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9章 举步维艰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89章 举步维艰

看着陈逸的神色,寇地坤莫名觉得对方像极了一个恶毒的深宫怨妇。 这让寇地坤浑身不自在,不愿久留,当即告辞,而走到门口的时候,忽然想起一事,忙转身说道: “陈逸,还有一个好机会。” “什么?” “如果这次月末考试,叶凡是年级最后一名……” 剩下的话没有说,但陈逸已领会其中意思,眼光立即一亮,狞笑道: “桀桀桀我忘了这事了,他死定了。” …… …… 叶凡三人已到达宁蝶住处。 宁蝶让腾藏和西门紫樱在外面等着,她在房中单独见了叶凡。 先是询问了一下叶凡的身体情况,随后说道: “你被关禁闭以后,我和学员会的人交涉过,经过学院同意,已在你住的小院院墙上装了两个高清摄像头,这可以适当的保障你和腾藏的安全,但不是绝对。” “谢谢老师。” “另外,还有十多天就是第二次月末考试了,这一次和前一次不一样,上一次考试,只摘选班级的前三名进入地榜,这一次,所有的新学员,会根据成绩列入地榜排名。 对于最后一名,也就是成绩最差的一名学员,学院会做出处罚,即:会取消该学员的一半学习时间,也就是半个月,这半个月里,该学员无权进课堂学习,学校会给其安排勤杂工作,如果下一次考试后,仍是地榜最后一名,学院会直接淘汰掉该学员。” “……” 宁蝶继续说道:“你的情况有一些不一样,你是散修,按照学院的另一条规定,你一旦进入学院,即要终身服务于学院,基于这一点,如果你连续两个月是地榜最后一名,那将被取消学员资格,会被分配到劳务处,成为学院的勤杂工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眼角隐隐抽了抽。 对于“进入学院,即要终身服务于学院”这一点,叶凡之前听西门封尘说过,不觉奇怪。 但“连续两个月是地榜最后一名,即将被取消学员资格,成为勤杂工”这一点,他是刚知道。 叶凡意识到:麻烦了! 确实如此,宁蝶接下来说的便是这点: “这个月的月度考试,理论考试方面,你可能不会有问题,但实践考试,会是大问题。” “老师,实践考试是指……?”叶凡问道。 “像这个月刚开课的《拳术》,它的考试包括三项,第一项是理论考试,第二是拳法演练,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,打完老师所教的某套拳法,老师会根据学员的表现评分,这是考核学员拳路的准确性。 第三项是考核拳法的威力,这是在第二项的基础上,再叠加拳力的考核,到时,会有一个拳力模板,学员演练拳法的同时,每拳都要打在模板上既定的点上,一是要准确,二是要力度,三是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。 依你现在的身体情况,第二项和第三项都难以完成,或者说,根本就完成不了,所以,你这次考试,十有八、九会是最后一名,就算你理论考试都拿满分,但实践考试基本上拿不到成绩,而实践考试分数的比重,远远大于理论考试的,比如: 理论考试单科拿下100分,相应的考核得分是1分,90分则是0.9分,80分是0.8分,以此类推,而实践考试,如果单科拿下100分,考核得分会是3分,90分则是2.7分,80分则是2.4分,往下以此类推。 所以,哪怕其他学员实践考试单科只考40分,他也能得到考核得分1.2分,比理论考试单科100分得到的1分还要多0.2分,如此情况下,几乎已经注定了你是最后一名。” 宁蝶缓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我之前也说了,如果是地榜的最后一名,会被取消半个月的学习时间,这半个月里,学院会给该学员安排勤杂工作,相当于是勤杂工。 如果最后一名是你,便意味着:你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,只呆在宿舍或教室里,你会要去其他场所完成学院交付的工作,如果是白天,那还好点,安全不至于有太大的问题,如果是晚上……我想要刺杀你的人,不会错过这种机会的,也就是说,过了这个月底,你的处境会十分危险。” 这一点,正是刚才寇地坤想到了一点。 叶凡沉吟了一会儿,才应道: “宁老师,谢谢你的提醒和关心,被关禁闭在这段日子里,我已经想通了,从我踏进极武学院的那一天起,便注定了会要面对许多困难和危险,而我能做的,只有面对,再在这种面对中寻找一条夹缝生存下去。 你刚说的事,我无力去改变,既然如此,那只能面对,这条路,我已经选择了,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,我也不想回头,就算是条死路,我也要走一走。” 宁蝶沉默,不知道说什么好,也无力去改变叶凡将要面对的局面。 短暂的沉寂以后,叶凡打破沉默,说道: “宁老师,你剑迹上的问题,我还没有琢磨出来,你能再给我演练一遍吗?我想再感受一下。” “这事你不用管了。” “我从来不喜欢半途放弃,就算老师不演练,我也会继续琢磨,直到找到答案的为止。”叶凡认真看着宁蝶。 而宁蝶眉头一立,怒了:“你都这样子了,连走路都费力,你还管我的事干吗,不如多花点心思想想怎么活下去。好了,你走吧,没别的事了,身体如果撑不住,那就休息,用不着硬撑着来上课。” “好吧,那从明天起,我请假休息。” 说完这话,叶凡起身,头也不回的出了屋。 看着他背影,宁蝶莫名来火,觉得叶凡是和她耍性子,难道自己还做错了吗? 她冷哼了一声,朝门外喊道: “西门紫樱,你进来一下,我有点事要和你说,叶凡,你和腾藏回去吧。” 叶凡和腾藏走了,西门紫樱进了房间。 宁蝶直接问道:“你以前认识叶凡吗?” “认识。” “他是不是一直这么倔?” “……” 这该如何回答? 不等西门紫樱回话,宁蝶已说道:“好了,你不用回答了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 顿了顿,接着说:“叶凡这半个月关禁闭,课程已经落下了很多,我准备让吴天课外给他补下课,你回头和吴天说一下。” “……老师,能不能让我给叶凡补课?” 宁蝶冷冷看着西门紫樱:“我正要提醒你,你和叶凡走的太近了,这对于叶凡来说不是好事,对你来说也不是好事,远离他,便是帮他,别说你,就是我也是一样。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