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5章 叶凡之悟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45章 叶凡之悟

叶凡和腾藏在外面等了十来分钟,见到吴天端着两个大碗出来了,碗里盛着饭菜。 他把两个碗递给叶凡,说道: “你们先吃吧,不够再叫我,我再帮你们盛。” “谢谢。” “不用客气,我先进去了。” “好的。” 叶凡把其中一碗递给腾藏,就在原地吃起来。 才扒了几口饭,忽然听到有人大笑道: “哈哈哈,你们看,那是两只狗吗?可惜啊,手机被没收了,不然我一定要拍照留念。” 叶凡目光一寒,扭头看去,是三个穿灰色长袍的一年级学员,不是自己这班的,那无疑是79甲班的。 对方说这种话,明显是有意讽刺! 而且,三人现在的眼神和神色就是这意思,似乎等着叶凡来找他们麻烦。 叶凡还真有这想法,被人骂成狗,这不是他能忍得了的。 可不等他反应,已有一道声音冷斥道: “你们三个在这里瞎嚷嚷什么,是不是老师没教你们规矩?要不要我来教一教。” 三个穿灰色长袍的一年级学员回头一看,一个穿白色长袍的三年级学生站在他们身后,脸色冰冷,神杀间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。 三人嘴角齐齐抽了抽,不敢造次,刚说话的那个一年级学员立即道歉道: “对不起,学长,我不该嚷嚷,下次不会了。” “滚。” 三人屁都不敢放一个,赶紧进了食堂。 这三年级学员看了叶凡一眼,没有其他表示,直接进了食堂。 叶凡不禁感慨:这就是实力的象征,穿一身白色长袍,足可完虐一年级学员! 对了,腾藏这次怎么表现得这么老实?怎么没有反应!? 叶凡回头一看,不由得傻了眼。 腾藏就蹲在他旁边,端着碗,正狼吞虎咽,筷子已经不知道被他扔到哪里去了,就用手在腕里扒,那样子,真像几年没有吃饭一般。 几年倒不至于,但确实有几天了。 叶凡仅傻眼了一会,腾藏碗里的饭菜便被扒光了,甚至他脸蛋钻到饭碗里,用舌头舔着剩余的饭粒。 这模样,叶凡既想笑,又有些可怜他。 他拍了拍腾藏的肩头,等他抬起头时,把自己这碗递了过去: “吃这碗吧。” 腾藏根本就没有讲客气,接过碗,再次用手扒起碗里的饭菜。 叶凡靠在墙上,想抽根烟,可惜没有,想抽烟的话,还得想办法赚到极武币,才能买到。 在这以前,叶凡从没想过哪天会连烟都买不起,可现在就是这样,不止是烟,其他的用品,都要努力去赚极武币才能买回来,比如纸,牙膏,洗衣粉等等。 “现实真他玛现实啊!” 叶凡低声骂了一句。 就在这时候,眼角余光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朝她走来,是西门紫樱。 她手中端着一碗饭,是送饭过来吗? 是的,她走近以后,把碗递给叶凡: “拿着吧。” “难道你猜到了我没饭吃?”叶凡苦笑问了一句。 “猜到了,腾藏……可不像只吃一腕饭的人。” “好吧,谢谢。” “没事,赶紧把你上午没说完的话说完吧。” “哦,剑碑的事吗?” “嗯。” 叶凡想了想,说道:“你认为剑碑正面的字迹是剑从后面穿过来刻下的,我认为不是这样。” “那是哪样?”西门紫樱忙问道。 “你想想,这可是极武学院创校老祖留下的真迹,岂会这么简单,或许可以按你的方法写出来,但你别忘了你之前领悟的那个道理,即:剑之无形,剑之无常。” 顿了顿,叶凡接着说道:“既然你认为是“无形”,那剑尖穿过剑碑,便是用“有形”之剑刻字,和你领悟的“无形”是相悖的。” 西门紫樱微微拧眉,略思索了一下,立即说道: “你的意思是,正面的字是用剑气刻出来的吗?” “嗯,我是这样想的。” “有什么证据推测吗?” “没有,只是我的猜想。” “嗯,我回头再琢磨一下,对了,你身上的伤没事吧。” “放心吧,死不了。” 西门紫樱朝趴在饭里吃饭的腾藏递了递脑袋,小声问道: “真的是被他伤到了吗?” “嗯。” “他这么厉害?” 说实在的,西门紫樱打心眼里不相信。 “一言两语说不清楚,你赶快进去吧,如果别人看到我俩在一起,肯定会给我俩招来麻烦。” 对于这点,西门紫樱认同,她叮嘱了一句“注意安全”以后,立即回食堂吃饭去了。 叶凡快速吃完饭,吃完以后,让腾藏在原地等着,他把碗筷送了回去。 出来以后,看到腾藏两眼冒光的盯着他,不用想也知道他在想什么。 “走啊,难道我怕你不成。” “” 两人朝树林方向走去。 一路上,腾藏在前面爬行,不时回头朝叶凡低一声,是催促叶凡快点走。 叶凡不由得有些郁闷,好似乎自己是待宰的鱼肉一样。 趁着腾藏心急的时候,叶凡说道: “腾藏,你以后别爬着走了,你站起来走,刚开始肯定会别扭,但走着走着就习惯了。” 腾藏不高兴的“”了一声,但还是按叶凡的意思,站了起来,两手垂在胸前,像猩猩一样摇摆晃荡。 叶凡没有过多要求他,心知要一步一步来! 20多分钟后,进了树林。 腾藏迫不及待的摆开阵势,就要对干。 叶凡制止道:“别急,刚吃完饭,等我消化一下。” 腾藏朝叶凡凶恶一吼,有些恼火了,想必是等了一下午,等得有些不耐烦了。 叶凡右手翻起掌势,腾藏立即老实了。 闲来无事,叶凡在树林里找了一圈,找到一根小手指粗的空心木头,然后把干柴碾成粉末,塞到空心木头里,压实以后,用掌心的火焰点燃木头的一端,然后靠在树上抽起来。 熟悉的感觉萦绕在嘴腔里,当然不是烟味,是那些年里,和战友在丛林中执行任务时,没了烟,犯烟瘾时,用这种方法解解渴,是想起了和战友并肩作战的熟悉感觉。 腾藏一直盯着他手里的“烟”,他怕火,不敢靠近,但对叶凡那美滋滋享受的表情很疑惑,他脑袋中在想:不就是一根木头吗?有那么好吃吗? 搞笑的是是,他也找了根叶凡手中一样的木头,也学叶凡的样子嗖了好几口…… 叶凡看着他那样子,笑得眼泪水都出来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1744章 得忍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