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8章 好玉要雕刻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98章 好玉要雕刻

“这真的是他说的吗?” “是他说的。”宁蝶点头道。 听到这答案,川不息和淘益对望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。 实在是太意外了,一个一年级的学员,仅接触了剑碑几次,而且是散修,却说出了这番话,简直可以用“匪夷所思”来形容。 “他还说了什么?”川不息随即问道。 “就这些,没有其他了。” “那叶凡自己领悟了剑气吗?” 宁蝶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 “怎么可能?他不是找出了你剑迹上的瓶颈吗?如果他没领悟,那是怎么找到的?” “叶凡说,他只是找出问题,但并没有领悟到剑碑剑迹中的神韵,所以并没有领悟到剑气。” 川不息和淘益哑口,从逻辑上来讲,叶凡说的这话是可以成立的,但另一点,能找出剑迹瓶颈的人,怎么可能领悟不到剑气!? 对于这一点,宁蝶其实也疑惑不解,而且,还有一些话她并没有说出来,即: 叶凡说过:他不像想摹,他要寻找最初的始点,要寻找先贤当年写下剑迹时的状态。 这话太过惊人,宁蝶觉得是异想天开,她怕说出来后,川不息和淘益会视叶凡这自大过度或狂妄无知,所以她没有说! 确实,这些话若是说出来,川不息和淘益十有八、九会认为叶凡是痴人说梦,先不说其他,就是他们两个,都找不到先贤当初的始点,难道叶凡能找到? 更何况,不止他们两个没找到,这上千年里,除了第二届校长以外,再没有一人能完全领悟先贤的意境。 短暂的沉默以后,宁蝶开口道: “淘老师,川老师,我不是偏心替叶凡说话,他真的是个可造之才,但他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好,两位老师能不能帮帮他?” 淘益没有说话,而川不息抽了一口烟,悠悠道: “小宁,这个问题我上次已经跟你说过了,我再说一次,一块好玉,不止要经过岁月的洗礼,还要经过各种环境的磨练,再不断的打磨,精雕细琢,才能成为绝世稀品。 我们学院的宗旨,不是要培养出一批出类拔萃的修炼者,而是要在上百块、上千块好玉中,找出那颗能成为玉王的好玉,我们只是在培养的时候寻找,而不是刻意去把某个学员打造成一颗好玉,因为修炼之路,想要攀到极顶,想要探索未知领域,主要依靠的是个人的条件,是因为等待他探索的路和领域,是前人未曾走过的路和未曾去过的领域。 如果我们给某些学员们温室般的成长环境,那他们在面对极限困难和挑战时,便会撑不住,或者是一泄千里,所以,学院一直主张由学员自由成长,就是要不断的磨炼学员,不断的雕刻学员的能力。” 抽了一口烟后,川不息接着说道:“叶凡的问题,从他入校之前就已经存在了,如果学校要特别照顾他,那最好的照顾就是不让他入校,我想他也清楚入校以后会面对什么样的环境,既然他选择了,就得承担他自己的选择,也要为他自己的选择负责,这是一块极品好玉必须具备的素质,如果他做不到,或没有能力承担,那我们照顾他有什么用,如果他做得到,如果有能力承担,那我们干吗要去特殊照顾他呢,这个道理,你明白吗?” 宁蝶无言以对,她心知川不息老师说的没错,即:叶凡如果真是块好材料,那便不需要特殊照顾,反过来而言,如果不是块好材料,那特殊照顾也没有用。 “小宁,你如果真的想帮叶凡,那最好是放任他自然成长,在你看来,觉得叶凡现在处境不妙,但困难是可以让人成长的,就比如你,上一次如果没有败在寇穹手里,那叶凡便不会找你,你也就没有了这次机遇突破,因为困境你成长了,甚至掌握了化剑气为拳气的玄妙真谛,这便是困难造就出来的机会,对于你是如此,对于叶凡来说,也是如此,对于其他学员来说也是这样。” “老师,我明白了。” “嗯,另外还有一件事,我刚和淘老师商量了,以你现在的能力,已可入极学院了,回头我会向学院领导提及此事,你做好准备,应该马上会让你入极学院。” 这是每个极武学院学员都梦寐以求的事,但宁蝶听到这事却是心里一颤,当即脱口道: “老师,您…您是不是怕我帮叶凡?” “先前没这样想,但现在有这种考虑,不只是为叶凡考虑,也是为你考虑,你如果把心思过多的放在叶凡身上,这对于你来说不是好事。” “……” 宁蝶突然后悔之前说了实话,她心里没有入极武学院的喜悦,而是一心想着:叶凡以后怎么办? 可惜,还是和以前一样,她无力去改变什么,她也帮不了叶凡! 川不息找宁蝶谈话的时候,寇穹正在和另外一个人谈话。 对方二十七八岁左右,身形修长,穿一身白色长袍,意味着他是三年级的学员。 寇穹也是三年级的学员,但与这人相比,气质上差了远远一截。 不止是气质上,从寇穹的神色和态度来看,他对对方十分恭敬。 只见寇穹低着头,小声说道: “我真没有料到那贱+人的实力成长这么快,才一个月,我竟然被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她的拳法太诡异了,闻所未闻、见所未见,到现在我还没想明白。” 顿了顿,他又说道:“辜负了师傅的培养,是徒儿无能!” 赫,竟然叫对方师傅! 对方背对着寇穹,看不到他的神色,他也没有说话。 寇穹站在后面,静静等着。 好一阵后,这人终于开口了,声音平淡不惊,有些沙哑: “实力不够,败了便不是你的错,这事不要再多说了。” “师傅,我一个月以后再挑战她,绝对要赢回来,不能让这贱+人过好日子。” “别说一个月,就算给你一年,你也追不上她了。” “……” “而且,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,宁蝶应该很快就会跳进极学院,哎,机会错过了,可惜啊。” “……” 不知这人所说的“可惜”是指什么? 这人叫:佟舞! 没错,地榜第二名,可谓一人之下,百人之上! 《抓紧写了一章,再祝各位新年好!》

上一篇   第1797章 谈话

下一篇   第1799章 认定的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