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0章 这有错吗?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90章 这有错吗?

第二天,叶凡没有去上课,腾藏也没有去。 叶凡让腾藏全心修炼,他则是琢磨宁蝶剑迹上的问题,但仍是和之前一样,无论怎么琢磨,都找不到出口。 中午,叶凡和腾藏去食堂吃饭的时候,吴天找到了他,说等会给他补课,叶凡直接拒绝了。 宁蝶得知这事以后,气得直咬牙,她让吴天给叶凡补课,是希望叶凡在实践考核中多少能拿点分数,如果能拿到,那则有希望摆脱最后一名,可叶凡直接拒绝了…… 实际上,叶凡现在根本就没有想这事,或者说,心知就算自己补课,仍然会是最后一名。 …… …… 转眼间,到了27号,离月底只有4天了。 叶凡仍是没有琢磨出来,这让他有些着急了,而越是着急,越是茫然…… 28号,离月底还有三天。 虽然还有三天,但29号是理论考试,30号是实践考试,31号休息。 所以,实际上只剩28号和31号两天。 这一天,天气变天了,乌云压在低空,预示着一场暴风雨马上就要来到。 久久琢磨不出的叶凡已经心力憔悴,现在每每一琢磨,便会感觉意识阵阵恍惚,就像马上要晕过去一般。 此时,他望着虚空发呆,脑海中想着:马上就一个月了,真的琢磨不出吗?要放弃吗? 叶凡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! 又一次,他拿起了树枝,一笔一笔的在虚空划着,划到第五笔时,脑海中一晕,整个人栽倒在地上。 旁边修炼的腾藏被惊醒,立即扑到他身前,想扶他起来。 叶凡摇了摇头,有气无力说道: “不用,我就在这里躺一会儿,躺一会便好。” 腾藏看着他憔悴消瘦的模样,难受得两拳紧了又紧。 叶凡就躺在院里的地上,直直望着天空发呆。 即便知道自己不能再费神琢磨了,可脑海中仍是止不住的想着…… 没有人能理解他的执着,或许腾藏能理解,但绝不能完全体会。 而就在叶凡躺在地上、望着天空思索的时候,他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。 他感觉天上那些奔走变化的云,就像是宁蝶手下的剑,时而疾,时而缓,时而浓郁,时而淡薄,时而翻滚,时而静止…… 一时间,他的神识陷入了这种恍惚的错觉之中,他的眼光不禁跟着变化的乌云移动,越看越是入神。 就这样看了十多分钟之后,天空落下了雨滴。 腾藏想要扶叶凡进屋,但叶凡推开了他的手,低声说道: “你进去,我再躺会儿,我好像……抓到一些东西了。” 腾藏不懂,但叶凡说的话他会听从,他便蹲在叶凡身边,陪着叶凡。 雨越下越大,雨滴像豆子一样,倾盆往下倒,打在屋檐和地上时,敲出噼里啪啦的响声。 叶凡一动不动,使劲睁着眼,迎着密集的雨珠看着天上的乌云,看着看着,他闭上了眼睛,脑海中仍是乌云奔走翻滚的画面。 几分钟之后,他再次睁开眼睛,再次紧紧盯着天空的乌云,看几分钟之后,又闭上了眼睛。 如此十多次以后,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看着天空的乌云时,他忽然脸色大喜,脱口叫道: “我明白了,哈哈,我明白了!” 接着,他吼道:“快,腾藏,扶我去林老师那里,不,你背我去。” 腾藏连忙把他扶起,再背到身上,淋着暴雨朝宁蝶的住处跑去。 当宁蝶见到两人时,不禁愣住,无疑是看不明白两人冒着大雨跑来干什么。 叶凡从腾藏身上溜下来,神色无比激动道: “宁老师,我知道你剑迹的问题在哪里了,我想明白了。” “……” 宁蝶继续发愣! 回过神后,她下意识问道:“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 “当然不是开玩笑,你出来,我跟你讲解。” 情绪激动之下,叶凡根本就没有顾忌其他,当即抓住宁蝶手腕,几乎是拖到了屋外。 而且,是拖到了雨中,指着天空道:“你看乌云,它为什么会动?” “……” 宁蝶一阵懵,下意识的抬头,结果雨滴打得她眼都睁不开,哪能意会叶凡说的是什么。 叶凡自己说出了答案:“云之所以会动,是因为空气在流动,你看天上的云,无论看哪一团云,无论它们是翻滚,还是直线游走,它们的轨迹都是极其自然的。” 叶凡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继续说道: “空气流动和云的关系,实际上就是元气和剑气的关系,空气的流动,推动云,元气的运转,推动剑,是不是这样?” “是。” “当空气流动的速度变快时,云流动速度便相应加快,当催动的元气加强时,剑游走的速度便会加快,是吧?” “是。” “再说你剑迹上的问题,你是到17个字的倒数第二笔时,剑势便无力为继,怎么也破开下一笔,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吗? 是因为,你从一开始便是用元气在控制剑的速度,我说的是这个“控制”,是强形控制,你通过强形控制剑的速度,来模拟剑碑中的剑迹,如果契合,便能顺利突破到下一笔,你通过这种模拟,走到了第17个字。 但问题是,即便你模拟得再逼真,也不可能百分百契合,也就是说,你的每一次模拟,都会存在细微的差异。 刚开始,这种差异很小,不会影响继续往下走,而当这种差异累积到一定程度时,肯定会发生质的变化。 当质变时,你所使出的剑迹,便已与剑碑剑迹是两回事了,你的剑迹已只是形似,陡剩一副躯壳,已没有了剑碑剑迹所需要的灵魂。所以,无论你怎么模拟,都难以与剑碑剑迹吻合,就是这样。” 宁蝶怔住出神,她确实是通过控制剑的速度来模拟剑碑中的剑迹,但这有错吗? 其他人不也是这样吗!? 她吞了一把口水,说出这事:“可不止我一个人模拟剑迹,其他学员都是这样,甚至几百年来都是这样,学院都把这个课程称为临摹剑迹,也就是模拟剑迹,这难道不对吗?再者,先不说以前,就是现在极学院里,都有不少人临摹走完了21个字,如果你说临摹是错误的,那他们为什么能走完21个字?” “很简单,能走完21个字的学员,他们临摹的时候,每一笔中所存在细微差异,还没累积到产生质变,而没有发生质变,自然可以继续往下临摹。 而你,先前17个字中,模拟所产生的细微差异要比他们大,当走到第17个字时,发生了质变,你再想临摹,已无可能,即便你能强行突破到下一笔,也走不了多远,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,照你这样临摹下去,你就算花一辈子的时间,也走不完21个字。” “……” 宁蝶僵在原地!

上一篇   第1789章 举步维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