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6章 然后,滚(第七更)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46章 然后,滚(第七更)

止住笑后,叶凡把手中的烟递向腾藏,问道: “要不要抽一口?” 腾藏立即摇头,但眼神中明明有些犹豫。 叶凡看在眼里,捡起旁边剩余的一根空心木头,把干柴碾成粉末,塞到空心管里,压实以后,点燃,递给腾藏。 腾藏眼神一阵挣扎,最终爬了过来,小心翼翼的接过烟,学着叶凡的样子吸了一口。 奇怪的味道入嘴,没什么舒服的感觉。 他不由得疑惑看向叶凡。 叶凡闭着眼,装作很舒服的样子。 腾藏以为方法不对,又抽了一口,然后学叶凡的样子,仰着头,闭着眼,强形挤出很舒服享受的样子。 叶凡在旁边暗笑得肚子都疼了。 而藤藏连抽了几口以后,真觉得抽起来很舒服…… 当然不是真的舒服,而是,他现在是一张白纸,没有接触过烟,叶凡告诉他“舒服”,他便认为是舒服,意识中慢慢的形成舒服的反应。 这就像,老师教给我们1+1等于2,当别人问你1加1等于几时,你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2,可如果再问你,为什么1+1等于2?为什么不等于3呢?估计没几个人能答上来。 这就是知识的灌输,腾藏现在的舒服感觉,就是叶凡灌输进脑海里的。 两人靠在树上,都没有说话,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,各自闭着眼享受着。 两人这模样,还真有点像一对战友。 把烟抽完以后,两人真成了“战”友! 一旦打起来,腾藏便兽性大发,下手丝毫不讲客气,而且,估计是吃了饭的缘故,速度和爆发力比中午还快。 叶凡旧伤未好,又添新伤,痛的他直嗖冷气,好几次冒火了,下意识地想动用元气狠狠收拾腾藏一顿。 但全都被他拼命忍住了! 承诺过,便要信守! 再者,叶凡不信了,今天打不过他,那就明天,明天不行就后天,后天不行再往后,偏不信干不过他。 两人在林中厮杀,一次接一次,叶凡越来越清楚地体会到了腾藏可怕的体质,若是让他修炼功法,炼出元气,那杀伤力绝对会恐怖得吓人。 不知打了多少次,叶凡次次都是输,打到后面时,实在撑不下去了,只好喊着回去。 腾藏仍是意犹未尽,甩着两只手,意思是让叶凡多休息一会,等会再打。 叶凡满脸黑线,勾着腰,两腿颤抖着往林外走。 这样子可不是装出来的,实在是体能被榨干了,而且痛得都直不起腰来。 腾藏跟在旁边,一路怪笑着,无疑还是把叶凡身上的伤口当成他的成就。 叶凡忍不住骂了一句:“玛的,先让你高兴,有你哭的一天。” 结果腾藏扑了上来,又收拾了他一顿。 郁闷的想哭啊! 两人回到住处时,已经快九点了。 进院门之前,叶凡直起了腰,整理了一下神色以后,才迈进院门。 他可不愿意让孔雀和刁鹰看到他连腰都直不起来。 孔雀和刁鹰坐在院中石桌边的石凳上,似乎正在等两人。 再次见到叶凡浑身是血,到处都是惨不忍睹的伤痕,两人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 下意识的看向腾藏,后者嘴着牙,蠢蠢欲动。 俩人还真有些不敢招惹腾藏,无疑是叶凡受的伤刺激到了两人。 孔雀清了清嗓子,朝叶凡说道:“叶凡,你过来,我要和你谈一谈。” 叶凡没有搭理他,直接进了屋,拿出洗漱用具,走到洗漱房,脱下身上的破烂衣服,先用毛巾擦了一下血迹,再用牙刷的一端挑着伤口里的木刺和石粒。 这滋味可不好受,痛得他额头都出了细汗。 别说他,就是孔雀和刁鹰看着都觉得不自在。 但孔雀惦记着找叶凡谈话,可不会管叶凡是不是受了伤,他又吼了一句: “叶凡,你没听见吗,我叫你过来,我要好好和你谈一谈。” 叶凡没说话。 孔雀恼了,向刁鹰递了一个眼色,然后带着刁鹰,大步冲向叶凡,先是一脚把叶凡面前的脸盆踢飞,接着要去抓叶凡的头发。 好家伙! 不等叶凡身动,旁边的腾藏已“”的一声,迅猛扑向孔雀。 孔雀忙闪避,而刁鹰往前一闪,就要对付腾藏,但突然间又退了回去。 因为,那一瞬间,他看到叶凡突然暴起,身形一闪而逝,再出现时,已到了孔雀身边。 所有人在这一刻全部顿住了。 刁鹰和腾藏齐齐看着叶凡。 孔雀一动不敢动,惊惧望在近在咫尺的叶凡。 为什么他不敢动!? 因为叶凡右手拿着牙刷,尖的那一端抵在了孔雀的咽喉上,而且已经划开了一道口子,鲜血正往外涌。 如此情况下,他哪敢动。 但腾藏敢动,他短暂的看了一会儿以后,又准备扑击刁鹰。 叶凡猛的回头朝他吼了一声:“退回去!” 腾藏看着叶凡,身子僵住了,因为叶凡此刻脸上漫布着野兽一样的凶光,他的眼睛很吓人,他的脸色也吓人,绝不是跟他打架时的那个模样。 腾藏虽然浑身兽性,但正是因为这份兽性,致使对危险的感觉很灵敏,眼前的叶凡便是最危险的时候,再惹的话,只怕又会来火球了,所以,他依叶凡的意思,退了回去! 叶凡这才转头瞪着孔雀,一字一字道: “信不信我现在让你死在这里。” 孔雀艰难吞了把口水,直接回应道:“信!” “那你还要和我好好谈一谈吗?” “不用了。” “你给老子听好了,老子就是烂命一条,说不定明天后天就有成批的人想除掉我,把我逼急了,我先干了你们,杀一个就不亏本,杀两个就赚了。” “……” 孔雀忽然间想起一句话: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不要命的不怕不怕死的。 他不得不承认:叶凡就是个不要命的,因为就像叶凡说的这样,别人都想干掉叶凡,迟早可能会没命,逼急了自然是:杀一个不亏本,杀两个就赚了! 我何必跟他要死的人玩,等着别人除掉他不就行了吗,真他玛聪明一世、糊涂一时! 孔雀暗骂了自己一句,强行挤出笑容道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放心,我不会再打扰你了。” “给老子把脸盆捡回来,然后,滚!” 叶凡松开了孔雀。 孔雀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迹,乖乖把脸盆捡回来,然后,和刁鹰进了屋,关上了门,估计两人又嘀咕上了。 叶凡恼火踢了墙壁一脚,快速平静下心情后,转身面对腾藏,苦笑道: “对不起,我刚才不是有意凶你,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得无法收拾。” 腾藏蹲在角落,没有说话。 叶凡走过去,席地而坐,摸了摸口袋,掏出了两根“烟”,递给腾藏一根。 腾藏微微犹豫了一下,接了。 两人就在屋角抽起“烟”来,一如先前在树林中一样。 (求下推荐票和月票,明天继续努力更七章。)

上一篇   第1745章 叶凡之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