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8章 他是个好人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978章 他是个好人

“趴下!” 叶凡腰身一沉,一股巨力有如一座小山一般,压在了马背上。 闪电哪受到了这种力量,前脚立即支撑不住,扑通一下,跪在了草地上。 叶凡卸去巨力,一提缰绳,冷喝道: “起来!” 巨力一散,闪电马上站起,立即又撒野。 “趴下!” 这一次,叶凡右手一掌拍在了马颈上,又是“扑通”一声,闪电再次跪在了草地上。 “起来!” 缰强一提,闪电再次站了起来,臭脾气仍是不改。 可惜,碰到了对手,根本就没有它反抗的余地。 这一次,叶凡用力更大,直接把它身子压垮。 “噗”的一声,闪电摔了个狗抢屎。 摔成了这样,还要耍横,想翻转身体把叶凡摔掉,但根本就动不了,一股无形的气息整个禁锢了它的身体,任它使尽蛮力,都动弹不得半分。 还在拼命挣扎,但越挣扎,越感到恐慌。 正常,它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,怎么会动不了呢,整个身体仿佛都不是它的一样…… 叶凡感受到了它的恐惧,适时松开禁锢之力,一提疆绳,喝了一声: “起来!” 闪电下意识的一用力,咦,能动了,站起来了。 它又想撒野,但叶凡一掌拍在它颈上,嘴中喝道:“趴下!” “噗”的一声,再次跪在了草地上,又动不了了。 直到此刻,闪电明白过来,是背上那个人在收拾它,每喊“趴下”,身体便不听使响,每喊“起来”,便能动了。 接着,马上听到叶凡喊了一声:起来,果真又能站起来了。 如此几个回合,黑色闪电不敢调皮,僵直站在原地,动都不敢乱动。 目睹整个过程的索额图,已经呆若木鸡,一动不动,就像呆立的闪电一样。 叶凡跳下马来,有意走到马前。 闪电看着他,眼中怒气渐盛,又想撒野。 叶凡心知肚明,脚尖轻轻一点,微微跳起,右手按在闪电的头上,喝了一声: “趴下!” “噗!” 闪电前脚一软,生生被叶凡按跪下,它脖子猛甩,想要甩开叶凡的手。 可是,脑袋和脖子完全动不了,又被禁锢住了。 恐慌再起。 闪电望着近在咫尺的叶凡,看到了叶凡冰冷目光,像两道利剑一般,森寒无比,带着一股恐怖的威压,有如万兽之王。 闪电不敢再看叶凡的眼睛,低下了脑袋,嘴中低嘶着,有些小心翼翼…… 叶凡松开手,喝了一声:“起来。” 闪电马上一震身,站了起来。 经过这一次,它再也不敢调皮了,老老实实的站着,像一匹木马一样。 搞定! 叶凡拉着缰绳,牵着闪电朝小铃铛走去。 闪电老实跟在后面,已经没了之前的烈性。 叶凡一手抱起小铃铛,走到马侧,跳上马背,脚尖一踢马腹,喝了一声: “驾!” 闪电四蹄撒开,如脱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。 不得不说,确实是一匹好马,爆发力强,速度很快,骑在上面像飞一样。 小铃铛起先很紧张,但适应了以后,立即兴奋起来,嘴里不停的喊着: “飞起来了,我飞起来了,好大的风啊。” 听着她兴奋的声音,叶凡想起了小凝梦,多想陪在她身边,陪她一起成长,给她一切想要的…… 两人在马上驰骋的时候,索额图的两个儿子走到父亲身边,大儿子脸色严肃说道: “爹,这位小兄弟身手不凡,他孤身一人深入大漠,只怕目的不简单,我们要不要提防着点?” 索额图看着远处的叶凡,淡笑说道: “不用,我相信他没有恶意。” “为什么?” “他刚到这里的时候,你弟弟给他水喝,他干渴的情况下,却让他带来的那头骆驼先喝,一个深怀恶意的人,做不到这一步,只有心中有爱的人,才会这样做。” 顿了顿,索额图接着说道:“还不止这一点,你们都应该很明白,在缺水缺食物的情况下,那头骆驼已经是负担了,换成一般的人,都会弃掉骆驼,但他没有,我想,他是不想骆驼死在沙漠之中,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,完全不用提防。” 从索额图的这段话可以看出,他绝对是一个很有智慧的老人。 他大儿子受教般的点了点头,心中对叶凡立即多了几分好感。 索额图的小儿子附和道: “我也觉得他是个好人,他看小铃铛的眼神,充满着温暖,这是内心情感的流露,不是能装出来的。” “嗯,是贵客,等会好好招待。” “明白。” 叶凡抱着小铃铛,跑了一大圈,回来了。 小铃铛意犹未尽,扭着身子还要叶凡再带她骑一会儿,但叶凡怕她吹感冒,答应她明天白天再骑,小铃铛才妥协。 十多分钟之后,晚餐上桌,摆了满桌子的菜,以及几坛马奶酒。 三父子轮流敬叶凡,几碗下肚以后,话匣子打开了。 但从始至终,三父子都没有打听叶凡来这的目的。 叶凡本想向他们打听西疆圣地的事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 吃喝了一个多小时才收工,个个已经喝得红光满面。 其实,索额图还想拉着叶凡喝几碗,但知道叶凡旅途劳累,所以,适时收尾,让叶凡早点休息。 这一晚,叶凡睡得很香很沉,可以说是这十几年来睡得最好的一晚。 第二天,小铃铛一起来便缠住了叶凡,兴奋催促着叶凡带她骑闪电。 叶凡满足了她。 不知不觉间,三天过去了,叶凡和索额图一家人已经融合在了一块,特别是小铃铛,已把叶凡当亲人一样,时刻粘在叶凡身边,甚至晚上吵着要和叶凡一起睡。 这可不能答应。 第四天,叶凡准备离开了。 小铃铛得知叶凡要走时,眼泪水“唰”的一下冲出眼眶,随即嚎啕大哭,紧紧抱着叶凡的脚,不让叶凡走。 他父亲想要抱开她,但她两只小手拼着抓着叶凡裤腿,用尽了力气。 看着她这样子,叶凡心酸不已,忙蹲下来,一边擦着的眼泪水,一边哄道: “伯伯再陪你玩一天,好不好?” “好。”小铃铛抹着眼泪水,立即答道。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明天可不许哭了,等以后伯伯有空,再来找你玩。” “好。” 对于小孩子来说,只想抓住喜欢的东西,哪怕是多抓一秒都可以。 而正是因为拖延了一天,事情发生了改变,否则,叶凡估计会内疚一辈子。

上一篇   第1977章 小铃铛

下一篇   第1979章 不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