷家人也消失在丛林之中。 不久之后,辛无畏与折回来的叶凡碰上。 叶凡当然不会花时间去追杀那些蛮人,更重要的是找大师兄。 两师兄弟碰面以后,叶凡把了解到的情况和辛无畏说了一遍,接着,辛无畏把冷家家主的话转告叶凡。 叶凡同样心喜,可眼前没有时间去做这事。 没有耽误时间,两人马上朝西北方向前进。 两人能找到大师兄吗? 大师兄此时的处境如何? 很糟糕,很危险! 就如冷家家主所说的一样,段行和冷家人分开之前,就已经受了重伤,他孤身一人引开了诸神盟和其他反叛的家族。 若是一般的人追杀他,那不足为虑,可追杀他的人中,有诸神盟的盟主公孙鹤,以及副盟主,还有几个家族的家主。 光是这几个人,就足够危险。 但大师兄也不是一般人,况且知道自己的处境生死攸关,更是爆发出了全部潜力。 因此,即便一群人在后面拼命追杀,仍是被他逃出了很远很远。 只是,老天爷似乎没有眷顾他,他逃了将近大半天后,忽然发现前路断了,再也无处可跑。 是的,前面是悬崖峭壁,山壁如刀削,深不见底。 已经没有路了,而后面穷追不舍的人,随即便堵了上来。 前无路,后无路,已是绝境! 将近8个小时的追逐,双方的衣服都已被汗水浸湿,各自都喘着粗气,拼命调整着气息。 大师兄的情况更惨,他左下腹的衣服破开了,破开之处,皮肉糜烂,血迹斑斑,周围的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。 脸色则是泛着不正常的红晕,红晕之中透着青白之色。 不过,眼神和神色一如往前,不惊不讶中带着几分憨厚之色,平常得像个老实的普通人。 当然,诸神盟盟主绝不会相信他是个普通人,要知道,就是眼前这个“普通人”,足足让大部队的追杀了20多天,直到此刻,才因为悬崖堵住了他。 好一阵后,公孙鹤理顺了气息,长舒了一口气,淡淡笑道: “看来老天爷都不想留你,认命吧。” “公孙盟主,诚然没有料到你竟然勾结蛮人,你何以面对你的先祖和后人。” “老话一句:英雄不问出处,古往今来,胜者就是王,败者就是寇,这道理,想必你是不会明白的。” “我不用明白,我只用知道,你只是一个卑鄙无耻的混蛋东西而已。” “哈哈哈。” 公孙鹤一点都没有生气,反而仰天大笑道:“你不懂,你真的不懂,不过,我可以告诉你,将来的九州大陆,是我公孙鹤的天下,念你年轻有为,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,跪下臣服,顺我可猖,逆我则亡!” “让我跪你……” 段行淡淡笑了笑,随即一摆手:“来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