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想骗我,没门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20章 想骗我,没门

沈韵想叫住赵老板和马老板,但两人好像听不到一般,直接钻进车里,飞速离去。 两人确实是想接手宾馆,但这事既然扯到佘健了,那就算沈韵价钱再便宜点,两人也不会趟这潭浑水。 沈韵不禁有些心乱,想不明白佘健的手下为什么会到自己店里闹事,是佘健的意思吗? 还是这两人不知道自己认识佘健,或者是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佘健的手下,只是挂着佘健的牌子吓唬自己吗? 很有可能是后面这一种。 她转身看向两人,本想说什么,但话到嘴边又收住,随即拿出手机拨打佘健的电话。 不管怎样,先问一问,或者说,先打探一下情况。 电话通了后,沈韵忙道:“佘叔,我店里来了两个人,说是你的手下,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。” “没有啊,我没叫人过去啊,怎么了?”佘健在电话那头沉声说道。 不是佘健的人,那就好! 沈韵松了一口气,忙把两人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。 佘健听完后,怒道:“还有这种事,这分明是想讹钱,你不用给他们。” 沈韵当然不想给,但这两人坐在这,一个号称是从床铺下抓到一瓶子蟑螂,一个号称房间里有两只老鼠,且被老鼠咬了一口,总得处理吧。 若是报警,事情或许能够暂时解决,可如果这两个不正经的人以后又跑来生事呢? 小鬼还需阎王磨,若想彻底解决,就只有以其道治其身 “佘叔,能不能麻烦你过来打一声招呼。”沈韵厚着脸皮说道。 “这个……我现在正在开会,走不开啊。” “那能麻烦佘叔派一个人过来吗?” “小韵啊,你是知道的,佘叔现在正在努力漂白,道上的那些事,我真不想插手了,不然,万一出点事,那我这几年的功课就白做了,你懂佘叔的意思吧。” “……” 佘健都这样说了,沈韵还能说什么,况且,那边的佘健已经挂断了电话。 沈韵不由得有些发懵,原以为佘健会出面的,哪知道佘健以一句这样的话回答自己…… 怎么办,报警吗? 她正恍神犹豫时,那手中拎着老鼠袋的青年忽然冷笑道:“怎么了,该不会是佘老大不搭理你吧。” 沈韵一怔,下意识的看向两人,只见两人脸上都挂着一抹嘲讽…… 沈韵脑袋内一道亮光闪过,忽然间明白了什么,整个身心在一瞬间掉进了冰窟窿,只因为她突然明白到,佘健刚刚是在骗自己,什么“正在开会……正在漂白……不想插手了……”,都是鬼话,这两个人分明就是佘健的手下。 而原因再简单不过了,因为这两个人如果不是佘健的手下,如果是挂着佘健的牌子吓唬自己,那刚才听到自己打电话给佘健时,应该紧张才对,可现在两人不但不紧张,而且还一副稳坐泰山的架式,这不摆明了有鬼吗。 只是,沈韵想不明白了,佘健为什么叫手下来找自己的麻烦? 说起这事,佘健也是一肚子恼火,全拜高富所赐。 原来高富开着车去找“博天武社”老板巩秋的时候,心里又琢磨出一事,当即给佘健打了一个电话,说是他干爹家里有几个柜子要搬,向佘健借两个人。 佘健当时没多想,马上就调了两个人给高富,但回头一想,感觉到不对劲,堂堂分局副政委,难得还差人搬柜子吗? 再说了,就算差人,也不会叫他的人啊,两人可谓一正一邪,宋学军又岂会因为这点小事而跟他这个身底不干净的人粘连…… 所以,佘健马上给自己的两个手下打了一个电话,让两人随时汇报情况。 结果,这两人跟高富碰面后,哪是搬什么柜子,而是高富叫两人到佳静宾馆去住一住,再教两人拿蟑螂和老鼠出来闹腾,目的就是要把佳静宾馆闹得鸡犬不宁。 两人回头就把这事告诉了佘健,佘健骂娘的同时,却又只能把黄莲往肚子里吞,因为高富是举着宋学军的旗号来借人的,不就是让佘健惦量着办吗,佘健能不给这个面子吗? 不能! 所以,佘健稍一琢磨后,就耍出了这一套,一面让两个手下替高富把事办好,一面在沈韵面前装清纯。 不得不说,高富奸诈,而佘健也好不到那里去,毫不客气的就把沈韵甩到了一边。 沈韵意识到是佘健在找自己的麻烦后,完全乱了方寸,与高富闹矛盾,她只是担心,但在身底不干净的佘健面前,她则是恐惧了。 怎么办? 报警吗?佘健既然盯上自己了,报警又有什么用,今天摆平了这两个人,说不定明天或者后天又会来两个。 赔钱吗?佘健又岂会差这点钱!? 怎么办? 对了,叶凡! 沈韵突然想起了叶凡,莫名奇妙的觉得他或许有办法解决。 也不知道她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,大概是觉得叶凡挺会打架的,有他在,至少就不用怕眼前两个人闹得鸡飞狗跳,又或者是死马当活马医吧。 她忙看向韩果,使劲朝她使了一个眼色。 韩果还真读懂了她的意思,当即起身向楼梯走出。 上二楼后,她匆匆找了一圈,没找到人,上三楼找了一圈,也没见人。 这该死的家伙去哪了? 若是沈韵,早就直奔楼顶了,可惜韩果不知道啊。 幸好碰到了刘妈,忙向她打听,刘妈指了指天花板。 韩果一愣,还傻傻的在望了天花板一眼。 “在楼顶。”刘妈笑道。 “哦。” 韩果顿悟,立即跑上楼顶,果然,那家伙正美滋滋的躺在屋檐边的栏台上,搭着二爷腿,悠闲吹着烟圈,好不自在。 “叶凡,快到前台去,有人找麻烦。”韩果跑近,忙说道。 叶凡翻身坐起,眨着眼睛望着韩果:“谁找麻烦?高富又来了吗?” “不是,哎呀,你问这么多干吗,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韩果不耐烦道。 “哦。” 叶凡跳下栏台,屁颠屁颠往楼梯口跑。 而韩果忽然想起一事,忙追上他,拉着他道:“等一下。” “怎么了?” “韵姐刚说了,让你不要动不动就打架,乱打人的话,就把你开除掉。” 韩果说这话,自然是怕眼前这货一下去又大闹天空,通杀四方。 而叶凡鼓着眼睛望着韩果,几秒后,翻了个白眼道:“小冰棍,这话是你说的吧。” “是韵姐说的。” “切,想骗我,没门,如果是韵姐说的,那她不会说开除,应该是这种调调:你告诉那混蛋,他再敢乱打架的话,就马上把欠我的钱还清了,然后,滚!” “……” 韩果嘴角抽了好几下,望着叶凡,一阵无语。

上一篇   第19章 天生少根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