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.第196章 放狗咬人 - 最强特种兵王

196.第196章 放狗咬人

次日清晨,吃过早餐后,叶凡载着沈柏出门了。 葛莉和沈韵都想跟着去,但叶凡没让,主要是因为这不是靠说理能说清的事,如果能说清,早就说清了,哪还会等到今天。 沈韵只好顺从,不过,在叶凡出发前,她把叶凡拉到一边,一再叮嘱:不要把事情闹大了,不要闹得不可收拾,毕竟父母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经不过折腾和担心受怕。 叶凡点头应允,又借机捧着沈韵脸蛋吻了一下额头:“放心吧,老婆,在家等老公的好消息。” “……” 沈韵一阵凌乱! 沈柏带路,车子开进了金缘别墅区,到了某栋单体别墅前。 别墅外面围了一圈铁艺拦栅,还可见院内有两条狗。 赫,好像是两条藏獒,不过,被链子锁上了。 看样子就是有钱人家。 叶凡按响门铃,不一会儿,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出来了,应该是保姆。 她询问叶凡有什么事。 叶凡直接告诉对方道:“我找翁香。” 翁香就是沈韵母亲的同学兼朋友,当初就是把玉镯抵在她手上。 “请问您是……”保姆询问道。 “华夏国专项处理不要脸的人特情处的高级干部,去吧。” “……” 那保姆被叶凡这开头是“华夏国”,末尾是“高级干部”的来头吓住了,匆匆跑去汇报了,至于中间那一段话,她真心没听懂。 旁边的沈柏听明白了,哑然失笑的同时,又有些无语。 他不由得看了叶凡一眼,竟是越看越喜欢这货。 咳咳,都说岳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,难道岳父也一样吗!? 没多久,就见那保姆领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出来了,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壮的保镖。 清楚可听到那保姆咬着舌头在汇报:“夫人,他说的太快了,我只听见什么华夏国专项,还有高级干部,应该不简单。” 这妇人正是翁香。 叶凡已看清她样貌,好家伙,腰像水桶一样,哦,分不清腰在哪里了,脖子也看不到了,脸上也是肥肉赘赘,整个肥啊。 还特炫富的戴着一根大金项链。 更有意思的是,她还像大老爷们一样的叼着一根雪茄,挺有爷范啊。 她已走近门口,看到了叶凡和沈柏。 当即脸色一寒,冲着沈柏破口大骂道:“沈柏,你有神经病吧,是不是非得我叫人把你打一顿,或者丢到牢房里去蹲几年,你才会清醒。” 明明认识沈柏,昨天却在公共场合说不认识。 再说,这气焰,好个嚣张啊,开口就要打人,还威胁要丢牢房去,牛笔啊。 “喂喂。” 叶凡晃了晃铁门,两眼浑圆瞪着她道:“开门。” 叶凡这脸相能震住人,翁香就不敢随便骂他,皱着骂道问道:“你是谁?” “我是专门收拾不要脸的高级干部,这是我岳父。” 那保姆缩了缩脖子,一阵心虚,总算听清楚是什么高级干部了…… 翁香自然也听到了,也知道两人是来干吗的,当即戾色骂道:“你个傻笔,给老娘滚远点,不然,老娘放狗咬死你们。” 艹,恶霸啊! 叶凡没兴趣跟她啰嗦了,直接一脚踢在铁艺门上。 “砰”的一声,铁艺门直接被他踹开,吓得翁香和那保姆退后了好几步。 那保镖立即一个箭步冲上前来,厉喝道:“找死,给我滚出去。” 说完,一拳轰向叶凡面门。 叶凡一闪身,避开对方拳头,贴近,毫不客气一拳轰在对方小腹上。 对方立即一声痛哼,佝着身子躺倒在地上。 一个照面,一拳,简单直接! 翁香的眼睛和嘴巴惊得浑圆,万万没有料到叶凡一拳就把她高价请的保镖放倒了。 短暂的惊骇过后,她转身往屋里跑,边跑边惊恐叫道:“大兵,快带人出来,快放狗,要杀人了。” “……” 尼玛!谁要杀人了!? 叶凡没兴趣跟她计较这些,也没追她,跟着她往屋内走去。 翁香确实是胖,但逃起来丝毫不含糊,一下子就钻进了屋里。 她刚进屋不久,立即就有一个壮汉冲出屋,手中拿着一根塑胶警棍,大吼道: “那里来的小杂种,报上名来,老子让你横着出去。” 说得凶恶,但他并没有扑上来,而在守在门口,估计是那翁香交待的。 叶凡没理他,一步一步走上台阶,一步一步逼近他。 对方应该是被叶凡浑身冰冷的气息和凶恶的脸蛋刺激到了,明显紧张了。 他紧了紧手中警棍,又恐吓道:“再不站住的话……” 话没说完,叶凡突然一个奔袭步,果断一脚踹在对方肚子上,直接把对方踹进了屋里。 然后,叶凡迈进屋,关上了门。 这是要关门收拾人吗!? 沈柏没跟过来,回了车里,是叶凡的意思,让他在车里等着就行。 此刻,他正在车里唏嘘不已,是唏嘘叶凡太狂暴了,跟先前的的感观完全是360度的大颠覆。 他真心有些想不明白了,女儿是怎么降伏这样一头洪荒猛兽的!? 不会闹出人命吗? 曾为教育工作者的他,真有些担心事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,但女儿出发前悄悄跟他说了:爸,你等会听他的就可以了,不用担心他吃亏,他不是没脑子的人,鬼得很。 屋内,两边对持。 叶凡坐到了沙发上,顺手从茶几的烟盒里拿了一支雪茄闻了闻,浅笑道:“不错啊,特立尼达,还挺有品味。” 说完,像抽自已家的烟一样,点燃了一根,塞在嘴里。 看着他这样子,那壮汉和翁香莫名的身心紧张,一是因为叶凡表现出来的身手太利害了。 二是,他身上泄露出来的气息像刀子一样刺人,哪怕是轻轻的一个浅笑,都邪气冷冽得很,刺激得两人身上的鸡皮疙瘩没停息过。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翁香躲在那壮汉身后,满脸紧张问道。 “你傻吧,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我是专门收拾不要脸的高级干部,也就是收拾你这种不要脸的人,还有,沈柏是我岳父,你拿了我岳母娘的玉镯,还,还是不还?” “我才没拿,你少放屁。” “呵,没指望你承认,看来只来上硬家伙伺候了。” 叶凡站起身,手指捻着雪茄朝翁香两人走去。 “这该死的大兵,怎么还不来。”翁香着急望着后门,恼火骂了一声。 话音还没落地,一个人牵着两条藏獒从后门冲了进来。 翁香脸上狂喜,连忙叫道:“快,快,放大虎,二虎,咬死这畜生,私闯民宅,咬死了也没事。” 牵狗的人当即弯腰取下狗链,嘴里“吱”了一声,那两条藏獒立即狂吠着冲向叶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