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9章 日子怎么过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29章 日子怎么过

虽然孔雀嘴上骂的难听,但他性格有些没心没肺,刚刚还郁闷和唉声叹气,但一转眼,就刁鹰问答: “喂,刁鹰,你知道兽腾吗?” “不知道。” “兽腾族可诡异了,据我看到的资料,他们的族人从小就把族里出生的孩子送给野兽去喂养,直到20岁以后,才找回来,你想啊,20年来跟野兽生活在一起,那还是人吗,不止话都不会说,还生吃肉食,有些还吃人,懂了吗?外面的怪物,就是这种人。” 真是这样吗?孔雀没有夸大其词,确实是! 这下子,刁鹰的眉头锁了起来,也低沉骂了一句: “玛的,怎么都凑一堆了?” “可不,以后没好日子过了,不说别的,觉都没法睡安稳,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间把我们全杀了,然后生吃。” “……” 别说他俩,就是叶凡都觉得来了个“祖宗”。 不知陈逸和腾藏在外面聊什么,反正聊了十多分钟,随后,陈逸敲了敲门,很有礼节的问道: “可以进来吗?” “可以。”孔雀应了一声。 陈逸推开门,先说道:“腾藏既然来了,那你们今天应该就会开班,你们等会好好休息,七点去教室,到时负责你们的老师会和你们见面,叶凡,你如果不知道教室地点,可以问一下孔雀和刁鹰,我之前带他俩去过。” “好的。” “另外……叶凡,你出来一下,我有点事和你说。” 叶凡起身,出了门,一眼便看到,腾藏蜷缩在院里的墙角里,缩成一团,像一个……无家可归的孩子! 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他那模样,叶凡有些心酸不是滋味。 他刚听到了孔雀说的有关兽腾族的事,如果是真的,那叶凡想说一句:不是腾藏愿意这样活着,而是他一出生便有人替他选择了路,他没得选择,而等他长大可以选择的时候,已经成了这样…… 这是悲哀! 但现实中多的是这样的事,比如:很多孩子从小就被要求接受各种教育,很多人按父母的意愿去读某类的学校,很多人按老师的意思做一个乖孩子,很多人迫于生计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。 只是他们没有腾藏这么悲哀而已! 陈逸也看了腾藏一眼,苦笑了一下,然后向院外走去。 叶凡跟着他到了院外。 陈逸说道:“叫你出来,是有一件事要嘱咐你。” “学长请说。” “你也看到了,腾藏有些……兽性和没开化,他不相信任何族人以外的人,对族人以外的人类有一种天生的敌意,很容易发生矛盾,按腾藏的方式,直接就会攻击,所以,你帮我盯着他点,如果他和孔雀、刁鹰打起来了,你拦着点。” 妈呀! 叶凡心中怪叫了一声,他现在自己都被人排挤,还要去管这种闲事吗? 正要拒绝时,陈逸又说道: “这也是上面的意思!” “……” 叶凡心中的所有话都洇灭了,甚至想,是不是“上面”不喜欢自己这个存在,所以用这种方式来招呼自己,毕竟自己是西门封尘争取来的名额。 叶凡不喜欢以这种“阴谋论”去猜测没见面的人,可真想不明白为什么给自己安排这种任务!? “好吧,我会按学长交待做的。” 没办法,只好应允。 “辛苦了。”陈逸拍了拍叶凡肩头:“另外,腾藏不知道教室在哪里,也没有上课的概念,你明早记得带他去教室。” “……好!” 嘴上应着好,心里在骂:你大爷的! 感觉成心在玩他一样! 陈逸走了,叶凡头大进了院子,走到房门口时,看着仍缩在墙角的腾藏,终是问了句: “你不进屋睡觉吗?” 没有回应。 叶凡加上了的名字,再问了一次: “腾藏,你不进屋睡觉吗?” “!” 腾藏抬头,用野兽一样的目光看着叶凡,满脸都是凶气。 叶凡眼角隐隐抽了抽,学着先前陈逸的态度说道: “我没有恶意,房间里有你的床……” 话还没说完,已看到腾藏扑到院中的石桌边,两手蛮横抱起石桌边的石凳,随即举过头顶,朝着叶凡砸来。 我的个天呐! 叶凡避开,石凳砸在窗户上,直接把窗户砸出了一个窟窿,“砰”的一声掉进了房里。 正躺着的孔雀和刁鹰惊得赤脚跳下床。 腾藏仍没罢手,又抱起另外一块石凳,这次是单手一推,“砰”的一声,当然不可能砸中叶凡,但砸到了房门,房门被砸得飞了出去。 好蛮横的力量,大力士啊! 孔雀和刁鹰已经缩到了一块,惊讶望着门外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 眼见腾藏又搬起了另一块石凳,叶凡受不了了,闪身冲向院门口,准备去请陈逸,而陈逸已听到动静跑了回来。 两人刚到院门口,还没来得及踏进院门,只见那张石桌的桌面像飞碟一样飞了过来。 两人赶紧退到了院外。 “怎么回事?”陈逸锁着眉头问叶凡道。 叶凡把刚才的事说了。 陈逸头痛似的搓着额头,嘀咕道:“这祖宗,怎么兽腾族送来的人一个比一个野蛮了?” 没人能回答他。 叶凡趁着这个机会说道:“学长,我看我不是照顾他的那块料,要不你换个人吧。” 陈逸瞪了叶凡一眼:“我刚说了,这是上面的意思,你没听见吗?” 叶凡哑口无语。 后来,陈逸用了半个多小时,才摆平腾藏。 终于安静了! 叶凡可不会再去问腾藏,老实回了房,可一想起明天还要带这“祖宗”去教室,顿时头大头痛。 孔雀又开骂起来。 刁鹰一直不做声,只是眼光时不时的看向叶凡,依然锐利,阴冷,森寒! 已经快五点了,几人没法再睡了,也无心再睡! 孔雀收声以后,屋内便寂静了! 画面有些怪异,窗户破着,房门没了,三人坐在床上,望着不同的地方发呆。 此时,三人都是忧虑重重:活在这种宿舍中,以后日子该怎么过啊!? 天色渐渐亮了,6点的时候,学院内响起悠扬的钟声,这是起床的“号角”。 白天到了,要见班上其他同学了,要见老师了,真正的学院生活要开始了!

上一篇   第1728章 腾藏

下一篇   第1730章 收拾腾藏