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.第195章 就会撩拨人 - 最强特种兵王

195.第195章 就会撩拨人

姜还是老的辣啊! 沈韵就被老妈的神色和话语骗过,差点抖出真情。 在叶凡仅穿一条裤衩蹦出来的攻势下,葛莉心中的怀疑全消。 随即,葛莉把沈韵拉到了门外,关上了门。 叶凡这不安份的货立即跳下床,蹑手蹑脚走到门口,贴着门听起来,听见葛莉在门外小声问道: “小韵,你们在那方面有没有做预防措施?” 问的应该是羞羞方面的事。 沈韵当即满脸臊红叫了一声:“妈……” “好了,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想和你说,你年纪不小了,如果怀上了,千万不要打掉,可以生下来,这时代怀胎结婚多的是。” “……” 嘿嘿,观念先前啊! 叶凡暗笑,回到了床上。 不一会儿,沈韵进来了,清楚可见满脸通红,真是妩媚欲滴啊。 叶凡不由得两眼冒起绿光,不过,装作不知情问道:“老婆,怎么了?脸怎么这么红?哪里不舒服吗?” “没…没事!” 沈韵别扭应了一句,随即意识到这家伙又在叫自己老婆。 “你少占我便宜,赶紧把裤子穿上。” “嘘!小点声,你老妈说不定等会还会杀一记回马枪,不能穿。” “……” 真有可能啊…… 那咋办,难道允许他穿大裤衩睡吗?这…… “韵姐,你知道的,我是一个正直的人。” “才怪!” “就算不正直,但决不会做那种霸王强上弓的事。” 说到“霸王强上弓”几个字,叶凡心里一颤一颤,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哦,真心好奇…… 但沈韵还真有点信了叶凡满脸的凛然与浩气。 或者说,不信了也没办法啊。 哎,就这样熬一晚吧,又便宜了这混蛋。 关灯,上床! 第一次同床,虽不共枕,注定心里难以平静。 于是,两人有意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。 聊了十几分钟后,叶凡狼尾巴开始翘起来了,开始用深沉且带着诱惑的语气说道: “韵姐,如此良辰,你说我俩是不是要做点什么事。” “……闭嘴,睡觉!” 仅仅沉默了三十秒还不到,叶凡又说道:“韵姐,你能不能让我亲一下。” “……你找刺激是吧。” 再几秒,又说道:“我总感觉我不做点什么的话,会对不起自己啊,别人会骂我不如畜生,或者畜生不如。” “……” 沈韵二话不说,翻身下床,找到一把剪刀,在叶凡面前晃了晃,语气危险道:“来啊,你尽管做点对得住自己的事,看我不剪了你的命根子。” “……睡觉!” 沈韵哼了一声,把剪刀塞到枕头下,上了床。 没办法,剪刀都拿出来了,没望了,还不如睡觉! 真不是装的,眼见没希望,叶凡真安心睡了。 沈韵刚开始还以为他是装的,有意探着脑袋观察了一会儿,这才确定这货真的睡着了。 她不由得一笑,微不可闻嘀咕了一句:“真是没心没肺。” 睡吧! 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沈韵豁然发现自己缩在叶凡怀里,而这混蛋抱着自己的腰,睡得像只小猪一样…… …… …… 起床后,早起来的葛莉已经准备好了早餐,告知沈韵,等会要出去吃生日饭,如果时间赶得及,就直接回老家,如果赶不及,就还会在这里住一晚。 吃完早餐后,几人各自出了门,各忙各的事。 沈韵和韩果去了工地,叶凡则跑去看姜丕,陪他闲聊了一会儿,又找到秦越,教他飘移…… 一直到下午五点多才回家,进门即发现沈韵、韩果、以及葛莉、沈柏都在屋里。 几人脸色都不好看,且葛利两眼红肿,似乎是刚哭过。 “怎么了?”叶凡眉头微皱,忙上前问道。 四人都没有说话。 叶凡不由得有点着急,又问道:“阿姨,怎么了,是不是谁欺负你了,告诉我,我去收拾他一顿。” 叶凡可不是说着玩的,他跟沈韵一样,很护短,受不了别人欺负自己的朋友或亲人。 准确说是,他本来就有这种性格,但入师门以后,经过师门文化的熏陶以后,这性格更加明显了。 正如拜师时他师傅说的那句话:你们在外面打架,只要有理,就要打赢了回来,一个打不过的话,就叫师兄弟上,三师兄弟都打不过的话,就叫我上! 听到叶凡的话,葛莉又忍不住掉了眼泪,想说什么,但哽咽着说不出来。 沈柏叹了一口气,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。 原来是:当年两老经济拮据,急需用钱的时候,葛莉把一个祖传的玉镯押在一个朋友那里,从朋友那里借了十万。 但后来,两老凑齐了钱,想拿回玉镯时,那朋友却避而不见了。 两老一直为这事找了她五六年了,但对方就是不见面。 这次,两老听偶然听到信息说:对方今天在酒店做五十大寿,于是两老连夜赶了过来,也趁着酒席的时候找到了对方。 但对方根本不承认这回事,甚至还说不认识两人,骂两人是神经病,直接叫人把两人赶出了酒店。 葛莉就是因为觉得拿不回来玉镯了,觉得愧对列祖列宗,所以伤心落泪。 “艹,还有这种事,太不要脸了吧。” 听完后,叶凡爆了一句粗口,满脸凶相。 他一冒火,可管不了什么粗口不粗口了,全凭着性子来。 “阿姨,你告诉我,你那朋友是谁?我帮你要回来。” “哎,哪那么好要,我和老沈跑了好几年了,不止要不回来,而且,她态度越来越恶劣,再者,她家权势不小,闹翻了就更没希望要回来了。” “怕他做什么,他再有权有钱,也得讲个道理。” 顿了顿,叶凡问道:“阿姨,你们当年应该写了凭据吧。” “嗯,有。” 沈柏从兜里拿出一个小夹子,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。 叶凡看过一遍,道:“写得这么清楚,那就更加不用怕了,明天,叔叔你带我去他家,我铁定帮你要回来。” “他们家……” “不用说那么多了,哪怕他们家是阎王爷的亲戚,我也要他乖乖吐出来,哼,竟然敢抢我岳母娘的东西,找刺激。” “……” 沈韵被“岳母娘”几个字刺激得满脸通红,再一想起早上两人相拥的睡姿,小心脏更是不争气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 她心里无力暗骂了一句:没心没肺的混蛋,就会撩拨人…… 《哎,每一个故事情节都是羊羊费尽脑汗想出来的,你们看着或许不觉得什么,但情节若是散了,你们会觉得像猴把戏,若是写得太细了,你们会觉得啰嗦,若是写得太虚了,你们会觉得太假,而且,百口难调啊,满足了这位,未必满足了他人……啥也不说了,来推荐票、来书评、来打赏支持吧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