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3章 死又如何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063章 死又如何

几天以后,叶凡到达了南疆圣地,首先打电话给堂兄叶飞夜,约定了见面地点。 一个多小时后,叶飞夜赶到。 两兄弟第一次见面,看着彼此,亲切感由然而生,这便是亲情血脉,总会有种不需要言语的感情联系着彼此。 两人打过招呼,坐下以后,叶凡问起情况: “堂哥,你盯着北斗神殿这几年里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 叶飞夜回应道:“北斗神殿主要分内外两个部分,一层是外事殿,主要由十个殿部组成,一层是内事殿,主要由三大殿部组成,殿部的排名,都是用数字命名,外事殿从一到十,内殿从一至三,一殿代表实力最高。 综合这几年的了解,可以肯定,北斗神殿的整体实力,在国内绝对是排名第一的宗门,无人能出其右,特别是内殿,都是一群恐怖的高手,至于最高层次的人物,从末露面过,他们的资料也从没有外漏过。” “连姓名都不知道吗?”叶凡问道。 叶飞夜摇了摇头。 叶凡又问了一些问题,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信息。 如此看来,北斗神殿十分神秘啊,叶凡不禁想起了师傅的话:北斗神殿比诸神盟还要可怕…… 关于这点,叶凡倒是有自己的了解,他觉得:有可能不是北斗神殿比诸神盟可怕,而是诸神盟的大能都不在这个世界里,而北斗神殿则有可能所有力量都呆在这边,所以,北斗神殿才会比诸神盟显得更加可怕。 随后,叶凡没再问这方面的事,聊起家常,叶凡让叶飞夜回去一趟,看望一下爷爷奶奶和家人。 两兄弟在一起吃了晚饭,喝了些酒,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才分开。 等堂兄离去以后,叶凡马上联系大师兄,双方约定凌晨以后见面。 零点以后,大师兄带着辛无畏来了。 三师兄弟凑在一堆,先点上一根烟,一如以前。 抽了几口以后,叶凡才说起这次来的目的,顺便把和师傅打电话的事情说了一遍。 大师兄听完以后,点头道: “师傅说的没错,北斗神殿底蕴十分深厚,你先告诉我,你想要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?” “我想弄清楚几百年前,北斗神殿和叶家之间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 “嗯,那只怕只有面见北斗神殿的殿主才能得到答案。” “有办法见到吗?”叶凡问道。 “只有一条路。” “什么?” “挑战内殿三殿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 “北斗神殿分为内、外殿,外殿有十殿,内殿有三殿,凭你现在的修为,外殿已不足为虑,主要是内殿,内殿三殿分别是:天枢殿、天璇殿、天玑殿。 天枢殿是内殿最高殿,由北斗神殿副殿主坐镇,天璇殿排在第二,由五大长老坐镇,天玑殿排在第三,有六大护法坐镇。 北斗神殿有一条规矩,不论是外人,还是门内弟子,都可以通过挑战内殿三殿,如果挑战成功,北斗神殿不仅会赠以功法,还可以赐于相应的职位,比如: 若是闯过第三殿天玑殿,只要挑战者愿意,则可以留在北斗神殿,司职护法职位,若是闯过第二殿天璇殿,则可以司职北斗神殿的长老,若是闯过第一殿天枢殿,则可以司职副殿主,如果能够挑战成功殿主,甚至可以坐镇北斗神殿的殿主。” 听到这话,叶凡不由得愣住,还有这种规矩吗? “以往有人挑战过吗?”叶凡问道。 “每年都有不少,但多半是门内子弟,像现在的护法和长老,以及副殿主,包括殿主,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晋升上去的。不得不承认,北斗神殿的竟争机制十分开放,只要有能力,便可获得相应的荣誉和尊重。” “大师兄挑战过吗?”叶凡好奇问道。 “没有。”段行摇头道:“我对当护法或长老没有想法,只是按规定应对北斗神殿的季度考核,现在已经是内殿第三殿的弟子,老二比我晚进来,他现在还在外殿之中。” 短暂的沉默以后,叶凡问道:“大师兄,如果我去挑战内殿三殿,你觉得能闯过三殿吗?” “不好说,我没有和护法、长老交手过,更别说副殿主,所以,不知道他们的确切修为,不过,可以试一试,如果能成功,那自然最好不过,如果失败,那也没有大碍。” 顿了顿,段行想起一事,补充道:“哦,对了,其中还有一条规定,如果是非门内子弟挑战,一旦挑战失败,则必须替北斗神殿完成一件事,门内子弟则没有这种限制。” “还有其他规定吗?” “没了,只有这一条。” 叶凡想了想后,说道: “如果是这样,那我倒是想试一试。” “不管结果如何,我和无畏都陪你走这一趟。” “我怕招来杀身之祸。” “死又如何。” 简单的四个字,足以代表三师兄弟的感情。 决定了以后,三师兄弟没再说这事,约定了明天早上八点见面,随后,大师兄和辛无畏离开了。 叶凡独坐在夜空之中,整整坐了一夜,不知为什么,他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或许是因为师傅对他说的话,或许是因为北斗神殿的神秘莫测,或许是因为北斗神殿敞开怀抱的开明政策…… 而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只能往前走了。 叶凡整夜未眠,等天色泛白时,他给沈韵打了一个电话,知道调皮的小凝梦肯定早醒了,因而,让沈韵把电话给小凝梦,和小凝梦说了好些话。 挂断电话以后,叶凡深呼吸了一口气,毅然朝北斗神殿走去。 而小凝梦把电话还给妈妈以后,忽然间撇着嘴巴,接着眼泪水流出眼眶,号啕大哭。 沈韵心中一颤,忙问道:“梦梦,怎么了?你爸爸和你说了什么?” “妈妈,我…我好害怕。” “……” 沈韵心中更加慌乱了,她很清楚女儿的性格,天不怕地不怕,从没见她说过害怕。 而且,她也很清楚叶凡的性格,从没有在执行任务之前打回来过电话,而这一次,大清早就打回来了,事情不对劲,要出事了吗? 与其说是沈韵感觉到了要出事了,还不如说是:叶凡感觉到此趟凶险难料,或许会一去不复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