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8章 学院的意图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48章 学院的意图

孔雀压低了声音:“极武学院可不是第一次招收兽腾族的人,上百年前就已经开始招收了,而且,曾经出现过一个兽腾族的怪物,他曾在极武学院独领风+骚,据说,他曾入校以来,仅用了一年的时间,便占住了地榜第一,后来一直坐在地榜第一的位置上,无人可以撼动,进入极学院以后,更是变+态,8个月时间便登上了天榜第一,身为一年级的他,可以秒杀极学院三年级的学员。” “……” 刁鹰啊大了嘴巴! 好一会儿后,刁鹰才问道: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?”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 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 “这算什么,要知道我外号叫“百科全书”,从小过目不忘,一目十行,号称是天才中的天才。” 说着这话,孔雀已经扬起了下巴,脸上满是得意。 那么,孔雀说的是真的吗? 答案是:是真的! 他刚说的兽腾族的事,以及那个占据地榜、天榜第一的兽腾族怪物,都是真的。 他说他过目不忘,一目十行,外号百科全书,这也是真的。 所以他知道的事情特别多,但有关极武学院的事,并不是他从书本上读来的,而是其他的渠道。 “那后来那个兽腾族的怪物怎么样了?” “突然消失了,没人知道他的下落。但大伙都猜测他是被人灭掉了。” “极武学院的人?” “这可说不好,但可以肯定的是:没有那个学员愿意一个怪物占据天榜第一。正因为这个怪物曾经制造的辉煌事迹,让学员都十分警惕兽腾族的人,往后学院再招进兽腾族人时,无一例外全部被干掉了。” “既然这样,那腾藏肯定活不了多久,就算让他修炼也不碍事。” “是这么个道理,但你别忘了,这次情况有些不一样。” “你是说叶凡?” 孔雀点了点头:“没错,以前兽腾族的人进学院后,没有学员帮他们,更不会有人教他们修炼功法,但这次腾藏现在身边有叶凡,我估计是学院领导有意安排的,把两个怪物放在一起,可以相互照顾,虽然不会特意庇护两人,但两人都多了个帮手。” 不得不承认,孔雀的脑袋瓜真的挺好使,已经猜测出了学院的安排。 接着,他又说道:“而且,叶凡现在已经开始教腾藏功法了,腾藏会变得越来越危险,哎,他玛的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只怕我们两个将来会沦为他俩的玩物。” 玩物!? 刁鹰两眼缩了缩,问道:“那怎么办?” “没别的办法,只有尽早除掉他们。” “我们动手?” “若是叶凡没和我们住一起,我们是可以想办法除掉腾藏,但现在叶凡在,那小畜生……我有种直觉,他狡猾得很,就怕我们还没动手,便被他俩先干掉了。” 刁鹰认同:“我也觉得叶凡更危险,他一直安静忍着,一旦爆发,就会像刚才那模样。” “嗯,我们不用着急动手,自然会有人忍不住朝藤藏下手的。” “谁?”刁鹰忙问道。 “这个可不能说,一旦说出来,整不好我会被灭掉,你以后也别再问了,就当不知道这事。” 说完,孔雀不愿意再继续说下去,转身离开了窗口。 刁鹰跟着离开,各自坐到床上。 稍微沉默了一会儿后,孔雀又说道:“不过,也不用太过担心,就让叶凡去教腾藏。” “嗯?” “你想想,叶凡现在的修为境界才无虚境一品,整个班上他垫底,那他修炼的功法应该好不到哪里去,他把他的功法交给腾藏,只怕十有八、九块会把一块好材料废掉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 “嗯,有道理。” “好了,不扯了,我也要赶紧修炼了,免得被人甩得连背影都看不到。” “嗯。” 两人有了压迫感,马上盘腿静坐,进入了修炼状态。 其实,不止他们在修炼,其他的学员都在修炼,都是为了能在极武学院中活得更好、更光彩一些。 院子里。 叶凡按照纸上的图,详细跟腾藏解释了一遍,他准备再讲一遍时,赫然发现,腾藏竟然已经把他教的东西记得一清二楚了。 叶凡暗暗惊讶腾藏的记忆力,其实不单单是记忆力,更重要的是孔雀刚才所说的直觉和白纸。 既然已经记住了,叶凡便没再重复,他撕下纸张,有意把纸张毁掉了,毕竟上面记载的是师门的功法运转路线,不能外泄。 “好了,接下来我教你静坐、吐纳。这里没别的地方,就坐地上吧。” “。” “不是,要说嗯。” “……嗯。” “对,就这个发音。” 腾藏坐到了地上,叶凡坐在他旁边,摆出静坐的样子,捏着手诀,让腾藏照样效仿。 腾藏倒是做好了,但他的背,老是佝偻着,哪怕叶凡扳他的背,他仍像直不起来一样。 叶凡想了想,分析出了原因:应该是腾藏常年佝偻着在地上爬行,背部应该已经变形了。 这可咋办? 后来,叶凡回房,从腾藏的木床下面抽出了一块木板,然后把腾藏的床单撕成一条条,把木板绑在了腾藏的背上,再让腾藏靠着墙坐着。 这个过程中,发生了一件搞笑的事,就是叶凡拿床板的时候,孔雀和刁鹰两人以为叶凡要行凶,立即从床上跳下来。 “你想干吗?”孔雀问了句。 叶凡有意邪恶笑了下,双手抡着板子道:“你说呢?” “你…你别乱来。” 孔雀真有些忌惮叶凡乱来,但叶凡已经拿着板子出了屋,两人这才知道是虚惊一场。 此刻,腾藏靠着墙坐着,努力直着腰,满脸难受的样子。 他多次想让背离墙远点,那样背就可以弯起,但叶凡第一时间把他推了回去。 腾藏按叶凡教的方法静坐,叶凡端着书本在旁边看着,虽然灯光微弱,但他视力本身就在黑夜中的无阻,故没有影响。 就这样,叶凡看了一夜书,腾藏则是静坐了一夜。 天色露白时,叶凡合起书,叫醒腾藏,问道: “感觉怎么样?” 腾藏马上指着丹海,努力说出了一个字:“……动。” 动?什么意思? “你是说,里面有东西动吗?” “。”腾藏马上改正:“嗯。” 叶凡惊讶望着腾藏,好几息后才说道: “不可能吧,才一晚上而已,难道你就吸进灵气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