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.第202章 大乔的选择 - 最强特种兵王

202.第202章 大乔的选择

20:50的时候,叶凡进了宴会厅。 他的出现,立即吸引了许多目光,只因为他上身一件t恤,下身一条牛仔裤,简单而随意,明显与四周穿着正装的宾客不在同一个频率上。 再者,现场来的宾客几乎全是四十多岁以上,就叶凡一个人年轻一些。 他是谁? 自然而然的,大伙心里都冒出这种好奇。 只有三个人认识叶凡,其中两人是李白梅和熊光良。 两人看到叶凡时,当场就懵了。 他怎么在这里,难道是慕容家邀请来的吗? 难道他和慕容家很熟? 想到这种可能,两人身心一片冰凉,因为如果真是这样,那则代表着叶凡背后可能靠着慕容家这座大山,那两人报仇的难度会呈级数跳增。 甚至,两人还情不自禁的生起一种猜想:慕容家的这场宴会,是不是就是慕容家和叶凡为收拾自己而准备的…… 果真是老麻雀啊,想得够细,也够远。 另一个认识叶凡的人是孙翼。 不过,他并没有过来和叶凡打招呼,至于原因,有几点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,他深知叶凡的性格,知道他以后绝对会成为搅动整个西海市的一根金箍棒。 也就是说,叶凡迟早会成为大伙关注的焦点,而他如果与叶凡靠得太近,那同样也会被大伙关注,这很不利于他隐藏身份。 就比如现在,他若是上前和叶凡打招呼,那他今晚的曝光度就会翻几倍。 叶凡其实也看到了他,大概是知道孙翼的想法,所以也没有跟孙翼打招呼。 快21:00点的时候,慕容枫、慕容传和大乔走出了贵宾间。 出房间以后,三人分开走了。 慕容枫走到另一间贵宾间前,敲了敲门,等屋内人回应后,推开门进了房间。 房内有一人,约三十岁左右,身形匀称,留一头毛寸短发,脸型稍长,留小络腮胡,眼内精光盈溢,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精练的气息。 对于慕容枫而言,这男人是今晚最尊贵的客人。 他叫鲁坤,太岁阁在西海市的负责人,慕容枫平常称呼他为鲁百岁。 这称呼是有讲究的。 像孙翼之前和叶凡说过,真武阁分为三个层次,最底层是宣武堂,孙翼就是隶属于宣武堂,中间一层是苍龙堂,最高一层叫擎天堂。 太岁阁也有这种划分,或者说,就是针对真武阁而划分的层次,也是三个层次,最底一层叫百岁堂,中间一层叫千岁堂,最高一层叫万岁堂。 如眼前的鲁坤,隶属于百岁堂,所以称之为鲁百岁。 回到房内。 慕容枫进屋后,立即客气和鲁坤打招呼:“鲁百岁,让你久等了,招呼不周的地方,还望见谅!” 慕容枫在他人面前敢装腔作势,但在鲁坤面前绝不敢耍那一套,至于原因,很简单,就因为鲁坤是太岁阁的人。 虽然慕容枫天资出众,但他很清楚,自已在真武阁和太岁阁的眼里,只是一颗不错的种子而已,而在真武阁和太岁阁内部,这类种子很多很多,自己仅仅是其中之一罢了,而且,还未必是这些种子中的优秀种子。 如此一来,哪敢耍什么优越感。 他能有这般清醒的认识,是因为慕容传和他细心分析过这事。 而且,他已经决定加入太岁阁了,也是听了慕容传的分析后下的决定。 慕容传是这么和他说的: 加入真武阁,以后你就是真武阁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,只能任劳任怨的听他们的安排,做一些没有回报的傻事。 而加入太岁阁,以后你就自带了牛笔光环,不说横行霸道,但横着走是没有一点问题的。 而且,好处多多,不止有金钱回报,还有其他奖励,比如美女,我听说只要任务完成得出色,太岁阁就会奖励顶级美女,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绝色尤物。 但在真武阁就不可能有这些,只能戴着正义的帽子自-慰。 慕容枫听了这些话后,重心毫不犹豫的偏向了太岁阁。 所以,他今天有意请鲁坤参加宴会,目的是要让鲁坤看看自己是如何把身手不错的叶凡踩下去的,无非就是想突显自己的卓尔不凡。 鲁坤轻“嗯”了一声,看了看手表,问道:“快开始了吗?” “是的,我过来就是请鲁百岁和我一起入场的。” …… 另一边。 慕容传和大乔从侧门进了宴会厅。 慕容传嘴角噙着笑容,高深莫测,而大乔脸色苍白,有如行尸走肉一般。 两人刚进侧门,慕容传立即从门口酒待端着的托盘中拿过两杯红酒,递到大乔手里,随即丢了一个眼色。 大乔懂他的意思,是要自己把那颗丸子丢进酒杯中。 大乔眼角直跳,深呼吸了一口气后,把紧攥在手中的丸子放进了其中一个酒杯里。 那丸子遇酒即化,瞬间没了踪影。 “去吧,好好表现,记得笑一笑,不要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,我相信你能出色完成任务,不过,还是提醒你一下,记得多想想你妹妹,不要弄得再见到她时,她已是一具惨遭凌辱过的死尸。” 慕容传怪笑了一声,趁机拍了大乔臀部一下。 大乔身子一颤,忙走开几步。 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,反正她深呼吸了几口气后,端着两杯酒在厅内找起叶凡。 转了一会儿后,看到了叶凡的身影。 她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慕容传所站的位置,然后有意转身用背对着他,接着迅速把手中的两杯酒调换了过来,这才朝叶凡走去。 是的,她已经下定决心,宁愿自己喝那杯酒,也绝不能给叶凡喝。 大乔以为自己的举动逃过了慕容传的眼睛,却不知慕容传把她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。 有意思的是,他并没上前阻止,而且,他嘴角的弧度越发大了,也越来越难以琢磨。 “凡哥哥。” 大乔一声轻呼,挤着笑容走到叶凡身前。 叶凡古怪看了她一会儿,问道:“怎么了?” “没怎么啊。”大乔不自然笑了笑,把右手酒杯递给叶凡。 “来,我敬凡哥哥,谢谢你来参加宴会。” 大乔轻轻和叶凡碰了一下杯子,然后仰着脖子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。 但眼角,却是两行泪水悄悄滑落。 她想镇定,她不想叶凡看出端倪,因为她怕自己差劲的表现,导致慕容枫对妹妹下手。 她想保护妹妹,也想保护叶凡,却根本就无能为力,唯有自己喝下这杯酒,默默去承受这一切…… 有些傻,傻得让人心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