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3章 大祭师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143章 大祭师

段源接着说道:“辛老,据我所知,蛮人一直以来都只会单一的修炼方法,他们忽然间掌握了元素之力,这种脱胎换骨的蜕变,应该不可能是他们自己琢磨出来的,是不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?” “问的好,你说到了点上。” 顿了顿,辛家老祖接着说道:“蛮人的蜕变,不是这几年的事,只是他们一直没有表现出来,所以我们没有发现,最可怕的是,蛮人的修炼方法是最原始、朴质的方法,与我们大不相同,这种修炼方法,对于掌握元素之力有很大的益处,据我们现在所了解到的情况,有70%以上的蛮人,都掌握了元素之力的运用方法……” 听到这里,三大家主齐齐傻眼,70%……天啦,竟然达到了这种恐怖的数值,难怪要把所有势力都紧急调了过来…… “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搞清楚蛮人蜕变的真正原因,但据我们推测,十有八、九与两个人有关,其一是他们新上任的领袖,其二是蛮人部落的大祭师。” “原来不一直是大祭师当领袖吗?难道现在改变了?”佘玄问道。 “是的,这一次不同。” “辛老,那您估计蛮人部落什么时候会发起攻击?” “不知道。”辛家老祖摇了摇头:“蛮人大军已经在城前聚集快半个月了,一直没有动静,他们似乎在等什么,虽然没有大的动作,但每天不断来人挑衅,很让人不解。” 缓了一口气后,辛老随即摆手道:“好了,我了,要睡一觉,你们自己去安顿吧,另外,都绷紧弦,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场生死大战。” “明白。” 三家主揣着满脑子疑惑走出了木屋,当然,也满心凝重。 …… …… 夜色渐渐降临,夜晚更加寒冷,城墙内外都是一片寂静,这样的夜晚无疑是最好睡觉的,但没有人睡得着。 夜渐深! 凌晨两点左右,一个身形魁梧的蛮人,带着一个身披斗篷的人进了正中心的帐篷。 这个人全身都藏在斗篷之中,看不清面容。 他是谁?蛮人部落的大祭师或蛮人部落的新领袖吗? 不是,蛮人部落的大祭师正在帐篷内。 他坐在兽皮围绕的大椅子里,身上穿一件兽皮大褂,大褂上挂着各种不同形状的兽牙,而在他的脑袋上,带着一块黑色的头颅骨,头颅骨上刻成各种看不懂的符文。 再说他的面部,不止满布皱纹,甚至满脸都刻着一些奇怪的纹身,下巴下的胡须则是撮成一根根…… 整个看上去,给人一种诡异阴森的感觉。 光是这些,都让人感觉不舒服,可更诡异的是,在他的身周,漂浮着一缕缕黑色和青色交杂的气息。 这样的一幕,真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。 穿着斗篷的人先是双手合什向大祭师行了一礼,随后摘下了头上的斗帽,终于看到他的模样了。 好家伙,竟然是……诸神盟的一把手公孙鹤!!! 他怎么会来这里?哦,不,更应该问,他怎么来蛮人部落了!? 难道他跟大祭师认识? 公孙鹤坐到了兽皮铺成的地毯上。 大祭师开口了,声音十分嘶哑低沉,问道: 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 “回大祭师,九州四界的势力都已调集过来了。” “很好,你表现不错。” 我去,这口气,怎么听着像上级赞赏下属。 而公孙鹤的表现似乎真是下属,听他恭敬回应道: 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只要大祭师吩咐,我一定尽心尽力。” “嗯。” 大祭师嘶哑应了一声,接着微微抬手道: “过来吧,只要你表现好,我会满足你的愿望。” 明显可看到,公孙鹤的眼中涌起一抹渴望的亮光。 他连忙起身,走到大祭师身前以后,盘腿坐下。 大祭师也起身了,站在公孙鹤身前,从大褂中伸出手。 好家伙,五指如同枯柴,手心手背都是符文,而五指的指甲长达四五公分,全都弯曲着,且是黑色……真像鬼爪啊。 就是这样的指爪,扣在了公孙鹤的脑袋上,大祭师要干什么? 马上便听到大祭司嘴中念念有词,念的是一些听不懂的话语。 渐渐的,出现异象。 大祭师身周的黑、青气息开始围绕着他的身体游动起来,如同一条条青蛇。 而且,黑青色的气息越来越多,顺着他手臂涌向公孙鹤的脑袋。 不一会儿,公孙贺的脑袋全部被黑青色的气息裹住。 如果眼力够好的话,便能看到,一缕缕黑金色气息钻进公孙鹤的鼻孔和耳孔之中。 公孙鹤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,但颤抖了一会儿后,便安静了。 两人保持着这种状态,一动不动,三分钟过去了,五分钟,十分钟…… 差不多20分钟左右时,大祭师给中又开始念念有词,他身周的黑青色气息再度活跃起来,不过,是逐渐减少。 到达某个程度时,他五指松开了公孙鹤的脑袋,退了一步,坐回到椅子里。 此时的公孙鹤,脸上带着青、黑之色,但眼光亮如星辰。 他又双手合什,上半身微屈,恭敬行礼道: “谢谢大祭师恩施,我一定会将大恩大德铭记于心。” 大祭师直接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 “这个……还是停留在原来的阶段,不过,我相信下次一定可以更进一步。” “嗯,我也相信你可以做到。” 顿了顿,大祭师说道:“还有其他事吗?” “没有了。” “那回去吧,有事再来找我。” “谢谢大祭师。” 公孙鹤起身,行了一礼后,离开了帐篷。 他走后不久,一个穿着和大祭师差不多的人走进了帐篷,同样是大褂,大褂上同样挂着一些兽牙,只是脑袋上没有顶着头颅骨。 瞧他这样子,应该也是蛮人部落的祭师,只是没到大祭师的级别。 他进来帐篷以后,跪在了大祭师的椅子前,低着头,什么都没有说。 而大祭师脸色阴沉,冷哼了一声: “哼,真是个废物,替他开窍了这么多次,竟然还领悟不透空之领域,如果不是留他有用,真想把他丢到锅里熬成汤。” 他说的人,无疑是指公孙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