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4章 叶飞夜和宁蝶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884章 叶飞夜和宁蝶

竟是先贤当年的佩剑!!! 就是那把和地狱老魔大战七天七夜后,断掉的佩剑吗!? 肯定是! 之前,叶凡问川不息剩余半截断剑的下落时,川不息曾说过:等你进极学院后,便能看到它了。 如此看来,应该就是眼前这把。 那这半截断剑上,肯定有剩余的符文,如果叶凡能看到,便能目睹完整的符文了。 想到这,叶凡心中波澜顿起,恨不得马上拔出来看一看…… 当然不可能冒失这样做,叶凡按住心中激动,问道: “老师,这是不是半截断剑?” 老师微讶,问道: “你怎么知道是半截断剑?” “上次去极渊之地执行任务,任务和先贤的佩剑有关,后来听川老师说到了先贤佩剑的事。” “难怪。没错,确实是半截断剑。” 老师恍然,接着说道:“先贤把半截断剑插+入剑碑,是有缘故的,因为这断剑上刻着一套剑术,这套剑术的作用,是为了弥补先贤剑术中的缺陷,虽然先贤用剑上的符文弥补了剑术中的缺陷,但就像用补丁封补漏洞一样,原剑术中的缺陷仍然存在,先贤只是无奈之下用的权宜之计。 先贤希望后人能弥补这种缺陷,因而订下了规矩,谁如果能写到第九字的第一笔,便可拔出断剑,参悟剑上符文,以供参考。哎,可惜时至今日,都没有人能写到第九字的第一笔。” 原来是这样! “第二届校长也没能写到这一笔吗?” 之所以这样问,是因为相传第二届校长是完全领悟了先贤剑术的唯一一人。 老师摇了摇头:“没有,第二届校长写到了第八个字,到第八个字最后一笔时,便再也无法下手。他和建校先贤一样,碰到了同样的难题。” “那先贤有没有说出第九个字是什么?” “没有,因为先贤也不知道第九个字要写什么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哑口,以先贤那种大能,都不知道第九个字要写什么,那后人岂不是更加不知道。 “好了,再和你们说另外一事,武学院那块剑碑,蕴含的是“剑之无常,剑之无形”的真理,而这块剑碑所蕴含的是“手中无剑,心中有剑”的奥义,这八个字,加上第九字的第一笔,都不是用剑写下的,而是先贤用手指写下。” “……” 手指吗!? 叶凡啊大了嘴巴! 老师接着说道:“只有领悟了“手中无剑,心中有剑”的奥义,才可临慕剑迹,这一点,你们一点要切记,这些字中蕴含着恐怖的剑气,当你们用手指临摹时,若是走的路不对,剑气便会动荡,如果不及时抽手,手指便会被剑气切割,碎成肉沫,切不可逞强,这可不是恐吓你们,有不少学员就犯了这种错误,送掉了手指,成了残疾。” “嗯,学生谨记在心!”叶凡认真应道。 随后,老师带着两人离开了剑台,接着去了两处地方,一一讲解完毕后,带着两人认了教室和食堂,再回办公室,把课本给两人。 最后叮嘱道:“明天早上七点之前,你们来办公室,我给你们介绍你们的主管老师,今天先休息吧,没其他事的话,你俩可以回去了。” 叶凡和藏獒回到了自己“新家”。 把随身物品整理好以后,叶凡马上开始翻阅起书本,腾藏则是自觉的盘腿静坐,展开修炼。 中午时分,两人前往食堂,在食堂里碰到熟人宁蝶! 宁蝶看到两人,完全怔住,诧异道:“你俩……怎么在这里?” 叶凡没有说话,紧紧的盯着宁蝶的脸蛋,只因为,在宁蝶的右边脸颊上,多出来一个刺眼的“x”字疤痕。 疤痕上皮肉外翻,结着痂,可看出疤痕是最近才留下的。 是谁留下的?好好的一张漂亮脸蛋,怎么变成了这样? “你脸上是怎么回事?”叶凡不答反问。 “没什么,你还没回答我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 “我们跳级极学院了。” “什么!?” 宁蝶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,难以置信的望着两人。 怪不得她这般反应,要知道叶凡和藏獒入学还不到一年,才一年级学员,怎么就跳级极学院了? “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 “当然不是。” “那你们是怎么跳级的?” “我已经悟透了武学院剑碑上的21字,腾藏则是实力猛增,武学校已经没有敌手了。” “……” 宁蝶哑口,说不出话来。 但回头一想,以叶凡的能力,领悟透21字不是难事,但腾藏的实力未免增长得太变态了吧。 想当初,她收拾藏獒易如反掌,而这才隔了五个多月,竟然已经可以横行武学院了…… “你的脸是怎么回事?”叶凡又问道。 “没事,你别问了,对了,你们分在哪一班?”宁蝶明显是有意岔开话题。 而她越不说,叶凡越觉得不对劲,想了想后,直接问道: “是不是狼头帮的人为难你了?” 宁蝶低下了头,沉默着。 叶凡的火气则是一下子冲到了头顶,他已从宁蝶的沉默中明白到,肯定就像他猜的这样,是狼头帮的人干的“好事”。 至于原因,不难猜测,肯定是因为宁蝶任助教的时候,帮助了叶凡,被狼头帮记下了一笔,等她入极学院以后,立即清算了! 且是毫不留情的在宁蝶的脸蛋上留下了两笔,这无异于把耻辱钉在了宁蝶脸上。 好狠的手段! 该死的狼头帮,太欺负人了! 叶凡咬了咬牙,追问道:“是谁下的手?” 宁蝶微微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算了吧,都已经过去了,我不计较,你还计较什么。” “这不是计较不计较的事,而是他们太欺人太甚了,你越是让步,他们越无法无天。” “叶凡,这里不是武学院,这里远比武学院还要残酷,武学院还有同学之情,还有一些规矩约束,但在极学院里,一切都是凭实力说话。” “比如?” “比如我现在是天榜最后一名,那就是极学院里最底层的人,凡属是比我排名高的人,我都要尊如师长,哪怕是在路上碰到他们,我都要站在路边,给他们让路,否则,就是挨收拾了。 这种事,在武学院不存在,但在极学院里,是最正常不过的事,你们马上就会体验到了,不是我不想抗争,而是根本就没有实力抗争,只能按照极学院的规则来。” “……”

上一篇   第1883章 半截断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