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7章 你更喜欢谁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47章 你更喜欢谁

叶凡和腾藏蹲在洗漱房抽烟的时候,孔雀和刁鹰正弯着腰,趴在房里的窗户边偷望。 此时,两人正直直的盯着叶凡和腾藏手中的烟,眼里都冒着光,就像看到了一个不着一物的美女一般,甚至还吞着口水。 这是因为:两人平常也抽烟,可到极武学院以后,烟和其他物品都上交了,如果不看到别人抽,还能忍着烟瘾,而现在,两人以为叶凡和腾藏抽的是真烟,烟虫立即在肺里翻腾,只恨不得跑出去向叶凡要支烟抽…… “他玛的,他们怎么会有烟?不是要极武币才能买东西吗?难道他就有极武币了?”孔雀不解骂道。 “你忘了吗,下午上课的时候,宁老师给了叶凡一枚极武币,让他去买长袍,估计有找零,可能是用零钱买烟了。”刁鹰低声说道。 “我艹,这小畜生吃黑啊,他玛的,不看了,看得老子浑身难受。” 两人离开窗户,坐到了各自的床上。 仅安静了一会儿,孔雀便说道:“你说要不要向老师告发?暗中捅他一刀。” “最好别这样做,打小报告这种事情,万一让老师留下了坏印象,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,再者,我们如果把叶凡逼急了,他真会杀一个不亏本,杀两个赚了。” “有道理,mmp的,这小畜生刚才的样子真他玛吓人,吓得老子差点尿了。” “……” 孔雀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,又碎骂了几句。 骂完以后,这家伙没心没肺的个性体现出来了,两眼放光问刁鹰: “刁鹰,西门紫樱和宁老师比起来,你更喜欢哪个一些?” “这个……” “这有什么好扭捏的,都是男人,喜欢漂亮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。” “也是,我更喜欢西门紫樱这种类型。” “西门紫樱确实是个极品尤物,不过,我更喜欢宁老师,你想想,她平常冷得像冰雕一样,如果把她压在身下,征伐得她拼命求饶,那多刺激啊,玛的,光想一想那画面,老子小兄弟就可耻的硬了。” “……” 刁鹰哑口,情不自禁的看了一下孔雀的裆间。 孔雀完全没觉得不好意思,继续兴奋臆想着: “而且宁蝶还是学姐,助教,如果让她跪在我面前伺候,绝对爽上天,哇哈哈,你说我要不要去征服宁老师?” “……” …… …… 洗漱房内。 “烟”已抽完,叶凡继续清理伤口。 花了几十分钟,清理完了能清理到的地方,只剩背部清理不到。 这时,就寝钟声响起,为了避免被人抓小辫子,叶凡关掉了洗漱房的灯,挪到了院墙上的院灯下,随即,示意腾藏来帮他清理背上。 腾藏接了这活,叶凡原以为他会粗手粗脚,肯定有得痛了,结果并不是这样。 腾藏双手十分灵活,而且用力十分轻巧,根本就不像叶凡想象的那样。 半个多小时后,背部清理干净了,叶凡立即盘腿坐在院中,捏诀静坐,催动血脉之力,迅速恢复着身上的伤势。 但又不敢完全恢复,因为怕他人发现这点,到时肯定又会惹来麻烦。 一个多小时后,叶凡睁开了眼睛,看了一眼腾藏,他蹲在旁边,一直盯着叶凡,似乎没有动过。 “怎么,你想学吗?”叶凡小声问道。 这一次,腾藏回应得十分快,用力点着头。 叶凡犹豫起来:要不要教他? 就算教他,肯定也只能教师傅教他的修炼功法,不可能教他修炼《无上心法》,毕竟叶凡很清楚《无上心法》的凶险。 但按道理来说,师门的功法也不能随便乱传给他人的…… 犹豫了好一阵,终是决定教给他,因为琢磨着:若是师傅知道了腾藏的情况,肯定不会怪罪。 主意一定,马上和腾藏说道:“你等一会儿,我回房拿纸和笔。” 叶凡回房拿了纸和笔,回到了院中,坐在石桌边,在纸上画了一个人体图像,再在人体图像上画下丹海、脉络,标出穴位。 “我等会教给你的东西,你不能和其他人说,就算要说,也得先问过我,知道吗?”叶凡神色认真说道。 腾藏用力点了点头。 “好,你过来点,看这里,这是人体丹海、脉络和穴位图,这里是丹海,你告诉我,它在你身上的哪个位置?” 腾藏比对了一下,右手摁在了自己的腹下。 “不对,还要往下。”叶凡挪动他的手,放在了正确位置。 叶凡教腾藏的时候,孔雀和刁鹰又趴在窗户下偷望。 两人尖着耳朵听了好一阵,隐约听到了一些内容,孔雀当即低声叫道: “我艹,那小畜生在教怪物修炼功法,这下完了,如果让他学会了,那我们就危险了。” “不至于吧,修炼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没个八年、十年,根本就整不出动静。” “你知道个屁,腾藏是兽腾族的人,跟我们不一样。” “怎么不一样?”刁鹰疑惑问道。 “兽腾族生活在深山丛林之中,他们只和另外的兽通族通婚,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,他们的血脉特别纯正,而我们就不是这样,想必你也知道,越是纯正的血脉,血脉之力便越恐怖,所以兽腾族的身体韧性、爆发力、反应能力,都要强过我们,这是其一。 其二,兽腾族的神识特别强悍,其中就有一个我们无法比及的能力,知道是什么是?是直觉,他们对四周的感触要远胜过普通人,对危险的感受也是这样,我们称之为第六感,兽腾族就是拥有第六感的人,这种天赋,无疑是最适合修炼的。 而且,腾藏现在相当于一张白纸,叶凡只要按正确的方法交给他,他这张白纸便会刻下印记,修炼速度会一日千里,平常我们可能要一年才能修炼到的修为,他可能一个星期就做到了。” 刁鹰嘴角抽了抽,仍是有些不肯置信道:“不可能有这么变态吧?” “呵,你以为我骗你吗?你也不想想,为什么极武学院会招收这种野人,甚至是直接开的绿灯,没特别天赋的话,极武学院会这样做吗?而且,我不妨再告诉你另外一点。” “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