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8.第208章 吃软不吃硬 - 最强特种兵王

208.第208章 吃软不吃硬

怎么会自杀!? 被自己打击以后,生无可恋吗? 不至于吧! 按叶凡的理解,慕容枫这种爱炫耀的人,应该最留恋这个世界,怎么会舍得自杀? 不管总样,这事总会牵扯到自己身上,真的摊上麻烦了。 如果是慕容家主动来寻事挑衅,叶凡绝不会怕,但对于这种无妄之灾带来的麻烦,叶凡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看来,鬼藤丸的事,只能寄希望于慕容传身上了。 艹蛋啊! 孙翼和叶凡聊了一阵后,离开了医院。 叶凡正思索着眼前的情况时,周囡囡打电话来了,叫叶凡去一趟警局。 叶凡苦笑了一下,答应等会就过来。 随后,他让大小乔先回学校,叮嘱两人最近要注意安全,不要到处乱跑,也不要去人少的地方,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。 毕竟慕容枫现在死了,整不好慕容家会把愤怒发泄到所有有关联的人身上。 随后,叶凡去了警局,进了周囡囡办公室。 进门后,周囡囡撑着下巴盯着他,也不说话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 叶凡搬了条椅子坐在她办公桌对面,也撑着下巴望着她,笑道:“我是不是很帅?” 周囡囡横了叶凡一眼,毫不客气回应道:“帅个屁,我现在望着你就头痛。” “不至于吧。” “很至于,你说你是不是孙悟空变的?” “……为什么这么说?” “无法无天,大闹天空,到处惹是生非。” “孙悟空打的不都是妖怪吗?” “……” 周囡囡一阵无语,起身走到门后,把门反锁上…… 我艹,这是要干吗? 叶凡鼓着眼睛望着她,暗想着:难道又准备私刑逼供吗!?这可如何是好啊,是不是要想个办法让她把胸前的扣子崩掉…… 还真是私刑! 周囡囡径直走到叶凡身后,两只小手落在叶凡肩头,轻轻的给他捏着。 这……这是玩哪样!? 叶凡缩着脖子,身体不自觉紧绷了,真心有点不适应这突然到来的幸福和温柔。 “怎么了,这么紧张干吗,不舒服吗?” “周囡囡,你想干吗?” “这么说吧,和你打过几回交道以后,我感觉你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混蛋,所以,我只好牺牲一下,好好把你伺候舒服了。” “哈哈哈哈,原来是这样。” 叶凡身子当即放松往椅子里一躺,脑袋无耻往后一倒,落在周囡囡的绝世凶器上。 周囡囡身子往后一缩,顺手在叶凡头顶拍了一下,笑骂道:“你少得寸进尺,不然,我叫几个男警来伺候你。” “……” “好了,说说吧,你和慕容枫之间是怎么回事?” 叶凡还真是吃软不吃硬,当即把事情过程全盘说了出来,当然了,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 听完后,周囡囡问道:“那你觉得慕容枫是自杀吗?” “不知道。” “说说呗,我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 “这有啥好说的,又不是说相声。” “难道你不怕慕容家找你麻烦吗,你想啊,如果慕容枫不是自杀,如果能找出凶手,那慕容枫的死就跟你没有关系了。” “如果真的是凶杀,那破案应该是你们警察的事吧,你问我干吗。” 周囡囡恼火拍了叶凡肩头一下:“白按摩了是吧。” “嘿,腿有点酸。” “……叶凡,你不要太过分啊。” 一分钟后,叶凡坐在沙发上,周囡囡坐他旁边,横着眼望着他,两只小手则是给叶凡捶着腿。 哎,无力啊…… 叶凡望着周囡囡精致的脸蛋,以及撑出夸张弧线的胸前,心里不由自主的痒痒的…… 没办法,只要是个男人,看到这些难免会有想法。 别说男人了,就连女人看着都会有各种想法,更何况叶凡这货。 “嗯,轻重很合适,看来以后我得常来你这里坐坐。” “……想得美,仅此一次,再无下次,说吧。” “你先把现场情况说一下,我再发表意见。” 于是,周囡囡把相关情况说了一遍,最后总结道: “从视频记录来看,当时房间里只有慕容枫一个人,房间窗户是关的,窗台上没有脚印和指印,从表面情况来看,自杀的可能性较大。” “有现场相片吗?” “有,到电脑上看吧。” 两人挪步到电脑前。 叶凡这货极不老实的探着脑袋往正前倾着的周囡囡领口看,似乎恨不得钻进去一般。 周囡囡满脸黑线,只好两手抓着领口,当然了,如果不是想听听叶凡对案件的看法,她早一脚把叶凡踢到门外去了。 等叶凡把照片看过一遍后,他叹了一口气,道:“不是自杀,是凶杀。” …… …… 一夜之间,慕容枫自杀的事传遍了上流圈子。 也就在一夜之间,“叶凡”的名字像龙卷风一样横扫过上流圈子,伴随这名字是当晚那场震摄人心灵的战斗,以及传得越来越惊诈的种种传闻…… 不管这些传闻是不是属实,但凡属是当时在场的商贾名流,都特意把儿女教到身边,着重交待:叶凡是一块禁区,避而远之,千万不要涉足! 像西海市第一首富秦千山就做了这件事,他把儿子秦越叫到跟前,吩咐道:“小子,以后如果碰到叫叶凡的人,避着点。” 秦越愣住,配上他那对招风耳,啧啧,真有猪八哥的憨样。 “老爹,你说的那个叶凡是二十五六岁,笑起来邪气凛然,狂暴起来让人想转身就跑的叶凡吗。” “咦,你见过他吗?” “何止见过,他是我老大。” 秦千山当场啊大了嘴巴,好半响才说道:“怎么没听你说过。” “老爹,我已经是成年人了,而且,你也说过,我的朋友圈,由我经营。” “……” 秦千山忙问起儿子与叶凡相识的过程。 秦越初略说了一遍,最后问道:“老爹,你为什么要我避着点老大?” 于是,秦千山把昨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 秦越听完后,怪笑道:“妖孽啊,果真还是一如既往的生猛。” 顿了顿,他又撇嘴道:“其实,这不算什么。” “嗯?” “老大上次一怒之下挑了整个欧阳家,第二天屁事都没有,我问过老大,他说,那晚,欧阳家的家主跪在了他面前。” “……” 秦千山瞠目结舌,心中原本对叶凡的估测陡然间又拔高了几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