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.第198章 不知死活啊 - 最强特种兵王

198.第198章 不知死活啊

“你…你…你不要过来。” 看到叶凡拿着刀逼近,丁牡丹母女吓得抱成了一堆。 但说什么都没有用,叶凡已把两人逼到角落。 接着,叶凡一把拉过丁牡丹,捏住她下巴,抵在墙上。 “美女,呐,估计这是你最后一次听到别人叫你美女了,以后,“丑八怪”三个字将陪伴度过以后的人生。” 叶凡怪笑着,刀面贴在丁牡丹脸蛋上,顺着脸蛋刮了刮……尼玛,这也能刮下来一层粉,这女人脸上到底粉刷了多少层!? “不要,不要碰我,我把玉镯给你。”丁牡丹吓得面无血色,尿差点都快吓出来了。 没办法,女人最看重的是脸蛋,特别是爱美的女人,若是在她脸上划几刀,那相当于要了她的命。 这就像上次叶凡拿着刀抵在韩三尺命根子处,威胁要把他小弟弟割掉一个道理。 男人嘛,下面那点玩意儿最受不得威胁,意志力再坚韧也不管用。 “怎么,这么快就给我了,是想替我省钱吗,用不着这么客气,这点钱我还花得起。” 叶凡仍没有放过丁牡丹,刀面仍在她脸蛋上刮着。 看着叶凡那像惯犯的一样狰狞脸色,丁牡丹全身都抖起来,几近哭道:“我求求你了,不要划我的脸,我把玉镯给你,我不要钱了,本钱都不要了。” 呵,真是大转折啊,先前叫嚷着要160万,现在却是连本钱都不要了。 果真恶人还需恶人磨! 叶凡松开了她的下巴,退开两步,朝她勾了勾手。 丁牡丹立即取下右手腕上的玉镯,交到了叶凡手里。 叶凡看了看玉镯,眉头不禁微微皱起。 他虽然看不懂玉质,但手上这玉镯做工明显很粗糙,再者缺少那种晶莹剔透的感觉,难道这就是沈韵的传家之宝吗? 不至于吧! 先不说别的,光是翁香不想还玉镯这点,就能推测出玉镯的价格肯定不菲,但手里这玉镯,真心不像只好镯子…… 叶凡看了丁牡丹一眼,只眼她眼神躲闪,忐忑不安的样子。 明显有猫腻,那无非就是这女人拿一只假镯子糊弄自己。 呵,可以啊! 叶凡有些冒火,突然又一把捏住丁牡丹的下巴,手中水果刀果断朝着她脸蛋扎了下去。 咳咳,准确的说是,顺着她脸蛋扎在了墙上。 “啊” 丁牡丹真以为叶凡是扎她脸蛋,吓得一声惨叫,裆间立即湿渍渍的一片,果断尿了。 “闭嘴,你他玛的是把我当二愣子耍是吧,拿个这玩意儿忽悠我,当我眼瞎吗。” “呜呜呜呜,我不敢了,我错了,我回去拿真的给你,求你不要碰我,求求你了。” 丁牡丹哭得稀里哗啦,哪还敢耍滑。 不得不说,这女人真不是一坨好菜,也很狡猾,之前她接到她母亲的电话后,立即到玉店买了一个一百多块钱的手镯,就是刚给叶凡的那只,然后想着以保管费和利息的名义狠狠要一笔钱,再把这一百多块钱手镯交出来。 够黑笔吧,一百多块钱想套160万,还要占着真品,纯粹是把人当宝耍。 实际上,丁牡丹就是想赖皮、黑钱,因为她很清楚当时并没拍照,也没有相关鉴定,就只写了一张凭据,完全可以借着这点把玉镯吞了。 哪料到碰到了恶霸一样的叶凡,三五几下就吓得她崩溃了。 随后,叶凡放丁牡丹回去拿玉镯,他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。 依叶凡的估计,丁牡丹这女人绝对不会就此老实交出来,肯定还会耍出其他名堂。 这也是叶凡没有跟她一起去拿玉镯的原因,就是要让她把手段耍尽,自已再狠狠打击,打击得她再生不出歪心思为止。 果真跟叶凡预料的一样,半个多小时过后,丁牡丹带着四个警察冲了进来,一进门,就脸色狰狞指着叶凡道: “刚才就是这狗娘养的打我,还把我们家门踢坏了,还打了我妈和保镖。” 穷凶恶极啊! 叶凡站了起来,脸色冷得像铁板一样,期间还夹杂着一股戾色,只因为丁牡丹刚才骂了他:狗娘养的。 骂叶凡可以,但叶凡绝不允许他人骂自己的娘,可以说是触碰到了叶凡的逆鳞。 他直接朝丁牡丹走去。 丁牡丹还没清醒,还当自己是大人物一样,颐指气使吆喝那四个警察道:“把这狗娘养的给我抓起来……” “啪!” 话没说完,叶凡突然身形一闪,一个箭步冲到丁牡丹面前,扬手就是一巴掌。 打得丁牡丹脑袋一歪,一声惨叫,捂着脸惊恐往外跑。 几个警察没料到叶凡当着他们的面还敢动手,立即冲上来,欲控制住叶凡。 但叶凡猛的一瞪,厉声喝道:“谁敢碰我!” 四个警察生生止住步子,硬是不敢接近叶凡。 只因为,四人都从叶凡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,狂燥,暴戾,甚至还带着杀意…… 气息和气场虽然不是实物,但确实是存在的,像很多上位者,往那一站,就有一股扑面而来的能者气息,像许多穷凶恶极的人,哪怕一个眼神,一个微笑,都会透出一股噬血的疯狂。 四人现在就清晰的感觉到了叶凡身上炸泄出来的恐怖气息,这气息凶猛的像怒浪一样,扑面而来的同时,也刺激得四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 “同志,动手打人是不对的,你和这位女士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为首的警察试图跟叶凡沟通。 叶凡根本就没diao他,眼神如刀子一样盯着躲在门外的丁牡丹。 这贱女人还没清醒,竟还要骂四个警察:“你们眼瞎了吗,没看到他刚才打我吗,还傻笔一样站在那里干吗,再不把他抓起来,我让我老公找你们领导。” 话音还没落地,一道声音接话道:“怎么回事?” 丁牡丹回头一看,欣喜若狂:“老公,你来了,快来帮我收拾这畜生。” 翁香也是欣喜若狂,忙跑过去打招呼:“姐夫,你来的太好了。” 不是来得太好了,而是丁牡丹早就打了电话给他,是叫他过来收拾叶凡的。 只是,为毛丁牡丹叫这人叫老公,而她妈却叫他姐夫,这是一个什么概念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