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0.第180章 因为想睡觉了 - 最强特种兵王

180.第180章 因为想睡觉了

瞧欧阳永泰这口气,且抱拳作礼,明显是恭敬的姿态……这“宣武使者”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让欧阳永泰如此乖巧。 正当大伙震惊和疑惑时,站院墙上的宣武使者嘶哑说道:“欧阳永泰,这事就此平息,你可有意见?” 很明显,说的是叶凡和欧阳家的事。 欧阳永泰眉头微皱,稍稍沉吟了一会儿,回应道:“既然宣武使者这样说了,那我欧阳家顺从使者的意思。” “两位呢,可愿就此揭过?”宣武使者又问叶凡和辛无畏。 叶凡想都没想,应道:“没问题,时间不早了,是要回家洗洗睡了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说完,向辛无畏丢了一个眼色,转身向门口走去。 欧阳家的一群人望着两人背影,不由得心绪万千,想两人先前破门而入的时候,大伙都把两人看成“找死的”,哪知两人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把欧阳家狂虐了一遍,现在又潇潇洒洒的走了…… 有意思的是,叶凡和辛无畏刚要出门的时候,正巧碰上两个人从外面跑进来。 赫,正是从垃圾桶中苏醒过来的欧阳明和欧阳笑。 两人现在一身邋遢,脸蛋青紫红肿,狼狈至极。 当两人碰到叶凡和辛无畏时,欧阳明的反应是吓得一弹,忙佝胸缩背,摆出招式严防着两人,嘴里还恐吓着:“不要过来,我是暗劲三品。” 三品你妹啊,看着你这惊恐的样子,就知道你胆都快吓破了,还暗劲三品! 欧阳笑的反应更是奇葩:他立即转身就跑,边跑还边惊恐叫道:“救命啊,爹,快来救我。” 尼玛,这德性,真够拉风的,想着他先前还耀武扬威的说过:我来收拾这手下败将……结果就这熊样! 看着这情景,院内的欧阳家人脸色黑成了一片,真丢人啊。 特别是家主欧阳千山,真心恨不得找条地缝缩进去,更让他提心吊胆的是,等会如何向老爹交差,如果老爹不出现,他可以扯一些大旗搪塞过去,比如可以说:为了家族利益着想,自己忍辱负重跪一下,或者吹捧对方实力太恐怖了,识时务者为俊杰等等,反正自己是家主,没有人能收拾自己。 现在好了,老爹突然蹦了出来,铁定要挨家法了…… 叶凡和辛无畏走后,宣武使者跳下院墙,收回宣武旗以后,从容离去。 直到宣武使者背影消失后,欧阳永泰才生冷说道:“关门,所有欧阳家人在宗祠堂前集合。” 赫,来家伙了。 真是这样,欧阳家人在宗祠堂前集结后,欧阳永泰直接说道:“欧阳明,欧阳笑,各20大板仗罚,欧阳千山,即刻取缔其家主资格,杖罚30大板。” 欧阳千山身子一颤,差点跌坐在地上。 接下来,三人乖乖趴在刑凳上,享受火辣辣的大板伺候。 三人哪受过这种痛苦,痛得脸蛋扭曲,面无血色,却硬是不敢叫出声来,只能咬碎牙苦苦支撑。 等仗罚完后,欧阳永泰才问起事情缘由,欧阳笑哪还敢隐瞒,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。 原来是三个人去围殴叶凡,结果还被打晕两个,亏他先前还说打赢了对方。 听到实情后,欧阳家人都鄙夷望着欧阳笑,有些人甚至忍不住小声说道:真不要脸,三打一,明明是被对方收拾了,还说自已赢了。 欧阳笑整张脸红得像猴屁股一样,脑袋几乎快勾到裤裆里了。 欧阳永泰更是气愤难忍,立即又赏了欧阳三平和欧阳复20大板,欧阳三平当场受刑,欧阳复因为被叶凡收拾得下不了床了,正在家里养伤,便记在了账上。 处罚完后,大伙各回各家,欧阳千山被留下。 此刻,欧阳千山屁股上殷红一片,裤子全破了,血肉模糊,裤腿也被鲜血染红了,两腿正控制不住的打着摆子。 好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,跪了不说,还挨了这么一遭,够他丢脸一辈子的了。 欧阳永泰恨烂泥巴扶不上墙,但事已至此,他连骂的心思都没有了。 只听他生冷问道:“雨昕和慕容枫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 “这个……这事……” “有屁快放,再吞吞吐吐的,我亲自再打你20大板。” 欧阳千山身子一哆嗦,忙说道:“雨昕不愿意接受,我们一直在做她的工作,现在好些了,正在和慕容枫交往。” “交往到什么程度了?” “这个……” 欧阳千山又吞吞吐吐起来,看到他爹两道寒光瞪过来时,忙哭丧着脸道:“爹,我真不知道,这种男女之间的事,就算我问,雨昕也不可能告诉我啊。” 欧阳永泰冷哼了一声,不带一丝感情说道: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让雨昕抓住慕容枫的心,争取在这几个月内结婚,不然,慕容枫就要飞了。” “爹,雨昕还没毕业。”欧阳千山小心翼翼说道。 “没毕业就不能结婚吗,你这猪脑子里想什么。” “……” 欧阳永泰望着欧阳千山的样子就来火,一甩衣袖站起来,边往外走,边冷声说道:“叶凡的事先搁一边,仇,回头再报。” “明白,爹。”欧阳千山松了一口气,习惯性的一屁股坐下,结果痛得一声鬼叫,手忙脚乱从椅子里弹了起来。 欧阳永泰本来都已经走出门了,突然转身冲到欧阳千山面前,扬手就是几巴掌,直到心里痛快了点,这才离去。 欧阳千山满脸手指印,被打傻了,木愣望着老爹的背影…… …… …… 另一边。 宣武使者出了欧阳家大门后,沿大路疾行。 走出一千多米后,身子忽然一紧,抬头望向路边的大树。 好家伙,叶凡和辛无畏正蹲在树枝上,两人都是两眼放光,正盯着他,感觉就像猎人盯着猎物一般…… 这时,叶凡诡笑说道:“二师兄,上。” 辛无畏当即从树枝上跳下来,手握石刀步步向宣武使者逼近。 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宣武使者沙哑说道。 “摘下你的面具,再和我们讲清楚你的身份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叶凡蹲在树枝上,叼着一根烟说道。 “你们这是要恩将仇报吗,呵,就凭你们的实力,只怕还差了一点火候。” “二师兄,你耍一刀给他看看。”叶凡怪笑道。 “哦。” 辛无畏当即一扬刀,随手劈下,根本就没见怎么用力,但刀锋下突然炸泄一股刀光,砍在地面后,砍出一道一米来长的刀痕。 宣武使者身心一惊,脱口叫道:“曲径境!” 话音还没落,叶凡在树上抱怨道:“再用点力。” “哦。” 辛无畏再度扬刀砍下,一刀如行云流水,一闪即逝,当即,刀锋泄出的刀光在地面砍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,威力远非前一刀可比。 宣武使者震惊得退了两步,再次脱口叫道:“通幽境!” 没错,曲径通幽,曲径直后达通幽! “那…那你刚才……” 虽然宣武使者的话没说完,但叶凡知道他想说什么,怪笑道: “是不是想说,刚才我二师兄为什么被那暗器打退一步,嘿,实话告诉你吧,因为当时二师兄弟犯困了,心不在焉而已,是不是这样,二师兄。” “哈哈,当时是有些想睡觉。” 那时候还想睡觉!? 宣武使者木立当场。 “所以啊,你不是救我们,而是救了那个什么欧阳永泰,不然,一样叫他跪下。” “……” 宣武使者没法反驳,神秘的通幽境啊,百万无一,区区玄黄二品或三品算什么。 “呐,现在轮到你了,是乖乖配合,还是要我们动手。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