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9章 真的很牛吗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919章 真的很牛吗

第五式是雷龙斩! 当年,叶凡父亲便是修炼到了这一式,但便没有修炼成功,一是修为未到归空境,二是因为身体的筋脉和骨骼承受不住这一式的威力。 如今,叶凡已成功踏足归空境,且经过锻骨法的粹练,已修成银骨,完全达到了修炼第五式的条件,就看叶凡能不能参悟透“雷龙斩”的奥义了。 另外,修为达到归空境以后,便可修炼域类功法,而在极武学院的课程之中,有一门功课便是《域》,虽然讲的不是具体的域类功法,但从简入繁的讲解了域类功法的本质和奥义。 叶凡在自学完这门功课以后,越来越认为:七象拳应该就是域类功法,只是因为自己先前的修为境界不够,所以,一直没能发挥出七象拳类似于域类功法的威力。 现在,他的修为境界已经够条件了,那么,是不是可以把前四式的威力推到一个更高的境界。 叶凡正在这样尝试,但试来试去,都没能如愿,飓风起仍是原来的飓风起,疾雨来、云压顶和火燎原也是如此。 难道自己的判断错了? 还是自己没有找到方法? 叶凡更愿意相信是后者,因为,当初在地虎门的时候,叶凡身陷绝境,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人(叶凡舅舅苏兮冉),他当着叶凡的面,演示了七象拳,轻而易举的斩杀了地虎门的掌门人。 对方七象拳所展示出来的威力,远不是叶凡所使出的七象拳可比的。 也就是说,叶凡到现在还没有发挥出七象拳的真正威力。 遗憾的是,叶凡花了好几天时间摸索和尝试,仍是没有找到门路。 无奈之下,叶凡只好放弃了尝试,不是不想尝试了,而是时间紧迫,还不如先学会雷龙斩。 再者,他还要赶紧感悟剑碑剑迹,以及自学各门课程,根本就没有时间耽误。 随后的时间里,叶凡一门心思钻研雷龙斩和剑碑剑迹,但转眼半个月过去了,仍是没有进展。 叶凡不禁暗暗着急,可再着急,也解决不了问题。 快月底的时候,去了极海之地,之前几次,叶凡都是一次性把阳元海吸收到了饱满状态,而这一次,他拼命吸收之下,都没能吸收饱满。 准确来说,还差了一大截,依叶凡估计,至少还要吸收五次或六次,才会到饱满状态。 这意味着:踏入归空境以后,境界的提升速度明显变慢了,或者说,变难了。 正常,修为境界越是往后,越难提升,不止叶凡是如此,其他修炼者也是一样,但叶凡是双元海,他的提升速度只会更慢、更艰巨! 下个月来临,三号的时候,学院给叶凡和腾藏安排了任务。 叶凡本想直接放弃,因为他的心思现在全在雷龙斩和剑碑剑迹上,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任务上。 但学院硬性规定了:必须执行! 好吧,没得选择,只好接受。 这一次,只有他和腾藏两人执行任务,似乎是针对他俩的考验。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任务的具体内容是什么,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,绝不是轻松的事。 上船,离开了极武学院。 几天以后,到达了俗世的码头边,终于知道了任务,是护送几个人去某个地方。 至于是什么地方,任务中没有明说,叶凡问了黑胡子,黑胡子也不知情。 两人在船上等了两个多小时,要护送人来了。 两人,一老一少,老者约六十多岁,长相普通,穿着虽不华贵,但绝对是个大高手。 后来得知,这老者叫于华。 另一个约十七八岁,叫于思淼,长得眉清目秀,有些俊俏,但脸色苍白,身材瘦弱,眼中无神,一副病殃殃的样子。 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身份是什么,但能让极武学院派遣学员护送,那足可看出他们的身份不俗。 确实如此,比如: 当于华和于思淼得知是叶凡、腾藏护送时,两人脸上立即涌起不悦之色,明显是不满意。 老者于华没有说什么,但年轻的于思淼直接对黑胡子抱怨道: “之前我们已经和你们说得很清楚了,要多派几个人来,要绝世高手,你们怎么就派来了两个人?而且还是两个一年级学员,太敷衍了。” 听他那口气,有些不得了啊,似乎并不畏惧极武学院的名声…… 黑胡子笑了笑道: “这是学院安排的,自有其中道理,两位不妨先试一试。” “试一试?你开什么玩笑,万一我因此丢了性命,你们负责得起吗?” 我去,这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?有如此显贵吗? 叶凡真怀疑是这青年不知天高地厚,但发现黑胡子竟然保持沉默……这态度,值得琢磨啊。 难道这青年的身份真的很不一般吗?难道其家族或宗门势力还要凌驾在极武学院之上吗? 想到这种可能,叶凡不由得多打量了两人几眼,可惜,看不出什么名堂。 眼见黑胡子不说话,老者于华开口说道: “少爷,权且试一试吧,如果真不行,那我们就不冒险,回头再让老爷找极武学院的麻烦。” 于思淼嘴唇动了动,本是想说什么,最终没说了,不过,很是嫌弃的望了叶凡和腾藏一眼。 叶凡当作没看见,甚至巴不得对方不要他和腾藏护送,那可省出几天时间。 遗憾的是,对方没有这样做,而是勉强的接受了叶凡和腾藏两人。 随后,叶凡和腾藏跟着对方走了,不知道要去哪里,不知道要做什么,也不知道会要面对什么。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即:于思淼非常看不起两人,比如: 几人才走出几步,他便森冷说道: “你俩别跟的这么紧,隔远一点,另外,我认真警告你们一下,别以为自己是极武学院的学员,就觉得了不起,说句难听的,极武学院在我眼里,就那么一回事,就算是你们学院的院长来了,我也没好脸色给他看。” “……” 我勒个去! 这么刁笔吗!? 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? 叶凡心中不禁涌起浓浓的好奇。 那么,这年轻人的身份,真的有那么牛吗? 只能说,确实牛,很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