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3章 恶人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843章 恶人

听到叶凡说她是处子之身,红茶的笑容僵住了,不过,她随即轻锤了叶凡胸口一下,带着一些娇羞道: “你是哄我开心吧,这里可是妓+院,哪还有什么处子之身,早就被人破了。” “是吗?” 叶凡忽然一翻身,把红茶压在了身下,邪异笑道:“是不是处子之身?我验一下就知道了。” 说完,叶凡抓住其内+衣的肩带,往下一扒,胸前顿时露出一片雪白风光。 红茶慌了,拼命扭着身子挣扎道:“你要干吗?快放开我。” “你之前不是说了吗,要我征服你,我可是按你的意思来,哦,对了,你还可以让我兴奋得像头牛,这必须试试。” 说完,叶凡从红茶的指间取下那根针,自己扎在了自己身上。 看到叶凡的举动,红茶的小嘴啊成了o型,想不明白叶凡这是干什么,既然知道她心怀不轨,那为什么还自己扎自己?这家伙是疯子吗? 不过,她马上欣喜若狂,紧盯着叶凡,等着针上的药效发作。 可是,等了好一会儿,叶凡仍是神色平静。 这是怎么回事!?平常只要几秒,药效会立即发作,对方会神色恍惚,眼神迷离,而现在,叶凡眼神冷静得水波不兴…… “怎么没反应?是不是没扎对地方?那再扎几下吧。” 叶凡拔下身上的针,又接连在身上扎了好几下,扎完以后,信手把针扔到了床下。 红茶仍是期盼着药效发作,但等的越久,身心越寒。 她不得不承认:针上的药效对叶凡根本就没有用,这是一头怪物! 当然没用,叶凡百毒不侵,岂会怕她这点玩意儿,不过,他特意感受了一下药效,头脑有眩晕感,产生幻觉,肯定是迷+魂药之类的迷+药。 意识到自己这种手段根本就奈何不了叶凡时,红茶身心涌起惊恐,恐吓叶凡到: “马上放开我,不然我叫人了。” “叫啊,尽管叫,你以为我这身伤疤是天生的吗?不怕告诉你,每一道伤疤都可以代表一条人命,就算比你恶几倍的人,我都杀过不少,所以,你尽管叫,不用考虑我会不会害怕。” “……” 红茶说不出话来,直觉告诉她:对方很危险,十分危险,就像他身上和脸上的伤疤一样,狰狞而可怕! 她忽然很后悔刚才挑叶凡,要是选另外两个,绝对不会是眼前这种情况。 “你到底想干吗?说吧。” “常在春在哪里?” “不知道。” 叶凡手一扬,把她另一边的肩带也扒了下来,如此一来,胸前峰蛮已经露出了大半。 红茶身心惊悚,下意识的想大叫,但看着叶凡冰冷刺骨的目光,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忍住。 “继续,常在春在哪里?” “你……我真不知道!” 叶凡抓住其内+衣,猛的一扯,内+衣被蛮横扯断,随手一扔。 红茶胸前已经毫不遮掩,风光尽露。 她吓得一声尖叫,脸蛋瞬间通红,拼命挣扎着,但丝毫没用。 “再不说的话,就是内+裤了,继续回答,常在春在哪里?” “不知道。”红茶羞怒交加吼道。 叶凡抓住了其内+裤边缘,就要扯下来。 “等等。” 红枣怕了,忙惊慌叫道。 叶凡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阴冷看着她。 “你…你找常在春干什么?” “几十分钟之前,朱录已经被人追杀至死,这群人的目标是常在春,他迟早会被这些人找到,你早点告诉我,他或许还有机会活下去。” “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追杀他的人?” 叶凡沉吟了一会儿,拿过自己的衣服,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铭牌,垂在红茶眼前,问道: “你认识这个吗?” “……极武学院。” “是。” “你真的是极武学院的人?” “不然呢?” 红茶一阵沉默,最终选择了相信,冷着脸道: “你先放开我,我再告诉你。” 叶凡真放开了她。 红茶连忙拿过衬衫,匆匆穿上。 穿完以后,她冷声骂道:“恶棍,流+氓,极武学院怎么会出你这种学生。” “很奇怪吗?妓+院里都有你这种没破身的头牌,极武学院怎么就不能出我这种学生?” “……” 红茶呛住,咬牙恨恨盯着叶凡,似乎恨不得把叶凡生吞活剐。 叶凡可没心思和她斗嘴,再次问道:“常在春在哪里?” “你要找他干什么?” “这个问题,我刚才已经说过了。” “他藏在我家里。” “你家在哪?” “街道西边。” “走,带我去。” “我没空,要去你自己去。”红茶口气很冲回应道。 “是吗?刚好我有的是时间,来吧,我们聊一聊,你和常在春是怎么回事?他不是你的老相好吗?你怎么还是处子之身?” “关你屁事啊。” 叶凡忽然出手,锁住其喉咙,拖到面前后,阴冷盯着她道: “是不是我对你太客气了?信不信我先奸了你再杀。” “……你敢!” “试试就知道我敢不敢了?” 叶凡另一只抓着了红茶的衣领口,红茶赶紧叫道: “住手,我说。” “别再挑战我的耐心,我问什么,你就老实回答,不然,别等失了身再后悔。” 对待这种场合的女人,且是生活在极渊之地的女人,唯有以恶制恶才省时省力。 红茶完全拿叶凡没办法,只好如实回答: “常大哥并不是我的老相好,他是我结拜的哥哥,之所以对外称老相好,是是我在这里无依无靠,而常大哥是赖老板手下的人,有他罩着,别人不敢找我的麻烦。” 原来是这样! “赖老板是谁?” “妓+院的老板,在极渊之地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” 听到这,叶凡思索起来,那个玉龙苑子弟死前曾说过:常在春和他们并不是一伙的,属另外一股势力,常在春也想偷八尾猫,而常在春是赖老板的人…… 那么,是不是可以推测:是赖老板派遣常在春去偷八尾猫的。 想到这,叶凡问道:“你说的赖老板,是不是和青云赌馆的老板徐小艳不对路?” “是,徐小艳想吞并赖老板的妓+院生意,而赖老板想吞并徐小艳的赌馆生意,两人一直暗斗。” “徐小艳知道常在春是赖老板的人吗?” “知道,徐小艳到处找常大哥,就是想抓到他后,反过来找赖老板的麻烦。” “那赖老板呢?” “这还用说吗,当然不想给徐小艳这种机会,他也在到处找常大哥,想除掉,免除后患。” “没找过你吗?” “隔墙有耳。” 原来红茶之前说“隔墙有耳”是这个意思。 叶凡已经基本了解了情况,接着问道:“你那根针上是怎么回事?”

下一篇   第1844章 上来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