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9章 跪下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59章 跪下

运行了血脉之力足有半个多小时,怎么筋脉内的伤势还是如此? 难道无法治愈!? 叶凡不愿意相信,再次忍着剧痛催动血脉之力。 十多分钟后,他睁开了眼睛,眼中的惊恐比之前还要浓郁,只因为,结果仍是一样,筋脉内的伤势有如陈年顽疾一般,根本就无视血脉之力的治愈作用。 这是叶凡第一次碰到这种事,想不明白,也惊惧忐忑。 最终,他暂时放弃了自我治愈,招呼腾藏道: “你过来,坐前面,我来帮你看看体内的情况。” “你…你……” “放心,我没事,你的伤必须赶紧处理,不然会很危险。” 腾藏按叶凡的意思坐到了前面。 叶凡接连深呼吸了几口气,努力的想甩开筋脉中传来的阵阵疼痛感,可这岂是能甩开的!? 其实叶凡心知:自己现在这情况,根本不适合给腾藏治疗,但如果不管腾藏,那腾藏会生命堪忧。 虽然腾藏现在装着没事的样子,但叶凡看得出来:他脸色越来越苍白,浑身似乎都发冷,连嘴唇都有些乌紫了。 必须救他,哪怕运行功法会让筋脉内痛如刀绞,也必须救他! 叶凡的右手按在了腾藏后背,催动丹海之力,元气顺着伤痛累累的筋脉到达掌心,再通过穴位进入腾藏体内。 马上在腾藏的筋脉内运行,运转了一周圈,庆幸没有看到剑气,伤口主要是两处:一是被剑气攻击过的穴位,二是长剑扎出的伤口。 先处理穴位,是不是会像自己筋脉内的伤势一样无法治愈? 试了试,结果不是这样。 当叶凡的元气在穴位内环绕的时候,可明显的感觉到伤势在快速的愈合! 为什么腾藏的伤势能愈合,而自己不可以? 叶凡忙脑袋疑惑! 无暇多想,先集中注意力处理腾藏的伤势,并不求一次性治愈,只要能让腾藏没有生命危险就可以了。 再者,依叶凡现在的情况,也没能力支撑那么久。 半个小时后,叶凡撤回了元气,刚一卸力,咬牙强撑的他立即一头栽倒在地上。 剧痛有如潮水一般在他受伤的筋脉内肆虐,痛的叶凡浑身抽搐不已。 腾藏赶紧扶起他,脱口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 这是他第一次说出如此完整的话,可惜以往说话无碍的叶凡,此刻却是痛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 好一阵后,他缓过气来,这才说道: “你扶我一下,我们回去,呆在这里不安全。” “嗯。” 腾藏直接把叶凡背到了背上,快速往大门方向走去。 “别走大门,走偏一点的地方,到时想办法出去。”叶凡叮嘱道。 无疑是怕有人伏击。 现在这情况,如果再冒出一个来人刺杀,那两人肯定会去阎王爷那里报到。 腾藏背着叶凡走了20多分钟,到了铁网墙边,翻不过去,叶凡叫腾藏用树枝在铁网下面刨出一个洞,然后两人从洞中钻了出去。 搁以往,这点铁网肯定是拦不住两人的,而现在,只能像狗一样的钻地洞。 这不是讽刺他们,而是残酷的现实。 等俩人回到住处时,早已过了熄灯时间,腾藏直接把叶凡背进了屋,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。 孔雀和刁鹰正鼓着眼睛看着,脑海中拼命脑补着两人的情况:浑身是血,受了伤,叶凡都要腾藏背了,看上去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……这是有人对他们两个人下手了啊! 啊哈哈! 两人心中一阵兴奋,恨不得鼓掌叫好。 他俩一直在等着别人对叶凡或腾藏下手,终于等来了。 要不要趁这个机会收拾两人一顿!? 孔雀蠢蠢欲动,但忍了下来,道理很简单:都有人对叶凡和膨胀下手了,那自己何必去插一手。 另外,叶凡这样子……像活不了多久啊! 只要叶凡一死,接着应该就是腾藏! 想着这些,孔雀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,已看到好日子正在向他招手…… 疼痛折磨之下,叶凡的精神力呈现出衰竭之状,神识恍惚之中,他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 只是,即便睡着了,眉头都是紧锁的,紧绷的脸上漫布痛苦神情。 一见叶凡睡着,腾藏立即爬到孔雀床边。 孔雀吓了一跳,震臂站起,退出一步后,冷厉问道: “你想干吗?” “你……帮他。”腾藏指着叶凡道。 “帮他?呵!” 孔雀夸张干笑了一声,接着,挑着眉头说道: “我为什么要帮他?他既不是我亲人,又不是我朋友,我闲得蛋痛吗?这样吧,你跪下求我,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。” 听到孔雀的话,腾藏立即满脸凶色的低吼了一声。 “呵,想动手吗?来啊,我要是怕你,我给你做孙子。” 孔雀确实不怕腾藏,甚至还有些巴不得腾藏动手,那他可以趁势收拾腾藏一顿。 依腾藏以往的性子,早就扑上去了,但今天,他没有。 他看向叶凡,似乎做了某种决定,回头看着孔雀道: “我…跪下,你…帮…他。” “对,跪下啊。” 腾藏咬了咬牙,两腿一弯,跪在了孔雀的床前。 哎! 孔雀愣住,是说说而已,或者说,是有意刺激腾藏,万万没料到浑身兽性的腾藏竟然真的跪下了…… “你帮…他!”腾藏低着头说的,想必很清楚跪下求人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! 孔雀吞了吞口水,眼珠转了转,答应道: “好吧,我帮你看看。” 说完,他从床上下来,穿好鞋子后,走到了叶凡的床边。 接着,装模作样的给叶凡号脉,再东瞧一下西瞧一下,看上去像行家里手一样。 随后,他直起腰,摇头叹气道:“哎,没救了,我也没办法。” 实际上,他只是在这里糊弄了一番,可腾藏不知道啊! 听到孔雀的话,腾藏脸皮连跳,整个人僵在了当场。 孔雀还不忘打击一句: “叶凡快死了,可以找个地方埋了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还没死,他深睡了一-夜,当第二天早上响起起床的钟声时,他惊醒,下意识的翻身坐起。 但剧烈的疼痛随之而来,痛的他一头栽倒了在床上。 睡了将近八个小时,叶凡的伤势却没有半点好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